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哲 作品

第847章 河西之戰(四)

    黑夜中,十多名日軍端著槍呈搜索隊形小心翼翼的前行。

    他們都是坐著汽艇過來的,一共過來二十多人,而現在能參加戰斗的也就這些人了。

    日軍的作戰意志還是相當頑強的,更何況上船之前,他們上面的軍官已經是給他們下了死命令,那就是對這支敢打劫皇軍金庫的雷鳴小隊一定要有所斬獲。

    所以,此時這些日軍也已拿出了一副為天皇玉隕而在所不惜的架勢來,發誓要擊斃一兩名“盜匪”。

    而且通過先前的交火,他們也知道來金庫打劫的抗日分子人真的不多,都不可能超過他們現在的兵力。

    所以盡管在黑夜中被人家用手雷炸了個一塌糊涂,可是他們依舊追來了。

    而就在這時,就在他們的右前方突然就傳來了一聲手雷爆炸的聲音。

    那爆炸地點離他們也就三四十米距離,這一聲爆炸委實把他們嚇了一跳!

    于是他們習慣性的臥倒了下來。

    可是片刻后那爆炸的地方并無別的聲音傳來,這些日軍士兵正待爬起時他們的東邊卻有動靜了。

    “過去看看!”他們聽到東側不遠處有同伴低聲說道。

    而這時他們隨即聽到東面傳來了更大的聲音。

    這十來名日軍在最初之時自然也是看到有抗日分子向那河里用盒子炮射擊的,他們也便想到了自己人坐了木船又趕過來了。

    所以那聲“過去看看”自然就是他們的援兵。

    于是,那些日軍士兵便爬起來往那爆炸處而去。

    又過了一會兒從東面河岸處過來的日軍也與他們會合在一起。

    就這黑夜之中,兩伙日軍低聲說了幾句后便又呈散兵線向前方搜索而去。

    只是,日軍并不知道,就在這功夫他們中間已經是多了五個人。

    這五個人正是勾小欠他們五個。

    那手雷的爆炸本就是他們搞出來的,他們卻是借著那爆炸的由子混到了日軍當中,剛才那聲“過去看看”便是勾小欠說的。

    那自然是為表明自己“日軍”的身份已免日軍聽到動靜就開槍。

    而此時的他們五個人為了防止在黑夜里走失那卻是一個牽著一個的。

    湯小餅猴子架著于標,勾小欠牽著湯小餅的后襟,而何玉英卻是又扯著勾小欠的衣服袖子。

    他們不怕慢,他們的目的也只是和日軍混在一起在散兵線拉開后再慢慢落后從而靠到河邊過水而去罷了。

    只是在這黑夜之中他們五個人“連”在一起走那深一腳淺一腳又哪是這么好走的。

    就在他們離那河邊越來越近的時候,湯小餅腳下就絆了一下,他這一絆動作很大就險些摔倒。

    湯小餅勁大且個高,架著于標那全仗著他呢,他這一動便把于標給摔了出去,于是原本五位一體的他們瞬間就分開了!

    可是分開了想再往一起找那可就費勁了。

    雖然只是咫尺之間,可是他們敢說漢語嗎?他們不敢!

    說三米之內必有日軍那有點扯,可是十米之內必有日軍!

    不過,好在他們在研究這個方案的時候就定好了口令了,那個口令自然不能是中文的而是日文的。

    于是,這時候在黑暗之中就有一個聲音說了,那是勾小欠說的,他說“嗨牙庫”。

    “嗨牙庫”在日文里是“快點”的意思。

    此時日軍正在加緊搜索,他們低聲說“快點”這個沒毛病,就象在軍官在低聲催促士兵一般。

    于是,黑暗之中相繼就傳來了三聲“嗨牙庫”,這自然是于標、猴子和湯小餅都表明了身份。

    可何玉英自然是不能吭聲的,她是女聲嘛,日軍里也不可能有女兵。

    勾小欠正尋思自己的“姐”上哪去了呢,卻感覺到有一只手已是摸到了自己的手上。

    那手很小巧,手背入手綿軟,他再一摸,可偏偏那手的食指上卻有著老繭一樣的澀感。

    勾小欠在暗夜里無聲的笑了,這自然就是何玉英的手了。

    何玉英已經好幾年沒有干過農活了,在雷鳴小隊里那力氣活也輪不上她,可是唯獨她右手食指由于長期扣動扳機那已是磨出老繭來了。

    就在何玉英與勾小那姐與弟關系最好的時候,那勾小欠可是借著給何玉英看手相的機會著實欣賞過一回的。

    其實勾小欠又會看什么手相,他也只是借著那機會把何玉英的手攤在自己的大手上數幾個斗幾個簸箕罷了。

    就那個什么“一斗窮二斗富三斗四斗賣豆腐五斗六斗開當鋪”之類的只要是東北人打小就沒有沒玩過的!

    此時勾小欠又摸到了何玉英的手他心中也是一蕩。

    可是此時正是生死逃亡之際,他正收斂心情呢,卻聽就在他們也就幾米的地方卻是又傳來了一聲“嗨伊”。

    這一聲委實讓雷鳴小隊這人都是一驚!

    他們前四個人的口令那個“嗨牙庫”可是都對上了,那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