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九百零八章 鬧騰(一)

    從翌日起,一眾孩童俱進了椒房殿讀書。

    這座寢宮,也是后宮中排名前幾的寬敞宮殿了。

    謝明曦命人重新收拾了書房,前面設了一張寬大的書桌,顧山長可以站著授課,亦可坐在桌前。

    孩童們坐的桌椅,亦是特制的,比普通桌椅矮了一截。書桌上放置著一整套上好的筆墨紙硯,另有數本孩童們啟蒙時應讀的書,諸如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詩經子集之類。

    霽哥兒年齡最大,已經開始讀四書五經。他的桌子上便放了一整套的四書五經。

    眾孩童平日都是各自讀書,最多就是霽哥兒蓉姐兒一處,霖哥兒霆哥兒一處罷了。今日卻是堂兄弟姐妹齊齊聚在了一處。

    各自坐在桌椅前,頓時有了“同窗”的美妙感覺,彼此扭頭偷樂起來。

    阿蘿早習慣了有伴讀的生活。坐下沒片刻,便開始思念起小伙伴來。

    芙姐兒見阿蘿以手托著肉嘟嘟的小下巴發呆,心里頗為好奇,輕聲問道:“阿蘿堂妹,你在想什么?”

    阿蘿嘆了口氣,小大人一般:“我在想佑哥哥,想卿妹妹,想小寶弟弟。還有蕓姐姐和妍姐姐。”

    芙姐兒被這一長串的名字繞暈了:“他們都是誰?”

    蓉姐兒等人也好奇地豎長了耳朵。

    阿蘿扳起手指一一數道:“佑哥哥是陸伯伯和林姨的兒子,卿妹妹是趙叔叔和顏姨的女兒,小寶弟弟是陳叔叔和秦姨家的兒子……”

    認認真真地將自己的小伙伴介紹了一遍,阿蘿小臉垮了下來,滿臉悶氣:“往日我和他們一起讀書。現在我回京城了,他們還得過很久才能回來。”

    蓉姐兒比阿蘿大了兩歲,文靜又靦腆,鼓起勇氣說道:“等他們來了京城,我們一起讀書。”

    這話可說到了阿蘿的心坎里。

    阿蘿高興不已,連連點頭。

    霆哥兒嚷了一句:“我才不想和一堆小丫頭一起讀書。”

    霆哥兒自記事起,便生活在閩王府。尹瀟瀟對霖哥兒精心教導,對霆哥兒的管教同樣嚴格。霆哥兒被嬌生慣養出來的種種惡習,被漸漸扭轉過來。

    不過,血液中傳承自親爹而來的自大和對女子的輕蔑,卻是與生俱來,怎么也改不過來。

    這一句話,可算是把幾位堂姐妹都惹惱了!

    脾氣最好的蓉姐兒,也忍不住瞪了過來。

    霖哥兒一聽話音,便知不妙,立刻踹了霆哥兒一腳:“亂說什么!快點向堂姐堂妹陪個不是!”

    一邊說一邊沖霆哥兒使眼色。

    霆哥兒平日也算機靈識眼色,今日不知怎么地犯了犟勁,梗著脖子嚷道:“我又沒說錯,為什么要賠不是!”

    “她們本來就是一堆小丫頭!”

    “我們都是男子漢,和她們一處讀書,多沒意思。還有那個什么卿妹妹蕓妹妹的,我才不要理她們……誒喲!”

    話還沒說完,又被狠狠踹了一腳。

    霆哥兒屁股下的椅子一晃,一個沒穩住,連人帶椅子一起摔倒。屁股重重摔到了地上。霆哥兒疼得誒喲誒喲直叫喚。

    踹霆哥兒的,正是阿

    蘿。

    阿蘿繃緊了小臉,怒氣沖沖地說道:“她們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準你這樣說!”

    容姐兒和芙姐兒也頗有些同仇敵愾的意思,一左一右站到了阿蘿身邊:“對!你不應該這么說!”

    “再敢叫我們小丫頭,我們一起揍你!”

    霆哥兒屁股摔得狠,疼得厲害,扯著嗓門哭鬧:“你們合伙欺負我!”

    霖哥兒和霆哥兒睡一張床長大,如親兄弟一般,感情極好。見霆哥兒哭鬧,下意識地站到了霆哥兒這邊:“你們別欺負霆堂弟。”

    阿蘿自會走路之日起便站樁練拳,對著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