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沐魚 作品

第2520章 處理

    次日早朝。

    有人將秦天在玉州城做的事情給說了一下。

    “圣上,玉州城刺史白佟,彈劾秦天目無法紀,殺了他的兒子,他說他的兒子只不過強搶了民女,并沒有殺人,然后就被秦天給殺了。”

    這奏折,七分真,三分假,白顯殺人的事情,白佟是不可能說的。

    這名官員把白佟奏折上說的事情給匯報了一下,只是,這個說出來后,朝中并沒有人聲討秦天。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人家秦天都去當國王了,他們還聲討人家做什么?

    而且,秦天雖說去了云海國,但在朝中,那勢力也是相當龐大的,他們不想自己的仕途受到影響的話,那最好還是閉嘴。

    李承乾坐在上面,聽完之后,并沒有生氣,只是嘴角露出了一絲淺笑,問道:“這不過是白佟的一面之詞,具體情況,還是要弄清楚和明白的,朕相信云海王不會隨便殺人,那白顯被殺,顯然有被殺的理由,諸位愛卿以為呢?”

    對于秦天,李承乾絲毫沒有懷疑的意思。

    朝中群臣一看這個,多少松了一口氣,他們并不想跟秦天作對啊。

    “圣上言之有理,臣也覺得云海王不是那樣的人。”

    “不錯,不錯,圣上不如派人去將此事給調查清楚,想必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是啊,是啊……”

    群臣這樣說,李承乾也就點了點頭。

    退朝之后,李承乾回到了御書房,這個時候,錦衣衛已經把玉州城的消息給李承乾送了過來,這倒不是李承乾懷疑秦天,所以派了錦衣衛跟蹤調查,而是玉州城的錦衣衛在發生了這件事情之后,立馬便把消息給送了來。

    看到錦衣衛送來的消息后,李承乾頓時就哼了一聲:“這個白佟,還真是會顛倒黑白啊,朕就知道,先生是不會做出這等不講道理的事情的。”

    錦衣衛的人站在一旁,并沒有說話,他們不需要給李承乾提供意見,也不需要去附庸李承乾,他們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

    “讓去調查的人調查清楚之后,直接將那個白佟給我撤了吧,他這樣的官員,如何為官?”

    一個袒護自己兒子的官員,自然是不能做官的,一個官員,若是太過自私,那難免會把律法不當一回事,因為為了給自己的家人謀取便利,他可能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

    李承乾這樣吩咐下去之后,立馬就有人去做了安排。

    -----------------

    玉州城。

    白佟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不管怎么樣,他的兒子就這樣沒了啊,他們白家恐怕要絕后了,他不傷心肯定是沒道理的。

    而除了傷心之外,他更多的還是恨,對秦天的恨意。

    他在等,等朝廷那邊的消息。

    而就在他等著的時候,朝廷那邊卻是派出了一個欽差來調查這里的事情。

    看到這種情況,白佟就有點緊張了,自己兒子被殺的事情,在這里可以說是人盡皆知的,而具體為何被殺,很多人也都清楚啊,朝廷派人來調查,那還不是一查一個準?

    他有點納悶,秦天這樣功高蓋主的人,李承乾應該對他十分忌憚才對吧?

    自己給了他一個找秦天麻煩的機會,他怎么不去珍惜,反而來調查呢?

    難道只是做做樣子,畢竟不調查就治罪秦天,有些說不過去。

    想了想,他覺得一定是這個樣子的。

    所以,他連忙帶人去迎接了那個朝廷欽差,見到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