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憂思

    這一頓午膳,趙長卿吃得毫無胃口,食不下咽。面上還得裝出若無其事,和謝明曦等人談笑風生。

    個中滋味,也自有趙長卿自己知曉了。

    午膳后,趙長卿終于按捺不住,第一個張口告辭:“我放心不下蓉姐兒,得先回去瞧瞧才是。”

    謝明曦看了趙長卿一眼,一語雙關地笑道:“二嫂一片慈母心,令人動容。”

    那雙如火燭一般明亮的眼眸,似洞悉了她所有晦暗不明的心思。

    趙長卿暗暗心驚,口中卻輕嘆一聲:“可不是么?兒女都是親娘身上掉下的肉,哪有不疼的道理。”

    待趙長卿起身離開,尹瀟瀟才低聲嘀咕幾句:“二嫂今兒個總有些怪怪的。”

    一個人掩飾得再好,是真情還是假意,總會在細微處顯露一二。

    蕭語晗眉頭微動,似想到了什么,卻未多說。

    半個時辰后。

    蕭語晗回了寢宮,也見到了神色陰郁不快的芙姐兒。

    蕭語晗心中有數,輕聲問道:“蓉姐兒和你說什么了?”

    芙姐兒忍不住輕哼一聲:“蓉堂姐什么也不肯說。可我也不是傻子,她臉上的巴掌印還沒完全消退,難道我還能看不出來?”

    蕭語晗皺了皺眉:“蓉姐兒挨打了?”

    堂姐妹三人中,最乖巧聽話的,非蓉姐兒莫屬了。

    趙長卿為了什么事,才會動手打蓉姐兒?

    “不管我怎么問,蓉堂姐都不肯說半個字。”芙姐兒氣餒不已:“還讓我別告訴任何人。別看蓉堂姐溫柔好性子,嘴緊得像蚌殼,怎么也撬不開。”

    “后來,二伯娘回來了。蓉堂姐直接便睡下了,見也沒見二伯娘。倒是二伯娘,拉著我的手試探詢問了許久,想來是怕蓉堂姐和我說了什么。”

    “我不好再待著,只得回來了。”

    芙姐兒越說越氣悶,用力跺跺腳:“真是郁悶死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蕭語晗沉默片刻,才道:“此事你權當不知。以后也別問蓉姐兒了。”

    芙姐兒一驚:“娘,我……”

    “記住!”蕭語晗難得沉下臉:“不該你過問的事,不得多嘴多舌。”

    芙姐兒委委屈屈地應下。

    ……

    隔日,蓉姐兒便告了病。

    謝明曦打發周太醫前去為蓉姐兒看診。周太醫看診后開了藥方,回椒房殿稟報時,斟酌著言辭說道:“端容郡主尚且年少,不宜多慮多思。微臣開了些清心寧神的藥方,郡主喝上五六日,再慢慢排解心思,也就無礙了。”

    簡而言之,蓉姐兒這是憂思成疾,得的是心病。

    謝明曦眸光一閃,淡淡道:“本宮知道了。周太醫,你每日都去為蓉姐兒看診一回,直至蓉姐兒病癥痊愈。”

    周太醫恭敬應下。

    趙長卿憂心女兒的病癥,每日在蓉姐兒身邊照顧衣食起居,幾乎未再來椒房殿。

    到底是真的心疼蓉姐兒,還是心虛趁機躲著不見人,就不得而知了。

    謝明曦懶得去揣度趙長卿的那點小心機。

    倒是阿蘿,去探望蓉姐兒一回,回來后頗有些心疼:“短短幾日,蓉堂姐清瘦了許多,面色也頗為憔悴。”

    “之前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生病了?”

    而且還一副病得不輕的模樣。

    謝明曦淡淡道:“人長大了,心思就多了。憂思成疾,也不稀奇。”

    阿蘿聰明敏銳,一聽“憂思成疾”四個字,不由得擰起眉頭,定定地看著謝明曦:“母后是不是知道什么?”

    謝明曦依舊神色淡漠:“蓉姐兒的病,皆因你二伯娘和你霽堂兄而起。”

    阿蘿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