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八百九十八章 離心(二)

    昌平公主一怒離宮,眾目睽睽親眼目睹的人著實不少。

    說起來,這也不是第一次了。三個月前便曾有過一回,再往前,半年前母女兩人也爭執大吵過一回。

    于京城貴婦們而言,不過是又多一樁說笑談資而已。

    對顧清來說,卻不是什么美妙趣事!

    “公主為何這般惱怒生氣?”顧清是出了名的溫和好脾氣,聲音溫潤悅耳。往日,顧清一張口,便能迅速撫平昌平公主的怒火。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實氣得狠了,一張美艷的臉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讓瑾兒嫁入楚家。”

    顧清頓時笑不出來了,急急問道:“你沒答應吧!”

    昌平公主怒哼一聲:“我怎么可能應下!事關瑾兒的終身,豈能任由母后擺布!”

    如果建安帝沒死,和楚家結親倒是無妨。楚家高門大戶,楚大公子是年少俊彥,也算得上門當戶對的好親事。

    可現在,坐了龍椅的是盛鴻。帝后和俞太后爭斗激烈,俞太后已呈潰敗之勢。她如何肯讓唯一的女兒做俞太后手中的棋子?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為俞家女,以后嫁為謝家婦,日子不知何等難熬。

    不!她絕不會犧牲女兒的終身幸福!

    顧清也頗為惱怒,壓低了聲音說道:“公主,此事我們得早做準備。萬一母后直接賜婚可就糟了……”

    昌平公主一愣,下意識地說了一句:“母后不會如此絕情。”

    顧清默然不語。

    數日前,他接到了顧山長的一封信。

    姑侄兩人見面機會不多,感情卻頗為深厚。顧山長去了蜀地后,兩人時有書信往來。顧山長之前“病”了一場,足足有兩個多月未曾來信。

    他心里不免存了疑惑。只是,京城和蜀地相隔遙遠,他又有腿疾,不便長途奔波,只得歇了去蜀地探望的心思。

    接到顧山長的來信時,他十分喜悅。看完信后,卻震驚不已。

    顧山長并未提及和俞太后之間發生了什么,只斬釘截鐵地表明了和俞太后決裂之意。并且對顧清言明,希望顧家“激流勇退”,和俞家劃清界限。如此,她才能和帝后張口求情,保全顧家。

    他思慮了一日一夜,將這封信悄悄送回顧家,送至父親手中。

    俞家迅速頹敗,俞太后在宮中失勢。帝后如日中天,顧家會如何選擇,顧清心中自然清楚。

    夫妻情意再深厚,有些話也不能說。此事,顧清一直瞞著昌平公主。

    “等先帝孝期一過,我們立刻為瑾兒定下親事。”昌平公主很快下定決心:“不管如何,我們不能給母后可乘之機。”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寢室歇下。

    顧清思忖片刻,命人暗中送信回顧家。

    瑾兒是郡主,亦是顧家的嫡女。她的親事,該由顧家人操心,絕不能落入俞太后之手。這也正是顧家和俞太后徹底決裂的最佳機會。

    ……

    這一日過后,昌平公主連著數日未曾進宮。

    公主府里的動靜,自然瞞不過謝明曦。

    謝明曦低聲對盛鴻說道:“駙馬

    送信去了顧家,顧家近來動作頻頻。似有為瑾兒擇婿之意。”

    盛鴻挑了挑眉,心中了然:“皇姐和母后爭執吵鬧,看來也是為了瑾兒的親事。”

    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哂然:“母后死心不息,想以瑾兒和楚家結親。好在皇姐還不算糊涂,知道此事不可為。”

    “駙馬心思也算通透。早早和顧家透了氣。只要早些定下親事,母后就是想插手,也無可能了。”

    盛鴻淡淡道:“顧家這些年一直跟在俞家后面搖旗助威,眼看著俞家垮了臺。如果不是看在山長的顏面上,我豈會這般輕易就饒了顧家。”

    所以,顧家必須要識趣。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