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九百四十一章 賜名

    按著時下習俗,生了孩子的婦人,多是在產房里做月子。做完月子了,才會搬回原來的屋子。

    謝府如今是京城新貴,府中境況遠勝往日。內宅里伺候的人手也比以前多了。

    孫氏還沒臨盆,府里已備了兩個奶水充足的奶娘。伺候的丫鬟也備了六個。

    不過,孫氏舍不得女兒,堅持要親自喂養。這兩三日,奶娘便將孩子抱進產房里。吃飽了再抱走。

    婦人做月子被視為不吉,講究些的人家,男子這一個月之內不能靠近產房……

    謝元亭當然不在此列。

    生產的全程他都親自在場,進產房也不算什么了。

    反正他廢人一個,考不了科舉做不了官,被血光什么的沖一沖也無所謂。

    謝元亭腿跛得不算厲害,不過,走路比普通人總要慢一些。他也習慣了慢騰騰的懶散步伐。此時去見女兒,卻興沖沖地走得頗快。姿勢難看些也顧不得了。

    孫氏身體康健,生完孩子后,身子恢復得很快。這才第三日,已能在床榻上坐起。將孩子抱在懷里,孩子小嘴嘬得十分起勁。

    孫氏有些刺痛,更多的是初為人母的喜悅和幸福。那張略顯寡淡的清秀臉龐,也因溢著柔情格外嫵媚。

    謝元亭推門而入,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情景。

    這樣的美景,令人心醉。

    謝元亭下意識地停住腳步,默默地凝望著妻女,心里涌起絲絲柔情。

    他一直畏孫氏如虎,私下里不知發了多少毒誓。他要耐心隱忍等待機會,徹底壓制住兇悍的孫氏。若是能休了她另娶一個溫柔如花美眷就更好了……

    現在嘛,看在孫氏懷胎十月辛苦生下女兒的份上,休妻的念頭就算了吧!只要孫氏安分些做個賢妻,不再對他動輒打罵就行了……

    孫氏抬起頭,瞪了謝元亭一眼:“在那傻站著做什么,還不快些過來。”

    這只兇悍的母老虎!

    謝元亭在心里重重哼了一聲,面上露出殷勤的笑容:“好好好,我這就來。”

    ……

    孫氏奶水足,孩子很快就吃飽了。

    謝元亭小心翼翼地從孫氏手中接過孩子。一開始他笨手笨腳地,抱了三日,現在姿勢熟稔多了。謝元亭特意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讓孩子在懷中躺得更愜意自在。

    孩子砸吧著小嘴,瞇著眼,睡得十分香甜。

    謝元亭越看越是喜愛,咧嘴夸贊道:“瞧瞧我閨女,皮膚多白,眼睛多大,生得多水靈多好看。”

    才出生三天的女嬰,哪里就能看得出怎么水靈好看了?

    孫氏聽得舒暢順耳,笑著附和:“說的是。女兒生得像你,天生的一副好相貌。我只盼著,女兒聰慧靈透些,腦子可別隨你。”

    謝元亭:“……”

    謝元亭抽了抽嘴角,心中默念“男子漢大丈夫不和婦人一般計較”數次。

    孫氏壓根沒察覺到謝元亭的惱怒,就是察覺到了也不會放在心上,笑著說道:“待孩子滿月時,就該定下名字了。”

    謝元亭回過神來:“名字我已經想好了,就叫……”

    話還沒說完,就被孫氏打斷了:“我想好了,就請皇后娘娘賜名!”

    謝元亭:“……”

    謝元亭心中又默念“男子漢大丈夫不和婦人一般計較”數次,到底還是忍無可忍,憤怒反抗:“我自己的女兒,為何要讓別人取名?”

    孫氏瞪了過去:“皇后娘娘賜名,是何等的光鮮體面。以后說出去,也是我們女兒的福分。人人都會對我們女兒高看一眼。你取什么名字,能及得上皇后娘娘?”

    謝元亭一張俊臉氣得通紅:“你實在是不可理喻!”

    孫氏繼續瞪眼:“我就是不可理喻怎么了?我說的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