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炁化三清 作品

第二百三十八章 天命枷鎖

    “你…休想啊!”作為太古毒蟲,金蜈完美的繼承了太古生靈強悍的生命力,莽荒、暴虐、兇殘、穢惡的氣息不斷膨脹,甲殼表面昏黃的色澤再次被金黃替代。

    國都之中,無數肆虐的蜈蚣也是紛紛抽搐倒地,從中沖出一道道血色的流光,匯聚到金蜈體內,恐怖的血氣不斷支援著太古毒蟲血脈的沸騰。

    可玄山毫不在意,祂嗤笑金蜈的反抗和掙扎。

    “休想什么?”

    “一城之血?哈哈哈!”

    “怎么比得上數萬年來,萬萬生靈死后殘留的怨念啊!”

    說完,玄山就是從陰世之中,牽引出無數的漆黑淤泥,這些由無數混亂、無序、扭曲和瘋狂的氣息凝聚而成的渾濁物體,爬上金蜈的肉身。

    怨恨與詛咒將其原本金光燦燦的甲殼化作暗金色。

    寒冷和絕望,哀怨和悲憤,沉淀在陰世最深處,那傾盡天下之水都洗不凈的極怨之毒輕易的將金蜈的意思吞噬,玄山的完整意志也是隨之融入金蜈的肉身之中。

    頂替金蜈意識的玄山活動了一下手腳,嗤笑道:“你和朱重八一樣,根本不知道我這些年來,在陰世最深處都經歷了些什么,怎么和我爭斗?”

    “混賬啊!”一聲怒吼響起,緊接著高亢中滿溢著憤怒的金鳴聲響徹虛空。

    長達丈余的劍光從不遠處激射而出,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度,勢如山崩般朝著玄山眉心劈斬而來!

    “若是半個時辰前,我還畏懼你三分,現在,我已經成就了幽冥天子的位格,你的這點神通,還是算了吧!”玄山生出一只手,拇指和中指捏住激射而來的劍光,而后屈指一彈。

    繚繞在劍光上的鋒芒瞬間破碎,燕赤霞宛如炮彈一樣被打飛了出去。

    “南無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不動明王法相浮現,一朵蓮花出現在燕赤霞身下。

    隨后,不動和尚步步生蓮從遠方疾馳而來,他望著玄山,雙手合十道:“尊神果然好算計!我等所有人都是被你玩弄在鼓掌之間!”

    “也不全是拉!”玄山聞言笑了笑,腦后神輪浮現,其中幽深高妙的道韻,源自于玄山的底蘊,人間王朝氣數和天子血脈的獻祭,配合金蜈龍化后的身軀,凝聚而出。

    祂望著腳下輕聲道:“其實,剛才我在和金蜈融合的時候,有個人是有機會阻止的。只是,有些奇怪,他沒有理會我的動作!任憑我凝聚了幽冥天子的權柄。”

    “自然是為了查看天地氣數之秘,順便查看一下你的底牌。”元清微從虛空中走出。

    “你很聰明!也很幸運。”玄山望著元清微有些可惜。

    其實早在朱重八被金蜈封印在陰世之后,玄山對于朱重八的侵蝕已經開始。

    換句話說,當初和元清微見面的朱重八,其實就是代表了玄山的部分意志。

    按照玄山原本的計劃,是通過對于部分信息的隱瞞和誤導,讓元清微和金蜈拼個魚死網破,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

    可元清微比較聰明,又比較幸運,他沒有在得到朱重八贈送的東西后,立刻準備對金蜈動手,而是選擇前往正陽宮尋找大宗師。

    偏偏那個時候,正陽宮大宗師真好和金蜈一場大戰。

    元清微那時候無論是早到一步,還是晚到一步,都不會受到大宗師的擺脫。

    也不會和燕赤霞深交,進而隱約察覺到此方天地的氣數之秘。

    緊接著,元清微又是去尋找不動和尚,從當年被朱重八算計的景華山山神口中得知了玄山已經死亡的消息,結合朱重八給出的消息,結合推算一下,自然能夠得出一些結論。

    對于元清微可能出現的懷疑,玄山也是相當重視,他立刻做出反應,選擇告知金蜈此方天地氣數之秘,借此迫使對方提前動手。

    日食的出現,使得陰世和陽間的界限變小,讓吞噬朱重八的玄山得以借助天子之軀,降臨人間,進而奪取金蜈的肉身,造就了如今的局面。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