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煙魚2號 作品

第394章 司徒天羽

    突然闖進來的人是司徒寒,正是之前阻攔陶家無雙子的那個人,也是代表司徒家,和其他家族圍攻自己的人。

    而此刻的他一臉蒼白,似乎驚恐到了極致,剛一進門,直接撲到在了地。

    “族長怎么了?”

    “快說!”

    “出什么事了?”

    眾多長老被司徒寒的話給震驚了,連忙圍過來扶起司徒寒道,自從那一日他們親眼見過老族長衰弱的不成樣子后,族內就進入了一級戒備,之后就沒了音信,三天后便傳來命令,任命司徒舟為司徒家的新族長。

    而今,大亂將至,各地所發生的事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掌控的了,司徒舟雖然是新任族長,但之前從來沒聽過,他們害怕,不安,不知道眼前這個陌生的人,會將司徒家帶向何處,甚至搞不好,就成了那些野性勃勃上位家族的墊腳石。

    千年家族,有時候盛衰就在一個人,一瞬間!

    而如今,更是聽到老族長出事,他們真正的不安了,哪怕之前再氣定神閑,不要聽到那個消息,不要啊。

    蘇言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司徒劍南,而后又看了一眼司徒舟,只見他瞇著眼,然后突然向前兩步。

    “司徒寒,快說,怎么了?”

    司徒寒滿腦門的冷汗,踉踉蹌蹌的直接撥開眾位高高在上,甚至有些早就不問世事的長老們,向著司徒舟顫顫巍巍而來。

    “族長,我剛才過來……不行,族長,咱們這里有奸細,有血衣候的奸細!”司徒寒突然喊道。

    “血衣候?”眾多長老齊呼,蘇言更是立馬站起。

    “是,是血衣候,據最新得到的消息,那些叛亂后的家族成員,全都換上了屬于血衣候的鎧甲和面具,現在齊齊進攻眾多其他家族,奪取元石、靈藥,靈寶等等所有的好東西,這次,發動大亂的,就是血衣候啊!”司徒寒聲音發顫道。

    “他們不是已經數百年一直低調嗎,不對,從建立之初,就基本沒損害過其他家族的任何利益,長達千年來,我們甚至都和他們有過合作,怎么會是他們?”

    “也是,也是啊,只有他們,才有如此強悍的手段和力量,實在是不敢相信,千年來大家都相安無事,怎么這次就……”

    “這可真應了那句,會咬人的狗不叫,一旦咬住,就是雷霆一擊!”

    眾多長老皺著眉頭,面色寒霜的嗡嗡道,一旁的蘇言也是在此刻方才明白,剛才在地底下,司徒劍南所說的,一切都太遲了是什么意思,血衣候,開始反攻了,難道他們已經不甘當暗夜的皇朝,而是想要取而代之嗎?

    “對了,你剛才說我們之中有奸細,是誰?”一位長老看向司徒寒連忙追問道。

    血衣候的滲透,將近千年來,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誰也不知道你身邊的人是否就是血衣候,更不用說偌大的世家了,不過,平常大家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一方面,是他們的確隱藏的非常好,根本發現不了,就算偶有蛛絲馬跡,也不一定就是血衣候,萬一給弄錯了,同在一個家族里,那就真的很難看了。

    而另一方面,血衣候基本沒任何損害各個家族的事,何必要費盡心力的給揪出來呢,就算除掉他,你就能保證,另一個替代品會出現,還是你根本想不到的其他人。

    既然這件大亂的始作俑者是血衣候,那么,保不齊他們人之中,真的有血衣候的滲透者。

    “不,我不能說,你們離我遠一點,我現在誰也不相信,只有族長,我昨天親眼看到他們偷偷去見了老族長,當時沒注意,但沒想到今天去見時才發現,老族長竟然……”司徒寒直接害怕的抖動著身子。

   &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