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圣雄

    兩天后,突擊隊匯同西約克郡第三團的一個連隊,將海爾頓大街西段包圍,為了報復前段時間警察遇襲,這一區域內的所有布爾人都要被關進集中營。

    如果有選擇的話,羅克絕對不愿意執行這樣的任務。

    整個區域內的大多數布爾人都是女人和孩子,從遠征軍占領這座城市開始,她們就處于惶恐不安中,現在終于被全副武裝的警察和遠征軍士兵趕出家門,迎接未知的命運。

    當看到那一雙雙夾雜著仇恨和畏懼的眼睛時,羅克深刻意識到,英國人和布爾人之間的仇恨將永遠無法化解,而華裔警察在這個過程中,毫無疑問充當了英國人的幫兇,所以換句話說,華人和布爾人之間的仇恨,也同樣永遠無法化解。

    相對來說,絕大多數華裔警察和布爾裔警察都能保持克制,沒有對那些布爾人采用太多暴力手段。

    而西約克郡第三團的遠征軍士兵,和那些印度裔警察就殘暴多了,他們甚至不允許女人們收拾隨身物品,就把人從房子里粗暴地趕出來,或者是用粗暴的方式檢查那些女人的隨身物品,在這個過程中,那些布爾女人隨身攜帶的貴重金屬也就自然而然的被沒收。

    雖然羅克也痛恨那些叛亂分子,但是對于這種行為,羅克同樣無法忍受。

    羅克管不了那些西約克郡第三團的遠征軍士兵,但是羅克可以約束那些布爾裔警察,于是羅克讓李德去提醒那些印度裔警長,不要做得太過分。

    沒有多大作用,很明顯,連那些印度裔警長并不認為這有什么不對,尤其是還有西約克郡第三團的士兵違規在前,那些印度裔警察更加肆無忌憚。

    很好,羅克這次不廢話,直接去找喬·羅素。

    “該死的混蛋!”喬·羅素也不喜歡那些布爾人,但是喬·羅素更不喜歡印度人欺負白人,所以喬·羅素氣沖沖的把那幾名印度裔警長叫過來劈頭蓋臉一陣痛罵。

    “這些印度人真可惡,他們又懶又貪,身上還有一股難聞的味道,只要是印度人待過的房間,那股味道永遠也不會消散,所以我從來不允許印度人進入我的辦公室。”將那幾名印度裔警長趕走,喬·羅素依舊氣憤難平。

    關于印度人身上的味道,羅克也無話可說,特別是夏天的時候,印度人身上的味道堪稱生化武器,尤其是印度人使用過后的廁所——

    反正羅克從來不使用警察局內的廁所。

    當然在這個問題上,羅克也不會迎合喬·羅素,就像喬·羅素看不慣印度人欺負同為白人的布爾人一樣,羅克也是東方人,雖然羅克也不喜歡印度人,但是羅克沒必要落井下石。

    羅克不表態,有人卻迫不及待。

    “督察先生,我認為你說的不對,你對這些印度裔警察太不尊重了,他們接受開普敦警察局的雇傭,萬里迢迢來到開普,你不能這樣侮辱他們。”一個西裝革履的家伙為那些大頭巾辯解。

    “你又是誰?”喬·羅素看著面前的年輕人,態度還算不錯。

    “我叫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年輕人的名字挺長。

    “我沒問你叫什么,你為什么在這里?”喬·羅素不廢話,軍警聯合行動,閑人莫入,面前的年輕人不是警察,也不是軍人,本來就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更何況,這個年輕人好像也是印度人,因為他身上也有那種奇怪的味道。

    “我是一名律師,受市政府委托,來這里提供有可能需要的醫療服務。”莫罕達斯超乎尋常的平靜,不過話說的卻不怎么著調。

    提供醫療服務的律師?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