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微風 作品

第二百零八章愛情悄然而至,許沐晴生孩子

    “我不管怎么樣啊,總之這段時間你必須要好好調養身體,你看你瘦得就剩皮包骨了,說得難聽一點就是瘦得跟鬼一樣,你這樣哪行到時候就連生產的時候都沒有力氣,你是想嚇皇上,還是想嚇你爹娘?”

    唐維卿花白的胡子一抖一抖的,別提有多么生氣了。

    許沐晴坐得很老實,就像是個犯了錯誤的孩子,她小聲地說道,“那我盡力,師父你別再生氣了,也別再怪我了,我之前根本控制不住我自己,以后我盡量吧。”

    “給我把瘦掉的肉養回來,不然等皇上回來,還以為我們沒有盡心照顧你呢,到時候他找我們算賬和埋怨怎么辦?再說了,你難道想讓孩子又瘦又小,皺巴巴的跟猴兒一樣難看嗎?”

    許沐晴和劉詩桐嘴角同時抽了抽,快要被說話毒舌的神醫給打敗了。

    她小聲地,滿臉不甘心地說道,“當然不想了,誰不想讓自己的孩子粉嫩嫩,眼睛亮亮的。”

    “那就趕緊每天多吃東西,把孩子養大一些。”唐維卿瞄了一眼她的肚子,略帶嫌棄地說道,“你這樣,一個孩子有沒有一斤都難說,記住我說的話,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多吃一點,養得身體有力氣,孩子也能大一些。”

    他一面說,又是嫌棄又是埋怨,“真不敢想像你一個神醫,竟然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

    別人是擔心孕后期吃得太多,胎兒養得太大生不下來,你倒好,兩個孩子在肚子里,也不過是比人家稍微大那么一些,不是應該大一圈才對嗎。

    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到那時候就春暖花開了,你把自己再多吃一點,要是孩子大得太明顯,我會讓你控制飲食的。

    記住我說的話了沒有?”

    許沐晴被罵得都抬不起頭來,她小聲地,很郁悶地說道,“記住了,師父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你不用為我擔心。”

    “慕景,回頭你親自開補身體的藥膳,讓丫鬟煮了。白薇,茱萸,你們每天盯著皇后喝下去,務必要讓她養得臉色紅潤,心情愉悅才可以。”

    “是,師父。”蘇慕景臉色很平靜,唯有那雙溫潤的眸子在從許沐晴的身上移開的時候,充滿了心疼,轉瞬即逝。

    “脈象有些虛弱,總體沒有大問題,但是郁結于心,這個問題也不容小覷,晴丫頭,你是個很堅強的人,應該知道怎么做才對。別讓師父擔心,更別讓你爹娘,讓皇上擔心。”

    許沐晴當然知道師父和師兄都是關心她的,所有的話她都聽進去了,“我以后不會再胡思亂想了,會把身體調養好的,師父,請你放心。”

    唐維卿和蘇慕景給她請了平安脈,在確定她并沒有大礙,只是憂思過重以外,安慰了她一些,就從鳳鸞宮里離開了。

    劉詩桐也跟許沐晴告辭,追了出去,在蘇慕景和唐維卿在宮門口分別的時候,她直接就追了上去,“蘇神醫,請留步。”

    蘇慕景修長如玉地站在馬車旁,風兒吹動他的長發,頗有一種遺世獨立般的感覺,他看著劉詩桐,溫和之中又不缺乏尊重,“不知道姑娘有什么事情嗎?”

    “沐晴姐姐她很擔心皇上,她總是擔心皇上在邊境遇到了什么事情,不然為什么隔了那么長的時間都還不回來。你說,我應該幫她查一查,治好她的心病,讓她不用像現在一樣郁郁寡歡。”

    誰料這句話剛落下,蘇慕景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整個人充滿了威脅的氣息,“奉勸劉姑娘一句,不該你管的事情,最好不要管。皇上和皇后夫妻之間的事情,容不得別人插手,哪怕姑娘是皇上的師妹,也是皇后信任得過的好朋友,也別逾越。”

    劉詩桐被他語氣雖然溫和,神情卻銳利又嚴厲的樣子弄得心里很不舒服,“皇上這么長時間都不回來,沐晴姐姐又在孕期,本來孕期的女人就多愁善感,患得患失,皇上那里她不可能不擔心的。

    你以為我想去查師兄的事情嗎?”

    她有些委屈,明明是心疼沐晴姐姐黯然神傷,擔心她心情不好,影響胎兒,怎么到了蘇慕景這里,就成了她的錯了?

    蘇慕景也覺得自己的語氣嚴厲了一些,盡量緩和了語氣,“很抱歉,剛才是我的語氣不好。只是皇上在邊境,他的行蹤自然有人掌握,有些事情是他不想讓皇后娘娘知道,你去查了,再將那些事情告訴皇后,若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后果你能承擔得起嗎?”

