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五百九十五章余波(四)

    謝明曦辭鋒銳利,言語如刀。 w?

    憤怒叫囂的盛錦月,無法承受這樣的重擊,踉蹌著后退一步,面容慘白。

    是啊!下令杖斃兄長的人是天子。她有什么資格叫囂不滿,又有何資格在此嚷著報仇雪恨?

    經此一事,淮南王府已是日落西山岌岌可危。淮南王一閉眼,就什么都沒了……

    今后,她在夫家又該何以立足?

    淚水不知何時涌出眼角。

    盛錦月不想在仇人面前低頭,更不愿示弱。身體卻自有其意志,心中絞痛不已,淚水簌簌而落。先是隱忍又破碎的啜泣,很快便成了撕心裂肺的慟哭。

    謝明曦并未因盛錦月的失聲痛哭而動容,淡淡說道:“你想明白了,就趁早回楚家去。”

    “你已出嫁,淮南王府犯下的事,禍不及你。如果你執迷不悟,還在此糾纏不休。以后可就說不好了。”

    盛錦月:“……”

    盛錦月哭聲一頓,泛著水光的紅腫眼眸狠狠瞪著謝明曦:“謝明曦!”

    謝明曦挑眉靜候盛錦月放狠話。

    盛錦月憋了半天,總算憋出了兩句:“你給我等著!遲早有一天,我會連本帶利地和你算回這筆賬。”

    呵呵!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好,我等著。”

    盛錦月,你該慶幸現在的我心腸已柔軟許多。念著幾年同窗之誼,我便饒你放肆一回,不會對你趕盡殺絕。

    謝明曦那抹譏諷又無情的笑意,深深刺痛了盛錦月的眼。

    盛錦月眼眶一熱,溫熱的水汽再次浮了上來。

    身畔的丫鬟忽地面露緊張不安,扯了扯盛錦月的衣袖:“少奶奶,少爺來了。”

    ……

    謝明曦早已先一步看到了楚四郎。

    這位名滿京城的紈绔公子,絲毫無愧浪蕩聲名。一張臉白皙俊俏,卻失之油滑。穿著一襲亮紫色的錦袍,手中一把美人扇。

    此時的楚四郎,沒了平日笑傲花叢的快意自得,陰沉著俊臉,雙目中噴著焦急的怒火。

    尚未走近,楚四郎已氣急敗壞地喊出聲:“盛錦月!誰讓你跑到七皇子府來鬧事?快跟我回去!”

    說著,已走上前來,用力扯住盛錦月的胳膊。

    盛錦月猝不及防之下,被拉扯得痛呼一聲。

    楚四郎恍然未聞,怒瞪盛錦月一眼,然后一臉陪笑著轉過頭來:“盛氏年少不懂事,竟跑到這里來胡鬧。我這就帶她回去,好生教訓她。懇請七皇子妃大人大量,饒過她這一遭。改日,我一定攜禮登門致歉。”

    縱然謝明曦不喜盛錦月,也瞧不上楚四郎這等做派。

    身為男子漢大丈夫,在妻子受委屈的時候,不管對錯,都該挺身而出,先護住自己的妻子才對。

    謝明曦看也沒看楚四郎,對盛錦月淡淡道:“你回去吧!”

    盛錦月顯然也沒了放狠話的底氣和心情,紅著眼眶被楚四郎拉走了。

    一場鬧劇,就此落幕。

    不知為何,謝明曦心中也無多少快意。腦海中又閃過穆梓淇的臉孔。

    死了兄長的盛錦月,無比悲慟。失去了夫

    婿的穆梓淇,現在又會如何?

    ……

    穆梓淇一直昏迷未醒。

    穆大人領著幾個兒子一起來了淮南王府,見了盛渲最后一面。然后,便有侍衛抬著盛渲的尸首去下葬。

    穆大人和穆夫人則去內室探望穆梓淇。

    當看到憔悴枯瘦花容慘白的女兒時,穆夫人心中一陣抽痛,立刻低聲哭了起來。

    穆大人心里也是一痛。不過,他到底還能端得住,低聲道:“行了,別哭了。姑爺犯下大錯,被皇上杖斃。梓淇先守三年夫孝再說。”

    穆夫人哭聲一頓,眼巴巴地看著穆大人:“老爺,你的意思是……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