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五百五十一章傻瓜

    到底是誰要謀害七皇子

    盛鴻遇刺后,匆忙包扎,連血都未完全止住,堅持找了一匹快馬疾馳回皇子府。? w?到了府中,傷口重新迸裂,血跡染滿了整個衣袖。不停往下滴落。

    那張俊美逼人滿是喜氣的臉孔,也因失血頗多顯得蒼白。

    留在七皇子府主持婚禮的岳尚書被嚇得老臉發白雙腿發軟,嘴唇哆嗦了一回,愣是一個字都沒擠出口。

    這、這是怎么了

    不是去迎親嗎

    怎么這副模樣回來了

    昌平公主同樣震驚不已,快步搶著上前“七皇弟,你不是去迎親嗎為何這般狼狽地回來了胳膊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顧清皺眉打斷昌平公主“公主先別問了。七皇弟傷勢不輕,先治傷要緊。”

    昌平公主也驚覺過來,立刻命人傳太醫來。

    七皇子府建府不久,沒有太醫。萬幸昌平公主府就在隔鄰,府中有兩位太醫,立刻召來便是。

    這等時候,盛鴻倒也沒逞強,輕聲道“皇姐,今日我在迎親途中遇了刺客。街旁也有十余個無辜的百姓被牽連,非死即傷。”

    “待太醫來了,為我療傷止血后,我要換一身新的喜服,去謝家迎親”

    昌平公主“”

    昌平公主錯愕不已,脫口而出道“你還要去迎親”

    顧清也是一臉震驚“七皇弟,你胳膊上的傷勢不輕,又失血頗多。萬萬不可再來回騎馬去迎親。”

    到底是娶妻要緊還是性命要緊

    今日不能迎親,另擇吉日也是一樣。何苦這般折騰自己

    盛鴻看也沒看依舊在滴血的胳膊一眼,低聲又堅定地說道“幕后之人,意欲害我性命。這一計不成,也會逼得親事中斷。如果我今日不和明曦拜堂成親,日后必會生出更多變故。今日,我非成親不可”

    昌平公主和顧清對視一眼,久久無言。

    他們兩人自幼青梅竹馬,長大后順理成章地成親,夫妻恩愛,被傳為佳話。他們兩人,也一直以彼此的深情為傲。

    可此時此刻,看著遇刺受傷也要騎馬趕回府換喜服去迎親的盛鴻,夫妻兩人的腦海中,竟不約而同地浮出同一個念頭。

    如果

    當年他們成親之日,遇到類似的事,他也會為她這般不惜一切嗎

    太醫很快來了,匆忙為盛鴻治傷。

    盛鴻胳膊上的傷不算太重,只是,盛鴻一路騎馬疾馳,傷口迸裂,失血頗多。

    兩位太醫醫術精湛老道,立刻為盛鴻重新清洗傷口,敷上最好的傷藥,待止血之后,仔細包扎。

    昌平公主也未避諱男女之別,一直守在一旁。

    一把年紀的岳尚書,此時終于緩過勁來,張口勸說盛鴻打消去迎親的念頭“大婚之日,見血不吉。老臣這就命人重新挑一個吉日良期。殿下不妨好好養傷,再等上一兩個月便是”

    盛鴻喝了一碗參湯,蒼白的俊臉總算有了一絲血色。聞言淡淡道“岳尚書一番好意,我心領了。”

    “不必改期了。今日是我和明曦大婚的日子,我定要迎娶她過門。”

    任憑岳尚書磨破嘴皮,盛鴻只五個字。

    我要去謝家。

    岳尚書被噎得一口氣差點上不來,只得懇求昌平公主“七皇子殿下罔顧身體,堅持要去謝家迎親。還請公主殿下出言相勸,令七皇子殿下改變心意。”

    要是盛鴻今日再出什么差錯,他這個禮部尚書也無顏再做下去了,直接上奏折致仕吧

    昌平公主有些無奈“岳尚書,你瞧瞧他這副樣子,誰能勸得動他”

    看來,也只有等宮中帝后下旨了。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