    劉詩桐之前倒是沒有想過這一茬,她這一刻就像犯了錯的孩子,小聲地辯解道,“我這不是不想沐晴姐姐太傷心難過,她挺著那么大的肚子,夫君卻遠在邊境一直不回來,換做是誰都受不了啊。”

    明明是尊貴的,母儀天下的皇后,卻連絕大多數尋常的婦人都不如,她都替沐晴姐姐感到心疼。

    蘇慕景是定國公世子,在幽州也有他家地探子,對于邊境發生的那些事情他也是略有猜測,然而越是這樣,皇上失蹤的事情越是要捂得緊緊的,決不能泄露出去半分。

    否則對于整個梁國來說,就是國家動蕩,那些潛伏在暗處的勢力,誰知道會不會瘋狂地涌上來,再次掀起血雨腥風,整個梁國再也不能再承受一輪又一輪的戰亂了。

    “你有時間多進宮陪皇后說話解悶,轉移她的注意,讓她不用每天把心思都放在皇上的心上,等到她月份到了,平安地生下孩子再說。”蘇慕景揉著臉,心里有著無盡的擔心,帶著點祈求地對劉詩桐說道。

    他不經意之間流露出的溫柔和深情,讓劉詩桐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她都吃醋了。

    “蘇神醫,沐晴姐姐有你這樣疼愛她的師兄真的很幸福。不知道你有中意的姑娘了沒有?”

    劉詩桐看這個男人精致的眉眼,怎么看就怎么喜歡,她真的想直接對蘇慕景告白,熱烈奔放又大膽地說,“蘇慕景,我心悅你,你愿不愿意娶我?”

    蘇慕景心里有一絲苦澀和黯然,轉瞬之間又被他掩飾得干干凈凈,“沒有,還沒找到合適的人選,我也不想將就。”

    其實他心里是有深愛的姑娘的,然而那個姑娘早就嫁做他人婦了,滿心滿眼都是別的男人,他只能把那份深沉的愛隱藏在心底的最深處,再也沒有光明正大表露出來的機會了。

    劉詩桐的心劇烈地跳動了起來,她不知道為何,竟然鼓起勇氣問道,“那你覺得我怎么樣?我長得也挺漂亮,也算知書達理善解人意,寧國侯府和定國公府也算是門當戶對,你要不要考慮我啊。”

    之前她在定國公府的時候被那個假冒的贗品所拖累,忍不住將蘇慕景給罵得狗血淋頭,拳打腳踢一頓,然而后來知道是冤枉他了,她心里后悔愧疚得很。

    隨后,她越是注意到蘇慕景,就越是覺得他的身上有她喜歡的特質,面容俊美,溫潤如玉,舉手投足之間有著貴族良好的教養,耐心有愛心,潔身自好,長這么大了,除了對沐晴姐姐表達過愛意,他沒有通房侍妾,更沒有逛過花樓。

    這樣好的男人,她不想錯過,哪怕劉詩桐心里清楚地知道,蘇慕景心里還愛著沐晴姐姐,但是既然沐晴姐姐已經是皇后了,她和蘇慕景就再也沒有一丁點的希望了。

    劉詩桐太喜歡這個男人,在這個傍晚,她毫不客氣地開始下手了。

    蘇慕景看到眼前的少女眼睛明亮得像璀璨的星辰,那熱烈的,絲毫不掩飾的愛意,讓他下意識地退開了一些距離,不想和她有過多的情感上的牽扯。

    “我現在還不想成親的事情,只想踏實地做出一些政績來,替黎民百姓做一些有用的事情。至于娶妻成家立業,等過幾年再說吧。”

    沒錯,在之前由蕭霖燁全權監督負責的科舉考試之中,蘇慕景考中了進士,并且在殿試的時候表現突出,最后摘得探花,現在已經是正四品的京官了。

    劉詩桐看他拒絕得毫無誠意,也不拆穿他的那些想法,她雖然有些害羞,有些難為情,卻依然落落大方地說道,“沒關系,要是蘇神醫想要娶妻了,隨時派人去寧國侯府提親,我隨時都會答應你。”

    她真的是心悅這個男人啊,恨不得立刻嫁給蘇慕景做他的妻子,替他生兒育女,那她這一生也算是過得幸福而完美了。

    所以,哪怕是蘇慕景覺得她太厚顏,太熱情和主動,她也不管了,不想這么好的男人最后落到別的女人手里,白白便宜了別的女人。

    “劉姑娘品性高潔,家世高貴,著實不需要在我的身上浪費時間。我以后會不會成家還很難說,實在擔不起姑娘的厚愛。”

    面對蘇慕景的拒絕,她心里也不氣餒,帶著點醋意地想著,你這話說得也夠冠冕堂皇的,要是沐晴姐姐說她愿意嫁給你,你早就激動得敲鑼打鼓了,恨不得立刻讓媒人去下聘,迫不及待地將沐晴姐姐娶過門了吧。

    當然這些話她也只是在心里默默地抱怨,不會那么不識趣地拆穿蘇慕景的托辭。

    她很爽朗大氣,絲毫沒有告白被拒絕了的難為情,依然落落大方地說道,“沒關系,反正現在我也沒遇到很想嫁的人,除了蘇神醫以外,我看其他適婚的男子都不順眼,暫時也不會應允了別人。”

    蘇慕景不想跟她再糾纏下去,又想到了許沐晴為情所困的模樣,心里抑制不住地心疼,他再一次提醒劉詩桐。

    “還請劉姑娘別擅作主張去查皇上的行蹤,不管是對皇上還是皇后都好,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姑娘家能插手的,明白了嗎?”

