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煙魚2號 作品

第238章 聽說過畫皮嗎?(大家加群喲)

    大笨一臉的懵圈,今天就修行了一下師父給的《葵花寶典》,然后睡了一覺,起來后上了個大號就給師父做好了晚飯,然后,然后就要給解釋?

    “大騙子!”紅兒氣呼呼道。

    “我沒騙你。”大笨連忙道,雖然不知道她說的是什么,腦海中卻是快速的采用排除法,搜索騙了紅兒的這幾件事中,哪一個東窗事發了。

    當紅兒說完今天的事后,大笨第一時間對天發誓自己沒下山,看著大笨一臉認真的樣子,紅兒也心生懷疑起來,難道真的是自己看錯了?

    大笨正要安慰一下,突然身體一怔,他似乎又看到了那日師父,就在他面前大變活人,而且師父今天就下山去了。

    “紅兒,有時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你是不知道,我師父有一門改頭換面的功法,所變幻的人根本分辨不出來,你所看到的,可能就是我師父。”大笨連忙道,紅兒嗤之以鼻,一點也不相信。

    大笨是苦口婆心的一陣勸說,到最后連自己的十八輩祖宗毒搬出來做保了,紅兒才狐疑的選擇相信,最后兩人定下了一個暗號,他以后會在右胳膊上纏一個白色的絲帶,醒目一些,以做標記,在師娘還沒和師父正式攤牌的時候,就一直帶下去。

    紅兒這才滿意的離開,當大笨返回山峰時,蘇言看到大笨胳膊上的白布時,頓時黑下臉來:“干嘛呢,這么快就想篡位呀!”

    “不、不是,今天是我娘的忌日,我守孝思念!”大笨一咬牙,再次將老娘搬出來,蘇言翻了翻白眼,啥話也說不出來了。

    “嘻嘻,師父快嘗嘗飯菜,面包也烤出來了,您嘗嘗怎么樣,還有大頭那邊又送來了一批藥材……”

    …………

    第二天,蘇言看著那大批的藥材,再看看還在修整的小白,蘇言覺得,還是需要自己去煉制一下,畢竟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嘛,更重要的是,他這個便宜老師,在那么多人面前夸下海口,一個月后煉制出九品中的中品丹藥,他到現在連萃取都還不會呢。

    有志者,立志長,無志者,長立志。

    蘇言在煉丹房待了兩天后,再浪費了將近一半的藥材后,狂吼著對著煉丹爐就是一頓狂踢,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壓根就不是煉丹這塊料,他有這功夫,還不如出去找個厲鬼或者血衣候,讓小白填飽肚子,給我好好煉丹,至于考核,自己就頭疼,能拖就拖,大不了攤牌。

    蘇言一臉的眼角屎出來,大笨神情不自然的,連忙打了洗臉水,蘇言看了一眼他胳膊上的白條,更加沒了好心情。

    “我怎么覺得你最近老是有些不對勁,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背著師父干了什么偷雞摸狗的事?”蘇言擦了擦臉質問向大笨,大笨趕緊頭搖的跟個撥浪鼓似的。

    “師父看你說的,我是那樣的人嗎,師父你可能最近煉丹,出現精神疲勞了。”大笨惴惴不安道,蘇言點點頭,他也覺得這兩天精神不是很好。

    不過看著大笨滿面紅光,他腦海中突然想起了那個狐貍精唐夭夭,這幾天一直沒管他,不會被狐貍精給騙了,每晚出去給人家貢獻去了吧。

    “我說大笨,你最近是不是跟一個女的在一塊偷偷幽會呢?”蘇言裝著不經意問道。

    正給蘇言端來飯菜的大笨手猛地一抖:“沒,師父又說笑,我,我一天連山都不下去,哪有女孩子看上我。”

    看見大笨的樣子,蘇言嘆了一口氣,這家伙還真遇到狐貍精了不成。

    蘇言放下碗筷,看著大笨,語重心長道: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