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六百零四章親疏

    隨著時間的流逝,立儲之爭也愈發激烈。()

    二皇子五皇子暗中都有舉動,三皇子四皇子之爭,更是從臺下轉變至臺上,成了實打實的明斗

    四皇子黨這一招,出得既快又準又狠

    科舉取士,是國之大事。站在朝堂上的文臣們,都是從科考中脫穎而出,從低等官員做起,熬上二三十年,才有為一部尚書或入內閣的機會。

    建文帝對每三年一次的春闈,極其重視。

    三皇子沖什么下手不好,非要在春闈里撈銀子

    退一步說,就算三皇子真的不知情,齊郎中送那么一筆巨額銀票來,難道就沒生出點疑心怎么敢就這么收下來現在算是掉進泥坑里,怎么也洗不清了。

    散朝后,建文帝獨自召三皇子進了移清殿。說了什么,眾人不得而知。

    一個時辰后,三皇子出來的時候面色頹唐,難看至極。

    玉喬早已在移清殿外等候,見了三皇子,忙上前行禮“啟稟殿下,皇后娘娘有請”

    攤上這么一樁糟心事,三皇子心情十分陰郁煩悶。只是,俞皇后相召,又不能不去。應了一聲,硬著頭皮去了椒房殿。

    不出意料,迎頭便是一陣怒罵。

    “蠢貨”

    俞皇后滿面怒容,聲音里滿是失望和惱怒“本宮早就叮囑過你,凡事都要小心謹慎。你就是這般謹慎的嗎”

    “那個齊郎中送你銀子,你問都沒細問,就敢收下。是誰給你的膽子”

    “今日朝上,李閣老上奏折彈劾,岳尚書甘心認罪,禮部侍郎連齊郎中暗中寫的賬本都拿了出來。他們這分明是早有預謀,幾個月前就給你設好了圈套。你倒是半點都沒辜負他們期望,干脆利落地跳進人家挖的坑里。”

    三皇子被罵得面色如土,低頭認錯“母后責罵的是,都是兒臣糊涂。”

    俞皇后冷笑一聲“你不是糊涂,是自以為勝券在握,便不將任何人放在眼底。本宮說過的話,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了。”

    三皇子今日身上的冷汗就沒消停過,口中陣陣發苦“母后誤會兒臣了。母后說過的話,兒臣字字句句都記在心里,不敢有片刻或忘”

    “這里沒有外人,本宮無暇聽這些廢話”俞皇后冷冷打斷三皇子“這些年來,本宮不遺余力地抬舉你,這儲君之位,只能你來做,也非你不可。”

    “這件事,本宮會吩咐下去,替你抹平。皇上那邊,本宮也會為你說情。”

    “在立儲的旨意未下之前,你一舉一動都不能再出錯。否則,本宮第一個饒不了你”

    你以為儲君之位只是你一個人的嗎

    錯了

    這是我這個嫡母費盡十余年的心血,為你一點一點籌謀而來。如今只差這臨門一腳,我絕不容有半點閃失

    三皇子被俞皇后嚴厲無情的話語壓得抬不起頭來,低聲應是,然后告退。

    退出椒房殿時,三皇子的額上亦滿是冷汗。心里除了畏懼之外,更多的是從不曾訴之于口的憤恨和怨懟。

    諸皇子中,他最受俞皇后青睞。

    這份青睞,都建立在他的生母同姓俞的基礎上。

    俞皇后看他的目光里,從無真正的溫暖關切。

    稍有行步差池,等待他的便是如狂風驟雨一般的嚴厲訓斥。

    這讓他心里如何能不怨不恨

    總有一天,他會坐到萬人之上的龍椅之上,手握至高權柄,再不受任何人的管束。總有一天,他會揚眉吐氣,看眾人匍匐在自己腳下。便是俞皇后,也不能例外。

    總有那么一天

    三皇子深深呼出胸口的濁氣,轉身去了景祥宮。

    素來溫柔從容的淑妃娘娘,急得像油鍋邊的螞蟻,緊緊攥住三皇子的手,連聲問道“阿澈,你父皇是不是大發雷霆將你召至移清殿,有沒有問罪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