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藥 作品

第2070章 陳年舊事了

    “我便是過分了你又打算如何?”

    司雀舫微瞇著眼,那自始至終掛在臉上的淡淡笑意,在此刻竟讓康琴心不知怎的生出了幾分畏懼。

    她很清楚的明白,這男人不是在開玩笑!

    他笑容之下是真實的怒氣。

    但她又不是會輕易低頭的性格,穩著心緒接話道:“人前我自有義務與二少配合,這人后……您是入戲太深了

    吧?”

    “你在提醒我,我們之間的真實關系?”司雀舫凝視著她。

    康琴心晃了晃自己被握緊的手腕,面無表情:“抓疼我了。”

    “我就見不得你這副毫無底氣,又強要面子的模樣,服個軟說兩句好話不會嗎?”司雀舫目色郁悶,語氣沒好

    聲,但到底放開了她。

    康琴心瞠目結舌,反問道:“你又不是初回識得我,對我說這樣的話合適嗎?”

    “女孩子,性格軟硬有度才好,太要強了不招人疼。”他一副教育的口吻。

    康琴心坐了回去,心中疑惑費解,但她本就沒有真正了解過眼前這個男人,對他也沒必要如此認真探究,于

    是沒有接茬,只問道:“二少貴人事忙,找我想必有要事,還請直說。”

    司雀舫覷了她眼,將旁邊那份牛皮文件夾裝著的文件遞過去。

    康琴心接了,好奇的看了他眼才打開,里面是一份驗尸報告。

    姓名,張六斗?

    尸體身上可謂傷痕累累,不難看出這些傷皆是生前所受,且源自各種工具,新傷覆蓋舊傷,大小深淺各異,

    乍看之下很是觸目驚心。

    康琴心翻到后一頁,抬眸再看了眼居然已經動起了筷子的司雀舫,只覺得自己胃腹犯惡心,著實佩服對方的

    好胃口。

    致命傷是中毒?

    她蹙眉望著他。

    司雀舫并未停筷,甚至頭也沒抬,“看完了?”

    “嗯。”

    “知道他是誰嗎?”

    康琴心便將心中的猜測道出:“應該是沈家港口上的那位管事吧?”

    “你倒是聰明。”他眼神微亮,將筷子擱下,看著她問:“怎么判斷出來的?”

    “思前想后,這人只能是與我上回在天河橋附近被埋伏的事有關。那日現場抓住的人被你們帶走,后查出和

    邊港口管事有關,再深入追查卻未果,畢竟費了好一番功夫,真的謝謝二少。”

    “道謝就不必了,人早就被沈家接回去了。”

    “我知道,沈君蘭告訴過我,張管事被沈二老爺接回走。本來沈家內部的事情,由他們自己調查最合適,可

    惜審問過程中人沒了。”

    康琴心自己被暗殺,當然沒那么心大,真對這件事的進展不聞不問。

    但沈君蘭已親自登門致歉,若再揪著不放,便有些得理不饒人了,何況沈君蘭也確實無從交代。

    “你二人倒親近,那看來你對沈家的事也知之甚詳了?”

    “不過是正常交流,二少誤會了。”

    康琴心被他的冷聲冷語弄得莫名心虛,握緊了文件再道:“我不清楚沈家內情,不過這份報告二少是從哪里

    弄來的?”

    若是張六斗的死有問題,那沈君蘭不該不清楚的。

    “沈家有法子把人從護衛司署接走后滅口,我自然有本事把尸體再弄出來。這是特地找人查的。

    康琴心,你還看不明白嗎?那次殺你的人就在沈家。”

    司雀舫面色認真,修長的手指敲了兩下桌面,沉吟道:“否則張六斗不會死。”

    康琴心微默。

    “你和沈君蘭往來那般頻繁,對他的所言難道就沒有幾分懷疑?沈家也不是新手,在審訊上總有分寸,哪可

    能就失了分寸把人給審死?

    再說,什么誤會?不清楚手下人是否和幫派勾結,為了什么不知名的目的去殺你?你太小看沈家了!”司雀

 &nbs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