    劉詩桐心里不服氣,然而她到底是官宦世家長大的,多少分得清楚利害關系,只能硬著頭皮地答應下來,“我可以不去查皇上的行蹤,但是唐神醫和蘇神醫要確保沐晴姐姐的身體狀況健康,心情愉悅,順利又健康地生下孩子。”

    師兄在御駕親征之前可是鄭重其事地囑咐過她的,讓她盡量陪著沐晴姐姐,她可不想有什么差池,師兄從北境回來直接把她給痛打一頓。

    “那是自然,皇上那邊的事情,有許將軍和宸王處理,我們只管等待皇上凱旋而歸就好了。”

    蘇慕景和劉詩桐告辭了,他坐著馬車回了定國公府。

    劉詩桐一直看著蕭霖燁修長挺拔的背影,看他踏上了馬車,看定國公府的馬車漸漸地消失再她的視線里,她忽然笑了起來,心里涌起了強烈的征服欲。

    “蘇慕景,你是我看上的男人,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不管你現在怎么拒絕,最后你一定會愛上我,我們也一定會有情人終成眷屬的。”

    要是沐晴姐姐,她或許就會自動認輸離開,可是沐晴姐姐對蘇慕景只有師兄妹之情,并沒有半點愛慕之意,那她還有什么好顧忌的。

    男未婚,女未嫁,她努力地想要追尋鼠疫自己的幸福,那又有什么不對?

    而且蘇慕景越是深情,對沐晴姐姐越是難以忘懷,就證明他是個專情而長情的男人,她要是能嫁給他做他的妻子,絕對也不會受委屈。

    蘇慕景心一旦在她的身上,這輩子她就會幸福而圓滿了。

    劉詩桐有了人生追求的目標,并且為了這個目標一直努力奮斗。

    因為蘇慕景的告誡,又或者說是威脅,劉詩桐想來想去,期間又詢問了她大哥劉承駿的意見,得到的結果都是不許擅自打探皇上的消息,如果她不想寧國侯府遭罪,不想帶來災難的話。

    她不敢再有大的動作,只能想辦法編了一些善意的謊言去安慰許沐晴,說皇上在邊境忙得焦頭爛額,她繪聲繪色地將幽州的百姓在被水淹過以后有多么慘烈,北狄人有多么可惡,繪聲繪色地說了出來。

    包絡慕容定帶著眾將士怎樣趁火打劫占領了幽州城,皇上又是怎樣的英明神武,將敵人驅除出去都說給了許沐晴聽。

    “沐晴姐姐,皇上他也很想回來,可是幽州那邊真的太慘了,師兄他也是沒有辦法,你多體諒一下他,你沒看到,這段時間師兄瘦了很多,經常每天只睡兩個時辰,胡子老長,衣服皺巴巴的,上面都有味道了,他都沒有時間去沐浴換洗衣服。

    以前師兄可是很愛干凈,甚至有潔癖的人啊,師兄沒事,沐晴姐姐你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去。”

    她說得很動情,就好像親身經歷過一樣,連她自己都信了,更別說許沐晴了,心疼和思念在她的心底交織著,她眼眶紅了,拿著帕子默默地擦著眼淚。

    “也許是我懷孕整個人變得太敏感了,所以才會那么疑神疑鬼的。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質疑皇上的,他在幽州那邊已經那么辛苦了,哪有時間再跟我兒女情長。詩桐,你說我是不是太矯情,太不懂事了。”

    劉詩桐坐直了身子,臉上的神情真誠又自然,“怎么會呢,沐晴姐姐你最是善解人意,又溫柔善良了。懷孕本來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人會變得很脆弱,難免會想東想西,我覺得沐晴姐姐已經表現得很好了,換做是我,肯定連你的一半都做不到呢。”

    對不起啊,沐晴姐姐,原諒我欺騙了你。

    但是皇上的行蹤那里,有些事情是我沒有辦法決定的,所以沒有辦法帶給你準確又有用的消息,但愿你知道了不要恨我怪我。

    她在心里默默地說道,覺得自己是個罪人。

    許沐晴撫著高高隆起的肚子,在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中,她的心從開始的失望,漸漸地已經冷透了,對于蕭霖燁在春暖花開之前能回來她已經不抱有什么希望了。

    “我想通了,到孩子出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