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八百零九章權謀(二)

    慈寧宮。()()

    自建文帝離世俞太后獨攬后宮大權后,慈寧宮漸漸淡出眾人視線,幾乎被眾人遺忘。

    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李太皇太后,整日躺在床榻上,脾氣古怪,時常失禁。宮女們伺候起來,也是一肚子牢騷怨氣。

    這些宮女,皆是俞太后的人。眼見著無人過問,李太皇太后又不能動不能說話,伺候起來不免疏忽大意。有時磨磨蹭蹭,不肯為李太皇太后換衣更換被褥,寢室里總彌漫著臊哄哄的臭氣。

    有兩三個尖酸刻薄的,還趁著私下無外人在時,故意說些刺耳難聽的話。

    可憐李太皇太后,輩分最長,位分最尊,卻過著如同囚禁一般的生活。換做別人,早熬不住合了眼。

    偏偏俞太后下過嚴令,命太醫們精心照顧李太皇太后的身體。名貴的延續壽元的補藥源源不斷地送入慈寧宮。

    堪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過,這幾日來,慈寧宮里悄然換了一副景象。

    謝明曦來的第一日,將李太皇太后身邊的數名宮女皆呵斥了一頓。命人將滿身臭氣的李太皇太后抬進木桶里,以熱水沐浴,再換上干凈的衣物。床榻上的被褥全數換過,寢室里窗門皆敞開通風,再燃以檀香,祛除屋子里難聞的氣味。

    之后,謝明曦又叫來兩位太醫,詢問李太皇太后服用的藥方。

    兩位太醫一開始還存了打馬虎眼的心思。沒曾想,年輕的謝皇后竟深諳醫理,兩句話一問,兩位太醫后背便冒了冷汗。

    謝明曦敲打過太醫們一番后,才淡淡道:“皇祖母病了幾年,你們一直小心伺候,并無大過。只是,病癥一直也未有好轉。”

    “你們治不好皇祖母,去稟明趙院使,另換醫術高明的太醫來。總之,一個月之內,我要見到皇祖母病癥有好轉。”

    當日,趙院使便親自來請罪,另又換了兩名太醫,調整了原來的藥方。

    謝明曦看了一回藥方,也不多言,只取了筆來,將其中一味藥劃去,又添了一味藥,調整了另外兩味藥材的分量。然后才將藥方給了趙院使。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趙院使一看更改后的藥方,額上頓時冒了冷汗。和太醫們一起跪下請罪。

    謝明曦扯起唇角,目中并無笑意:“就按著這副藥方抓藥熬藥,一個月之內若不見效,我親自去椒房殿向母后請罪。”

    趙院使哪里敢接話茬,跪伏在謝明曦面前,后背冷汗涔涔。

    慈寧宮里這么大的動靜,如何能瞞得過俞太后?

    俞太后對謝明曦擅自更改藥方之事頗為不滿,打發芷蘭過來問話,謝明曦依舊是那兩句話:“就按著我改過的藥方給皇祖母熬藥。一個月之內不見效,我自會去向母后請罪,任憑母后發落。”

    俞太后一心要將謝明曦困在慈寧宮,些許悶氣不快,便咽下了。心里也存著一個月后,借此事發作謝明曦之心。

    沒想到,才過了幾日,帝后便聯手弄出了這么大的動靜來。俞太后徹底陷入被動,不得不認輸。

    &

    nbsp;俞太后也是能伸能屈之人,眼見著情勢于己不利,立刻換了副嘴臉。打發芷蘭來慈寧宮“請”謝明曦。

    ……

    “奴婢奉太后娘娘之令,請娘娘去椒房殿用午膳。”

    一日未行冊封禮,謝明曦這個皇后便名不正言不順。芷蘭只含糊地稱呼一聲娘娘。

    寢室里的李太皇太后,被兩個壯實有力的宮女攙扶著坐起了身子,另有兩個宮女為李太皇太后按揉腿部。

    幾日過來,李太皇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