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六百三十四章羞辱

    主動登門,卻被拒之門外

    如此奇恥大辱

    李湘如氣得頭頂幾乎冒了煙,黑著一張臉回了府。(w?)越想越是憤怒,越想越是惱火。

    不說她如今貴為七皇子妃,便是在閨閣之時,她也是矜貴的李家嫡女。不管到何處,都被人高看一眼。待嫁給四皇子后,所到之處,人人敬讓三分。和妯娌之間較勁,也多是言辭爭鋒。

    像今日這般被簡單直接“請回”的,還是生平第一回。

    實在太可氣了

    等等,那個門房管事說陸遲和四皇子不再走動往來,又是怎么回事

    李湘如心中怒火稍平,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疑云。

    兩日前的晚上,陸遲曾來過四皇子府。不過盞茶功夫,陸遲便離去。之后,四皇子未見任何人,獨自在書房待了一夜。

    這兩天,四皇子沒再踏足內宅半步。她未能見到四皇子的面,只知書房里幾個伺候的內侍俱因伺候不力挨了板子。有一個當場被打得斷了氣

    再聯想到今日陸遲非同尋常的舉動,一個念頭驟然躍上心頭。

    莫非,陸遲和四皇子真得鬧翻了臉

    這怎么可能

    陸遲和四皇子同窗數年,情誼甚篤。陸遲溫潤如玉性情寬厚,堪稱謙謙君子,從未和人交惡。性情冷厲的四皇子,對好友陸遲也格外溫厚。

    說句不好聽的,四皇子對著自己的大舅兄李默也遠不及待陸遲好。

    什么事能令這一雙知己好友反目

    李湘如眉頭蹙了起來,張口吩咐下去“只要殿下回府,立刻命人給我送信。”

    這一團疑云,堵在胸口著實難受。

    她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當晚子時,夜色正濃時,一身酒氣的四皇子回了府。

    今日是陸家嫡曾長孫陸天佑的洗三禮,陸遲邀了一眾同窗及同年新科進士入府飲酒。李默趙奇陳湛等人都去了,盛鴻也在被邀之列。

    而他,卻未收到任何邀約。

    他當然可以硬著頭皮主動前去

    可一想到陸遲那雙憤怒冰冷的眼睛,他的心中便陣陣痛楚。

    那疼痛并不劇烈,卻緩慢而持久。仿佛有一把鈍鈍的刀在心底來回地割,割得他五臟六腑俱疼痛難當。

    他從未畏懼過任何事,現在,卻懼于和陸遲四目相對冰冷對峙。

    他很清楚陸遲的脾氣。陸遲性情溫和,可絕不代表沒血性。一旦陸遲下定決心和誰決裂,誰也拉不回頭

    四皇子停下腳步,略略仰頭,將眼角邊的溫熱液體逼退。然后,深深呼出胸口的濁氣。

    暫且讓陸遲冷靜一段時日。待日后,他再退讓低頭,哄一哄陸遲若這樣不行,便只能以陸遲最恨的權勢去壓一壓了。

    只恨他爭儲失利,近來在朝中頗受排擠,聲勢遠不及往日。否則,便是礙著他的身份,陸遲也不能不下請帖。

    “殿下,”一個熟悉的女子聲音響起“等了這么久,總算等到殿下回來了。”

    四皇子心情陰郁煩悶,毫無應付李湘如的心情,頭也沒回“有什么事,明日再說。”

    李湘如哪里能忍得到第二日,快步上前走到四皇子身邊,聲音里滿是委屈“殿下,今日我去了陸府道賀。沒想到,陸家的門房竟膽大包天,將我攔在了門外。還說什么陸公子不再和殿下走動來往,讓我請回的混賬話。”

    “我委實咽不下這口氣”

    “陸家門第再高,也高不過皇子府。陸遲這個新科狀元,有何資格說這等放肆之言”

    “陸遲這是在羞辱我,也是在羞辱殿下。不管如何,我定要出這口悶氣”

    四皇子身體僵硬,目中閃過一連串復雜的情緒。張口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