西貝貓 作品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轉化(山里的早晨真是好冷啊)

    “噗通,噗通,噗通!”

    此刻的亞由美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從嘴里跳出來了,她可以聽見那個怪物的呼吸聲,可以想象,此刻這個怪物正站在清掃箱外面,只要它打開清掃箱的門,就可以看見她們。而到了那個時候,她們連跑都沒有地方跑去…………

    “……………咚,咚,咚。”

    然而,那個怪物似乎是個瞎子,它只是在清掃箱前站了一會兒,沒有找到自己的獵物就轉身離開了。兩個少女聽著那個怪物的腳步聲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直到徹底消失之后,她們才松了口氣。

    然后那個短發的女孩子悄悄打開了一條門縫,警惕的向著四周看了看,在確定四周沒人之后,這才打開了門從清掃箱里走了出來。

    “好了,沒事了,出來吧。”

    “呼………”

    走出清掃箱,亞由美也是長出了口氣,接著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這會兒她才感覺自己雙腿發軟,幾乎都要站不起來了。而那個女孩子只是在旁邊淡定的注視著她,在過了片刻之后才開口詢問道。

    “你沒事吧。”

    “我,我沒事,謝謝你…………”

    聽到少女的詢問,亞由美也是臉色一紅,急忙站了起來。剛才在生死關頭她沒有多想,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之前被那個怪物追時尖叫哭泣的慘狀可是被對方全部盡收眼底的。這會兒想起來………的確有些羞恥。

    “我叫筱崎亞由美,是如月學園的學生,你是………”

    “清浦剎那。”

    少女淡淡的開口做了自我介紹。

    “榊野學園一年級。”

    “清浦………剎那?”

    聽到這個名字,亞由美不由皺了下眉頭,感覺自己似乎在哪里聽過。接著,她眼前猛然一亮。

    “啊,你是春日野君的同伴?”

    “春日野?”

    讓亞由美沒有想到的是,聽到自己的說話,剎那卻是表情微微一變。接著她伸出手來,一把按住了亞由美的肩膀。

    “你有看見春日野嗎?他在哪里?!”

    “這………”

    看著眼前的清浦剎那,亞由美也有些詫異,她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冷靜淡漠的妹子,居然也會如此緊張。不過清浦剎那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太過于激動,因此很快她便再次放開了按住亞由美的手,盯視著她。

    雖然清浦剎那這次什么話都沒說,但是亞由美卻也是感覺到了一股壓力,因此她也是急忙把自己知道的,關于方正的事情說了一遍。

    只不過在亞由美說完之后,她發現清浦剎那的表情則變得有些怪異。

    “你說………春日野是超能力者?”

    “嗯…………”

    回想起之前方正一個響指召喚出一條火蛇的那一幕,亞由美也是不由的打了個顫,說實話,她雖然一直都是一個狂熱的靈異愛好者。但是像超能力這種東西,她可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在靈異圈子里,哪怕是人們最為津津樂道的,也大多都是類似心靈感應或者通靈。

    至于操縱火焰什么的………這根本就是漫畫里的內容吧!!

    可是她居然親眼看見了!!

    想到這里,筱崎亞由美內心深處甚至還有些小小的興奮,要知道,她雖然是個狂熱的靈異愛好者,但是也沒想到會有一天真正遇到超能力者啊!!而且,能夠操縱火焰的超能力者,不是很帥嗎?!

    “…………………”

    然而,相對于亞由美的興奮,剎那則是一臉懵逼。

    方正是超能力者?

    她和對方相處也這么長時間了,她怎么不知道?

    雖然剎那實在有些懷疑這是不是亞由美隨口亂說的,或者她根本就是失去了神智,畢竟剎那在被傳送到這個世界之后,也遇到過幾個因為不堪重負發瘋的人,所以她一直都很小心謹慎。

    也許眼前這個少女也是其中之一?她可能是受了刺激,產生了幻覺?

    但是不管怎么說,對方知道方正的名字,也知道她和方正的關系,也就是說這個少女很有可能見過方正。

    “我們還是先離開吧。”

    想到這里,剎那也是立刻做出了決定。

    “那個怪物不知道什么時候還會回來,我們必須先離開這里,筱崎,你知道春日野他們在哪里嗎?”

    “他們應該在1年a班的教室。”

    “那么我們走吧。”

    說完這句話,清浦剎那就向前走去,而亞由美猶豫了片刻,也是急忙跟在身后。只不過這會兒她臉上的表情還是有些復雜。畢竟剛才在生死之間沒有多想,這會兒回想起來,她才想起自己之所以逃離,正是因為在得知了關于“幸福的幸子”咒語真相之后,因為沒有臉面再面對大家,這才逃了出去。

    雖然方正已經說了,那個刊登在博客上的咒文本身就是錯誤的。但是畢竟讓大家舉行儀式的是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提議的話,這會兒或許大家早就為鈴本繭舉行完了歡送儀式,高高興興的回家了。

    而不是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學校里,面對那些可怕的幽靈!

    都是我的錯!

    一想到這里,亞由美就感覺自己痛苦的幾乎喘不過氣來,她現在只能夠祈禱大家都平安無事。不然,如果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死去的話,那么不等于是因為自己而死的?到那個時候,自己無論做什么都無濟于事了!

    但是,我究竟該怎么辦?

    面對這個問題,亞由美發現自己根本沒辦法找到一個答案。

    “…………………”

    漆黑的保健室內,依舊是一片寂靜。

    “唔………”

    穹微微睜開眼睛,望向四周,在看見破爛的墻紙后她呆愣了片刻,這才回過神來。

    “對了,我不是在家里………”

    一面說著,穹一面緩緩的坐起身來。她這才回想起來,自己之前被送到了這個奇奇怪怪的地方。在那之后,穹就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直不太正常,不過現在………好像好轉了許多?

    想到這里,穹也伸出手去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的確沒有再出現之前那種好像發燒一樣的癥狀了。

    “啪啪。”

    “??”

    “啪啪?”

    聽到這聲音,穹則是愣了一下,她下意識的想要下床,但是卻感覺到似乎有什么東西在自己屁股上擋了一下。

    不,應該說………自己的屁股上似乎長了什么東西?

    想到這里,穹愣了一下,接著她伸出手去,緩緩摸向自己的身后,接著,穹很快就摸到了一條觸手冰涼,長長的,粗粗的………

    “蛇?!”

    感受到這詭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