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月 作品

第七百四十五章 草原貴客

    范寧命士兵以茶代酒,給從大定府歸來的曹詩壓驚洗塵。

    經歷了一次慘敗后,曹詩的情緒有點低沉,他喝了口茶,緩緩道:“把責任完全推給韓相公是不公平的,事實上,這次慘敗我應該承擔六成的責任,很多將領都勸我穩一點,但我怕水軍搶了功勞,所以沒有聽取勸告。”

    范寧見他手微微顫抖,便知道他內心情緒激動,便對他道:“你知道,我從來不會徇私枉法,我很清楚你們為什么會戰敗,事實上,遼軍也損失慘重,我從各種渠道得到的情報,那場激戰,遼軍至少損失了三萬軍隊,而你們損失了六萬四千人,加上水軍八千人,近七萬人喪生,這個損失可以說是二十年來最慘重的一次。

    韓相公作為主帥,已經被罷相,而你作為前軍主將,負有次要責任,將被免去上將軍的官銜,降職為右衛將軍,不過你并沒有獨自逃亡,導致全軍覆滅,而是不斷收集殘軍,使殘軍人數達到三萬六千人,最大限度的保住了近四成的兵力,而且還奪取了大定府,一直堅守至今,所以你有功有過,我已經建議天子繼續任命你為副帥,如果你能在接下來的大戰中立功,那你還有官復原職的希望。”

    “我不要官復原職,最好能把我徹底免職,我內心才好受一點,我對不起那些慘死的弟兄,這幾個月,我每個晚上都夢到他們,血淋淋地站在我面前,如果不是要保住剩下的士兵,我早就崩潰了。”

    說到這,曹詩捂著臉失聲痛哭起來,“我對不起弟兄們,對不起他們的家人。”

    范寧拍拍他肩膀,沉聲道:“等戰爭結束后,我們一起出海吧!我回北島,你去南島,忘記這些噩夢。”

    曹詩的情緒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他抹去臉上的淚水,點點頭道:“我給大公主說過的,她也愿意跟我去南島。”

    范寧笑道:“大公主愿意去南島最好不過,只要她肯去,南島至少能得到三萬戶的移民。”

    “這件事回頭再說吧!殿下和遼軍對峙,下一步準備怎么打?”

    范寧微微笑道:“對峙只是為了拖延時間,這一場全方位的戰爭,可不僅僅是攻打遼陽府,你懂我的意思嗎?”

    曹詩沉吟一下道:“莫非殿下想分兵去打上京?”

    范寧笑道:“上兵伐謀,我怎么會出兵去打上京,自然有人愿意出兵替我打,你能想到是誰嗎?”

    曹詩脫口而出,“克烈部!”

    范寧微微點頭,“準確說是烈山部!”

    “殿下派使者去了嗎?”

    “劉奎早就出發了,他現在應該到了烈山部。”

    曹詩沉吟一下道:“烈山部大酋長都卜羅聽說比較冷酷無情,之前克烈部大酋長向他求情,還是他的兄長,他都不肯出兵救援,導致克烈部被遼國殘酷鎮壓,殺了兩萬多人,大酋長的人頭被耶律洪基做成了便器。”

    范寧搖搖頭,“我在大同府和都卜羅打個交道,你不能說他冷酷無情,只是說他能隱忍,若不是他克制忍耐,遼國也同樣不會放過烈山部,而這一次不一樣了。”

    “就怕都卜羅要價太高。”

    范寧笑道:“我不怕他要價,我給他一個難以拒絕的好價錢,相信他一定會動心。”

    .........

    烈山部和克烈部位于漠北草原的中東部,他們原本是漠北草原第二大部落敵烈八部中兩支,敵烈部在抵御遼國對草原的入侵中被擊敗,部落被拆分,烈山部和克烈部便各自獨立,他們吞并了不少小部落,漸漸成為漠北草原東北最大的部落。

    克烈部一直桀驁不馴,多次反叛,三年前它和女真部同時造反,聲勢浩大。

    耶律洪基滅了女真部后,又派其弟耶律洪泰率十萬大軍剿滅克烈部,克烈部被遼軍徹底擊敗,并殘酷鎮壓,兩萬青壯男子被殺,大酋長都文烈的人頭被砍下送去上京,無數女人和孩童被擄掠,賞賜給了參與平叛的契丹生番,而另一部分被烈山部吞并,克烈部由此消失。

    克烈部消失后,烈山部因為愿意接受遼國的十抽五的高額羊稅而得以幸存,它同時接管了克烈部的牧場,這幾年一直很低調發展。

    但去年在大同府,烈山部、乃蠻部和達旦部出賣了遼軍,導致遼軍在大同府戰役中全軍覆滅,遼國也由此丟掉了西京。

    耶律洪基極為震怒,幾次公開表態要嚴懲烈山部,但因為兵力不足,有點力不從心,這一點被都卜羅敏銳的捕捉到了,當他試探性地擅自將羊稅降到十抽三時,也沒有引來遼軍的問罪,都卜羅頓時明白了,現在的遼國外強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