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一千零六章 方慕(二)

    “今日真是奇怪的很。”

    回了椒房殿后,阿蘿忍不住在謝明曦面前嘀咕了一通:“我送妍姐姐她們出宮,霖堂兄堅持要一同前去送行。就連討嫌的霆堂兄,也非要跟著一起去。”

    “霖堂兄也就罷了,霆堂兄平日張口閉口就是丫頭片子,一副瞧不起女孩子的口吻。今兒個就像轉了性子似的。這大半日連一句難聽話都沒說過。真是太奇怪了。”

    有什么奇怪的?

    少年人方慕少艾,在一見傾心的小姑娘面前,恨不得在頭頂身后插上一圈羽毛充作開屏的孔雀。

    謝明曦何等細心敏銳,大半日功夫,足以窺出霖哥兒的心思浮動和霆哥兒的心神不寧了。不過,這些話在同樣懵懂的阿蘿面前,不宜說破就是了。

    “霆哥兒如今進了松竹書院讀書,性情脾氣也有所收斂。”謝明曦隨口笑道:“這不是一樁好事么?”

    阿蘿繼續嘀咕:“反正,我覺得他怪里怪氣的。”

    謝明曦又是一笑。

    待到了晚上,盛鴻自移清殿回來,謝明曦將這個小插曲告訴盛鴻。

    盛鴻第一個反應就是:“霆哥兒愛慕小姑娘是樁好事。總算沒遺傳他爹。”

    謝明曦:“……”

    這句話槽點太多,一時不知該從何吐槽起。

    謝明曦飛了個白眼過去。

    盛鴻摸了摸鼻子,扯開話題:“我倒是沒留意到這些。”

    謝明曦淡淡笑道:“男人總要粗心一些。想當年,李默時時以比武為借口來見你,你半點不解風情,每次都將他揍得鼻青臉腫。直至被我說破的那一日,你才知李默對你存有愛慕之心。想想李默也真是憋屈。”

    盛鴻:“……”

    年少時的囧事真是不堪回首啊!

    盛鴻立刻舉雙手投降:“罷了,不說這些了。我們一起去沐浴。”厚顏拉著謝明曦去了凈房。

    ……

    今晚的月色似格外明亮,灑落進窗里,一片瑩白。

    不知從何處傳來一聲鳥鳴。

    霆哥兒翻了個身。翻身之際,不免要碰到霖哥兒。

    一動未動的霖哥兒,忍不住踹了霆哥兒一腿:“這都快三更了,你在這兒翻來覆去的做什么?”

    霆哥兒翻了個白眼,踹了回去:“你不是也沒睡?”

    霖哥兒被噎了一回,很快回過勁來,瞪了一眼過去:“你今兒個是怎么了?和我說話像吞了炮仗似的,總和我不對付。我哪兒開罪你了不成?”

    霆哥兒:“……”

    霆哥兒像個充滿了氣的皮球被戳了個洞,驟然泄了氣,有些沮喪地低聲說道:“霖堂兄,我是不是格外討嫌?大家伙兒都不喜歡我。連你現在也嫌棄我了。”

    霆哥兒這么一唉聲嘆氣,霖哥兒頓時心軟了,忙笑著哄道:“我哪有嫌棄你的意思。再者說了,你就是稍微淘氣,又好逞強爭勝,哪里討嫌了。大家伙兒也沒人不喜歡你,你別自怨自艾。”

    霆哥兒倒是很好哄,很快又恢復了自信:“霖堂兄說的有理。我剛才是一時低落鉆了牛角尖,其實,也沒人不喜歡我。”

    霖哥兒:“……”

    請繼續保持這等莫名其妙不知從而來的強大自信吧!

    霖哥兒哄好了霆哥兒,興奮雀躍了一日的心終于平靜下來,打了個呵欠:“行了,別說話了,快些睡下吧!明日我們還要早起去書院。”

    霆哥兒嗯了一聲,閉上眼睛,很快入睡。

    兄弟兩個一起長大,同睡一張床榻,素來親近,無話不說。可不知怎么地,今日心中有些羞人臊人的懵動和念頭,怎么也說不出口。

    ……

    第二日,霆哥兒心神紛亂浮躁,一整日都有些魂不守舍。被嚴肅的夫子逮著了三回,夫子一怒之下,罰霆哥兒站到了學舍外。

    在書院里,沒有身份高低之別。阿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