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九百四十章 疼惜

    盛鴻眼疾腿快的追上去,一把抱起發脾氣的小阿蘿,滿臉陪笑:“是爹不好,還沒問清楚,就胡亂怪到你頭上了。阿蘿大人大量,別生爹的氣。”

    阿蘿繃著臉,哼了一聲。

    阿蘿使了會小性子,被盛鴻哄了片刻,才算消了氣。

    謝明曦這才起身走過來,低聲道:“今日阿蘿去謝府,遇到了丁姨娘。我和阿蘿提起舊事,一時克制不住,情緒有些激動。現在已經無礙了。”

    當著阿蘿的面,盛鴻也未多問,仔細看了謝明曦一眼,見謝明曦情緒確實平穩了,才放了心。

    宮女笑著來稟報:“晚膳已經備好,山長已到了飯廳。”

    盛鴻略一點頭,一手握著謝明曦的手,一手抱著阿蘿,去了飯廳。

    顧山長原本微笑坐在飯桌邊,待看見謝明曦微紅的眼眶時,立刻皺眉起身走了過來,先看向阿蘿:“阿蘿,你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惹你娘傷心了?”

    顧山長和盛鴻想法驚人的一致。

    能令謝明曦情緒如此波動的,除了阿蘿還能有誰?

    阿蘿:“……”

    平日疼愛她的師祖母,原來心里最疼惜的人也不是她,而是娘親!

    阿蘿委屈地扁扁嘴。

    謝明曦忙出言解釋:“師父誤會了。我今日是因想起丁姨娘,一時感懷,情緒有些激動。和阿蘿無關。”

    顧山長眉頭舒展開來,沖阿蘿歉然一笑:“師祖母冤枉阿蘿了,這就向阿蘿陪個不是。請阿蘿看在師祖母平日最疼你的份上,原諒師祖母這一回可好?”

    阿蘿還算大度:“好,我原諒師祖母了。”

    然后,阿蘿又扁著小嘴說道:“師祖母總說最疼我。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師祖母最疼的人明明是娘親。我爹也是。”

    顧山長:“……”

    盛鴻:“……”

    顧山長和盛鴻略有幾分心虛地對視一眼,各自說了一籮筐的好話哄阿蘿開心。

    謝明曦聽在耳中,不由得抿唇輕笑起來。

    這種被人全心全意放在心上的幸福,實在值得珍惜。

    ……

    謝府。

    謝元亭長女的洗三禮辦得風光又熱鬧,謝家眾人心情十分愉快。晚上的家宴,也同樣熱鬧。

    平日嘴欠又討嫌的謝元亭,這三日滿面喜氣,看著也沒那么礙眼了。

    晚飯后,謝鈞特意將謝元亭叫來叮囑了一回:“元亭,你今日也親眼見到了。孩子的洗三禮是何等的熱鬧,京城里有些分量的人家,幾乎都來了。還有許多沒資格登門的,皆打發人送了厚禮來。”

    “這都是沖著誰?”

    “難道是沖著我這張老臉不成?”

    “朝中五位閣老,個個德高望重,門生遍布朝野。六部尚書里,就屬我出身最低,資歷最淺。我有什么能耐,憑什么就能坐穩禮部尚書?”

    “原因簡單的很,因為我的女兒是皇后,而且是獨寵六宮的皇后。皇上敬著我這個岳父,所有人都要高看我謝鈞一眼。”

    “你和明曦過去的恩怨,現在也不必再提了。你只要好好記著,萬萬不可開罪她一星半點就行了。”

    &nbs

    p; “她如今貴為皇后,也要顧全娘家的顏面,不會對你這個兄長如何。她和你不親近,但是肯宣召孫氏進宮,這就是給你的體面。”

    “孫氏生了女兒,明曦讓阿蘿公主親自前來道喜,這就是給嫂子和娘家侄女的體面。你可得放明白些,不可因孫氏生的是女兒便冷落不喜。”

    謝元亭一直悶著頭聽謝鈞訓話,聽到最后兩句不樂意了,抬起頭來:“父親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我閨女生的水靈秀氣,人見人愛。哪里不好了?”

    謝鈞:“……”

    謝鈞被噎得哭笑不得,仔細打量謝元亭一眼,不怎么確定地問道:“你心里是真得疼惜女兒,不是說反話的吧!”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