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失落的愛情 作品

第五十章 替考(一)

    “目中猶自含淚”的謝明曦,瞥了氣得全身發抖的永寧郡主一眼,心中十分暢快。

    不愧是蓮池書院最公正無私剛正不阿的季夫子!

    對方是郡主,也照懟不誤!

    季夫子怒斥完永寧郡主,又看向謝明曦,目中滿是憐惜,聲音分外柔和:“謝三小姐不必驚惶害怕。你既已被皇后娘娘鳳筆點了頭名,便是我蓮池書院的學生。誰都休想欺辱于你!”

    說著,掃了永寧郡主一眼。

    永寧郡主臉孔由白轉黑!

    這個季夫子,竟敢明目張膽地為謝明曦撐腰,出言挑釁自己!

    “多謝季夫子!”謝明曦用袖子擦拭眼角,收斂了之前的隱忍委屈之色,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禮。

    季夫子溫和說道:“這份是你的喜報,你自己收好。五日后準時去蓮池書院報到!”

    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喜報遞至謝明曦手中。

    宮中特制的紅色紙筏,三寸長兩寸寬,鍍著一圈金線,看著便顯華貴。上面只有寥寥幾個字。

    謝明曦,蓮池書院新生頭名!

    這便是京城貴女們人人向往的錄取通知書了。

    謝明曦輕聲道謝,接過紙筏。心中也有幾分唏噓。

    這一世,她終于自己接了這份喜報。

    ……

    季夫子辦完正事,轉身離開。

    謝鈞一急之下,快步上前攔住季夫子:“季夫子請留步。”

    季夫子面色一冷,冷笑連連:“怎么?我今日不松口,謝郡馬莫非要強行留人不成?”

    謝鈞額上冷汗都下來了。

    他哪有這個膽子!

    蓮池書院里的夫子,個個來歷不同尋常。俞皇后對夫子們又格外相互。一旦鬧僵了,便是永寧郡主也討不了好!

    季夫子冷哼一聲,邁步離去。

    謝鈞大急,立刻看向永寧郡主:“郡主!我是男子多有不便,你去攔下季夫子!”

    永寧郡主臉色煞白,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何必自取其辱!”

    便是她沖上去了,又能如何?

    季夫子一副鹽油不進的模樣!若是她再強行攔人,還不知要說出多少刺耳難聽的話來!她便是貴為郡主,也奈何不了俞皇后的親信蓮池書院的正經夫子!

    謝鈞眼睜睜地看著季夫子上了馬車,一顆心似被油煎火烤一般,額上冷汗涔涔。

    現在該怎么辦?

    永寧郡主霍然看向謝明曦,目光陰冷狠毒,話語如刀:“好一個謝明曦!好一個謝三小姐!好!好!好的很!”

    似要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便連謝鈞看著,也覺得心中陣陣發寒!

    謝明曦一臉無辜:“母親,巡考夫子親自看了兩遍,我確實在試卷上署了二姐的名字。當日夫子也確實命人送了口信來。為何出了這等紕漏,我委實不知!”

    又求助地看向謝鈞:“父親!我絕沒有搗鬼,更不知為何試卷會變成我的名字。如今夫子已送了喜報來,我到底去不去報到?”

    ……

    報到兩個字,如雷霆閃電,生生劈開謝鈞心頭的層層陰影。

    瞬間明朗!

    對啊!

    謝云曦沒考中,謝明曦考中了頭名,也是一樣啊!

    總歸都是謝家女兒!

    只要把替考之事壓下不提,他謝鈞有個考中蓮池書院頭名的女兒,也足以風光露臉,被人夸耀數年了。

    “當然要去報到!”謝鈞態度驟變,看謝明曦的目光也分外溫柔:“你考中頭名,已入了皇后娘娘慧眼。豈有不去報到之理?”

    謝明曦像瞬間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目光滿是信任依賴:“我都聽父親的。”

    一個背負著替考丑聞,另一個卻高中頭名。

 &nbs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