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八百五十六章 后續(二)

    汾陽郡王,今年三十有二,是臨江王的侄兒。

    論輩分,天子盛鴻得稱呼他一聲堂叔。

    汾陽郡王,是宗室里出了名的紈绔郡王。每日斗雞跑馬,是秦樓楚館里的常客。臨江王從未將這個侄兒放在眼底。靖江王也未以為汾陽郡王是自己的對手。

    萬萬沒想到,有資格投票的宗親,竟被天子暗中收攏了大半,竟然都將票投給了汾陽郡王。

    輸給汾陽郡王,無疑是靖江王生平最大的羞辱!更是臨江王難以言喻的恥辱!

    臨江王咽不下這口悶氣,當場便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宗人府宗正之位,有德有能者居之。淮南王兄做了十數年宗正,操心過度,勞累至死。河間王弟惜被人刺殺,沒了性命。汾陽郡王今日被推舉為宗正,以后出入宗人府切記要謹慎小心。”

    生了一張好皮相的汾陽郡王,也是宗室里出了名的美男子。聞言立刻笑道:“臨江王叔所說之言,正是小侄擔心的。小侄這便去移清殿求見皇上,請皇上賜些侍衛給小侄。”

    臨江王冷笑一聲,陰冷的目光一一掠過給汾陽郡王投票的宗親。然后,和面色難看的靖江王一同離去。

    汾陽郡王表面鎮定,其實后背早已冷汗涔涔。

    進了移情殿后,汾陽郡王立刻跪下,恭敬地叩首謝恩:“多謝皇上,令我為宗正。以后,我一定盡心當差,聽皇上號令差遣。”

    天子走了過來,親手扶起感激涕零的汾陽郡王,親切地笑道:“郡王快些起身。”

    汾陽郡王受寵若驚,順勢站了起來。

    謀奪宗人府宗正之位,自不是易事。盛鴻登基之后,便開始暗中布局。或許以重利,或許以前程,暗中策動了不少皇室宗親。

    天子的身份,比起太后顯然分量更重。宗親中眼睛亮堂的,紛紛倒戈。也因此,才有了今日這一出好戲。

    ……

    汾陽郡王表了一番忠心后,仗著膽子問道:“我心中有一疑問,不吐不快。如有唐突冒失之處,懇請皇上不要怪罪。”

    盛鴻顯然猜出了汾陽郡王要問什么,隨口笑道:“想問什么只管問。”

    汾陽郡王咳嗽一聲:“我想問皇上,宗親里有資格競爭宗正之人,足有七八個。為何皇上選中了我?”

    說句不好聽的,他除了一張臉能看之外,其余的委實提不上手。文不行武也不成。出生時就是郡王,除了浪蕩玩耍之外,似乎也沒別的事能做可做了。

    他也以為,自己一輩子都會做個閑散富貴郡王了。

    在半年前的一個夜晚,天子近侍魏公公竟悄然去了郡王府。沒怎么繞彎子,只說道:“皇上有意令郡王做宗人府宗正之位,不知郡王意下如何?”

    這還用問嗎?

    身為皇室宗親,能為宗正,執掌宗人府,掌管數千計的皇室中人。這等權柄榮耀,誰能不動心?

    哪怕是如河間王一般做個傀儡,他也一百個情愿一千個情愿。

    他當時便應了下來。

    直至這一刻,他依然有飄飄然不敢置信之感。夢寐以求的美事,竟然真得落到了他

    的頭上!

    盛鴻目中閃過笑意,語氣輕快:“因為郡王生得最為英俊,朕看著最順眼。”

    汾陽郡王:“……”

    汾陽郡王一臉震驚地看著俊美無雙的少年天子,腦海中瞬間掠過了許多驚世駭俗的念頭。諸如秦樓楚館里盛行的話本里描述的不可言說的不~倫之戀……

    盛鴻無聲笑了起來:“我剛才是說笑,郡王別是當真了吧!”

    汾陽郡王定定神,將一腦子亂七八糟的念頭揮開,擠出笑容應道:“沒當真,沒當真,呵呵。”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