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九百二十章 新婦(二)

    謝明曦目光掠過俞婉的臉龐。

    一個人過得好不好,從氣色便可窺出一斑。俞婉的面上浮著新嫁娘特有的嬌羞,眉眼間浮著絲絲喜悅。

    看來,俞婉在謝家過得不錯。

    “初為人婦,是否有不適應之處?”謝明曦笑著打趣:“若元蔚欺負你,你只管告訴我。我一定替你撐腰出氣。”

    俞婉大著膽子,飛速地瞥了新婚夫妻一眼,微紅著臉應道:“夫君對我極好,不會欺負我的。”

    謝元蔚被夸得有些害羞,心里涌起絲絲甜意,接過話茬道:“娘娘放心,我會好好待阿婉。”

    新婚小夫妻情難自禁,當著帝后的面眉來眼去了一回。

    謝明曦眸中笑意更深。

    她自然樂見謝元蔚夫妻恩愛和睦。也能借著此事好生膈應俞太后一回。

    俞太后自以為是操棋人,將身邊人皆視為棋子,肆意落子,妄圖操控所有人的人生。只是,每一個“棋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

    俞太后對俞婉的滿心“期待”,終究是要徹底落空了。

    對了,還有一位俞家小姐被俞太后養在身側。平日盛鴻每去一回福臨宮,俞太后都要命俞妍在一旁“伺疾”。

    盛鴻被膈應得不輕,索性來個視而不見,連個眼角余光都不給。

    諸多念頭在謝明曦的腦海中轉瞬掠過。

    身側的盛鴻,忽地伸出手,握住了謝明曦的手。謝明曦回過神來,挑了挑眉。

    好端端地,怎么忽然當眾握她的手?

    其實呢,就是被新婚夫妻甜蜜恩愛的模樣勾起了新婚時的美好回憶……盛鴻沖謝明曦眨眨眼,大拇指在她的手心處摩挲。

    秀恩愛不成反被秀了一臉的謝元蔚俞婉:“……”

    謝明曦忍住啐他一口的沖動,頗為從容地縮回手,笑著對堂弟和弟媳說道:“我讓阿蘿過來見見堂舅和堂舅母。”

    ……

    宮中上下人人皆穿素服守孝,阿蘿也不例外。

    翻過一個年頭,阿蘿長高了一些。依舊梳著兩個包包頭,眉目精致如畫,明眸皓齒,分外可愛。

    “阿蘿見過堂舅,見過堂舅母。”

    小小孩童學大人一般行襝衽禮,頗為有趣。

    俞婉忙笑道:“阿蘿公主快些免禮。”她行事仔細,進宮前便預備下了給阿蘿的見面禮。是特意請匠人做的一套九連環,最適合這個年齡的孩童玩耍。

    阿蘿得了見面禮,高高興興地謝過了堂嬸娘。

    謝元蔚見新婚妻子這般細心周全,心里十分快慰。

    世間有一見鐘情的熱烈情感,也有朝夕相對細水長流的脈脈溫情。他和俞婉,在成親當日才見第一面。彼此心中也有幾分隔閡和戒備。

    相處三日下來,他對這個新婚妻子越發滿意。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是否用心,從細微末節處便可看得出來了。

    阿蘿人小鬼大,最是機靈,笑嘻嘻地湊到謝元蔚面前:“三堂舅舅要送阿蘿什么見面禮?”

    謝元蔚和阿蘿只見過幾面,不算十分熟稔。不過,對著這么一個漂亮聰慧可愛的女童,總

    不免多幾分喜愛。

    謝元蔚笑著逗趣:“你堂舅母已經送了你禮物,你怎么又來找我討要?你可有些貪心了。”

    阿蘿失望不已,小大人一般地嘆氣搖頭:“這么說,看來三堂舅舅根本沒準備給我的見面禮了。你這么扣扣索索的,哪里配得上美麗善良的堂舅母。”

    謝元蔚:“……”

    俞婉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盛鴻滿面驕傲自得。他的阿蘿,就是這么聰明伶俐,人見人愛!

    謝明曦忍著笑,張口數落阿蘿:“阿蘿,不得無禮!”

    阿蘿一口接了話茬:“是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