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傷不破 作品

第346章 世外桃源

    后續功法的重要性一點都不比筑基功法差,決不能馬虎大意。

    散修在這方面就只能看緣,頂多跑去跟其他修士進行交換,以換來適合自己的功法。

    而門派弟子,尤其是大派弟子的選擇就多得多了。

    選擇后續功法必須全面考慮該修士的特點,畢竟每人的身體素質習慣和未來的發展方向都不一樣,同時也要考慮功法和該修士的相性問題,如果選了相性不好的功法,該修士很長時間都會被該功法所困,實力不得寸進。

    另外就是要考慮后續功法與筑基功法之間是否相容,否則后患無窮。

    林天賜在這方面的選擇非常多,因為神符決兼收并蓄的能力相當給力,只是后續功法的選擇上同樣也要考慮兼收并蓄這一點。

    后續功法又不是用到死,還必須考慮后續的后續……

    就好比神符決是一條極寬的公路,林天賜現在就沿著公路來到了擁有非常多分支岔路口,看上去每一條路都可以直通大道,但路的寬窄不一,速度也不一。

    選擇走哪一條先不提,至少林天賜覺得不能自己把路走窄了,否則選擇就會越來越少,最終無路可選。

    這些事兒就不是林小哥兒需要操心的了,有自家師傅長老費腦筋,讓他自己去選,很可能就像筑基功法一樣,選一個名字看起來最屌的。

    而比起后續功法,擺在林天賜面前更重要的問題是沒有法術可用。

    枉他自稱法修,手頭能用的法術只有五行咒法、炎殺術和掌心雷,法術大招居然還是來自西方的魔法……

    霹靂歸藏因為品級太高而且跟掌心雷還隔著一品沒有借鑒的法術,所以修習進度十分緩慢,到現林小哥兒也就只能從指頭間射出條電光,遠遠達不到能用來作戰的程度,威力連掌心雷都不如。

    這事兒跟后續功法一樣,不回山門一般是無法徹底解決的,不過倒也有其他的應急方法。

    比如找二師伯靈虛求一求。

    靈虛道人是擅長拳掌的修士,法術和劍法都很一般,但再怎么一般教導林小哥兒也完全足夠了。

    把這事兒跟靈虛道人說了一邊,后者非常痛快的找店小二要來紙筆,洋洋灑灑的寫下法訣。

    看看二師伯,再看看林小哥兒的正牌師傅凌云子,真是沒得比啊……

    礙于時間有限,靈虛道人也不可能給林小哥兒留下什么太強品級太高的法術,而是挑了個簡單實用的,名為飛沙隱。

    飛沙隱是八品土行法術,運轉時會招來漫漫黃沙遮蔽修士的身形,同時法力招來的飛沙對于修士的感知也有一定的影響,相當于我看得到你,你卻看不清我。

    這是個典型的戰斗法術,尤其用來對付劍修以及任何試圖瞄準的攻擊。所以別看品級低,實用度卻非常高。

    一篇法術萬余字,當靈虛道人寫完,也差不多就快到了時間。

    張百熙派弟子來接,肯定是御劍飛行,從通州到最北端的白山鎮,有個一炷香多些的時間就足夠了。

    為方便離開,靈虛道人決定去鎮外等候,林天賜自然是要去送行。

    等走進鎮外枯木林,見四下無人,靈虛道人射一道劍光上天。

    這相當于一個信號彈,凡人看不見,修士一眼就能注意到。

    也就幾個呼吸的功夫,便見一人影御劍而來,穩穩當當的停在林間。

    “二師叔,您可讓弟子好找啊……”

    來人當然是神符門最勤快的大師兄,盧謙。

    本來盧謙就盼著靈虛來換下見人就懟的白虹仙子,結果盼來盼去,就是不見人。直到接到通知才明白原來靈虛走錯了路跑去北地了……

    靈虛道人也有些尷尬,隨便應合兩句拋出佩劍踩上去。

    盧謙見林天賜沒有跟著上來,有點奇怪道:

    “林師弟不一起嗎?”

    “不了不了,大師兄,小弟準備去一趟大空派。”

    “大空派?”

    大空派雖然也是游歷盛會的加盟門派,但會去,或者說敢去大空派的修士真心不多,畢竟大空派在鬼都。

    “小弟與朋友有約在先……”

    “是個姑娘吧?”

    “呃……是。”

    倒不是盧謙想要八卦一樣,而是盧謙也很羨慕啊!

    因為自己的幾個師叔都不怎么靠譜,盧謙很多時候被張百熙當成了萬用工具,堪稱工具人。

    某某地出現邪修,盧謙走一趟。弟子有問題不懂,盧謙走一趟,二師伯走丟了,自然還是盧謙走一趟……

    加之他還要分出時間自己修行,盧謙根本沒時間去找個雙修道侶,在神符門找卻又總覺得怪怪的。

    就跟林小哥兒一樣,跟經常在一起的小伙伴們太熟了,有種兔子不吃窩邊草的感覺。

    在外找不到,在內又沒感覺,盧謙也很絕望、

    話說盧謙越來越像張百熙了,或許并不是錯覺……

    –‐‐——–‐‐——

    送走盧謙和二師伯靈虛,林天賜調頭返回白山鎮,在鎮上吃吃喝喝,并安心踏實的睡了個好覺。

    果然金窩銀窩都不如自己的狗窩,在西方,多好的房子多好的床,睡起來都不如在東神州舒服。

    至于二師伯靈虛留下的法術可以以后在研究,畢竟只是八品法術,以林天賜的資質,即使自己抱著硬啃有一個禮拜也就基本能學會了,沒必要著急。

    等到第二天一早,林天賜灌足酒水帶上吃食,離開白山鎮朝西南方向走去。

  &n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