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煙魚2號 作品

第24章 你是不是虎

    蘇言頓時一笑,一副世外高人,你不給錢,我就不說的出塵樣子。

    楚清寒見此,趕緊一抹口袋,臉色一紅。

    他以往出門很少帶錢的,今天也是,原本還想著領好友吃飯呢,赤luoluo的打臉了,急忙看向兩位好友。

    一旁的周元和羅松摸了摸身上,各自只在口袋掏出四枚銅子,不是他們兩袖清風,而是城主臨時起意出來閑逛,他們沒來得及帶錢。

    平常出行都是有仆人跟在旁邊付錢的,就算沒有,也只說,你把東西送往哪里哪里,自會有門房給錢的。

    楚清寒見此,只好接過四枚銅子,有,總比沒有好吧,原本還想著吃飯,現在連飯前都沒有,看來只能靠刷臉了。

    遞過銅子,楚清寒原本還想說待會會派人前來送錢,沒先想到眼前的少年再見到那四枚銅子時,臉色頓時大變,急忙后退兩步,在三人不解的目光下,蘇言急忙從肩膀上取下布袋,然后就是一陣亂翻。

    終于,四枚一模一樣的銅子從里面翻了出來,少年明顯松了一口氣,完了還擦了擦頭上的冷汗,一副嚇死寶寶的樣子。

    楚清寒三人見此,臉色在陽光下漆黑無比,身旁的周元和羅松兩手捏的嘎嘎作響,他們,是軍伍出身,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下,自己三人竟然被懷疑和鄙視了。

    這平陽城的治安得有多差呀!

    蘇言頓時松了一口氣,還以為遇上鼓上蚤時遷了,實在是自己窮呀,全身加起來也只有今天的額外收入四枚銅子。

    絲毫沒有察覺到三人難看的臉色,蘇言笑嘻嘻的前進兩步。

    “官人這是什么意思,貧道年級雖小,但也懂得以慈悲為懷,快快收起來,免得被人笑話。”蘇言伸手將楚清寒遞錢的手推了推,臉上還帶著嗔怒。

    三人頓時對于眼前的少年高看了幾分,還是自己等人市膾了,沒想到小小少年竟然不同于他人,這等視金錢如糞土的心懷,著實讓他們佩服。

    楚清寒收了銅子,蘇言眼睛頓時一瞇,原本滿是笑容的臉色一下子冰冷起來。

    “我說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不明白,四枚銅子,你打發叫花子呢,我諷刺你呢,聽不明白嗎?都說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你三個加起來不過就是數量增多了,質量不咋地!”

    “小道長高風亮節,我等佩服,不知道道長剛才說我……道長你去哪里?”楚清寒正要虛心討教,卻見到少年道長一桿幡子一轉,就要離去。

    這又是怎么了?

    “我,我啊?我找個地方化緣去,大官人你身體賊好,我剛才是騙你的,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對,你這幅呆樣子就對了。”

    說完,蘇言直接走了。

    楚清寒有些發愣,看著少年的背影,好想上去捶他,可是,化緣不是和尚該干的事嗎,剛才給你錢你都不要……

    楚清寒一愣,頓時明白了,不由笑了,拉了拉卷著袖子就要上前去的周元和羅松,兩人不解,他們平常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對別人趾高氣揚慣了。

    可今天呢,誰家熊孩子沒栓住給跑出來,不光侮辱他們,還調戲城主,嬸可忍,叔不可忍,不教訓他一下,他還真不知道馬王爺有幾只眼。

    可是楚清寒卻是在這一刻拉住了他們,竟然還笑著,完了,什么時候城主大人都有受虐傾向了。

    而此刻的楚清寒拉住兩人準備‘拳打鎮關西’后,左右四顧下,突然看到了一個四處閑逛的閑游兒,外表很普通,但是,楚清寒還是認出了他,一招手,那位早就發現楚清寒的閑散漢子趕緊屁顛屁顛的跑過來。

    一個成功的城主背后,都有一大群密探,這些游走在各大街小巷的‘普通人’,就是楚清寒的耳朵和眼睛。

    “見過城主大人!”來人壓低聲音道。

&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