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八百七十五章 荒唐(二)

    盛鴻和謝明曦,并肩攜手而立。

    俞太后兩手分別抓住鳳椅上的把手,手背上青筋畢露。雙目隱隱泛紅。

    顯然已怒到了極點!

    在一旁伺候的芷蘭玉喬腦中皆繃緊了一根弦,唯恐俞太后當場發怒失儀。更怕俞太后和帝后當場反目。

    俞太后如今最大的優勢,是身份的優勢,牢牢站在道德制高點。

    而帝后,看似被孝道二字壓制,實則出招犀利,看似荒唐任性的舉止下,是帝后絕不退讓妥協的底線。

    一旦當眾鬧開,帝后和太后不和之事,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呈現在眾人面前。對俞太后而言,絕不是什么好事。

    俞太后吃了虧,不能不忍!

    只是,俞太后甘心咽下這口悶氣嗎?

    一眾誥命,再無人低頭,一個個抬眼看著鳳椅上的俞太后。

    俞太后的胸膛起伏不定,面色變了又變。最終,化為無奈的慈母笑容:“罷了!你往日就是個肆意妄為的性子。坐了龍椅,行事還是這般荒唐任性。”

    “以后這等話,可萬萬不要亂說了。不然,便會被臣子們視為為美色所迷的昏君。”

    “皇上不在意自己的名聲,也該為皇后好好著想。皇上應該知道,這世道,對女子總是更為苛刻一些。皇上這句話,是將皇后推到了風口浪尖。皇后賢名將蕩然無存,會被人惡意傳言污損聲名。”

    俞太后一臉語重心長地嘆道:“便是為了皇后,皇上也當謹言慎行啊!”

    ……

    不愧是縱橫宮中數十載屹立不倒的俞太后!必要的時候,這份忍功著實了得!演技也出神入化。

    片刻間,便從蠻橫的婆婆變成了通情達理愛惜兒媳的長輩。

    芷蘭和玉喬對視一眼,各自忍住擦拭額頭冷汗的沖動。

    徐氏心中暗暗破口怒罵。

    這個老虔婆!正說反說都有理!被逼到這份上了,還能圓過場子來。

    一眾誥命夫人,也覺心驚肉跳。

    帝后和太后爭鋒,她們還是別傻乎乎地跟著摻和了。想讓家中后輩進宮,也不能急著這一時半刻。日后徐徐圖之也無妨。

    謝明曦面上露出些許感激和愧色:“母后一心為兒媳著想,兒媳感激不盡。”

    盛鴻立刻接了話茬:“母后教訓的有理。以后,兒臣遇事三思而后行,絕不敢再任性妄為。免得連累了皇后的聲名,更不敢令母后操心憂慮。”

    一個人如何能斗得過兩個人?

    帝后齊心,便是一朝太后,也無可奈何。萬分不甘地咽下喉頭血,展顏笑道:“皇上皇后這般孝順,哀家心中甚慰。”

    然后,目光掠過十余個青年俊彥,索性笑道:“皇上精挑細選出來的出色兒郎,個個都極好。哀家一時也看花了眼。待過些時日,哀家為你們擇良緣賜婚。現在都退下吧!”

    十余個青年俊彥一起拱手謝恩,然后退下。

    白白看了一場大戲的貴婦們,目光立刻在這十余個青年俊彥的臉上掃了一遍。

    能被皇上挑中,要么才學過人,要么家世出眾,要么就是皇上的心腹。能搶來一個,倒也是樁美事。

    &nb

    sp;   十余個青年男子便在數十雙省視的目光下默默退出了椒房殿。

    到了殿外,不約而同地呼出一口氣。

    其中一個年輕武將,生得濃眉大眼,嘴邊有一個小小的笑渦。這個青年男子,正是周全的堂弟,如今做了神衛軍副統領的周英。

    周英壓低了聲音笑道:“今日我們隨皇上一同進椒房殿,可算是開天辟地了。”

    另一個新科進士,也低聲笑道:“希望太后娘娘能為我們賜一門好親事。”

    滿殿的美麗少女,一個個出自名門,自幼精心教養。皆是各家族選出來想送進宮為妃的,素質極高。

 &nb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