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貓獸 作品

第四卷 第一百三十章 分裂

    “終于……還是被他們發現了啊……”楊祿明看完信后,有些失落。

    楊允佶在信中說道,山中小樓被毀,是因為王曦洞悉了天道,引來天雷。

    當時楊祿明的門人,誤以為是王曦等人突然發難,于是開始攻擊他們。

    同時因為六道天雷之威,實在恐怖。使得山體附近的陰兵發狂,也攻上了上來。

    事發突然,場面十分混亂,他完全沒有想到。心中唯一的念頭便是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下達了錯誤的指令,讓陰兵和楊祿明的門人廝殺,而且還偽裝了自己的死亡。

    在此之前,他發現王曦一行人,全部按照預案斷掉了手中的一線牽,所以知道里院此刻必然已經知曉有變,但具體的情況,應該還不知道。

    但是,那個時候,王曦等人已經跳下了懸崖。

    事后他帶兵去追,卻沒有任何發現。

    估計是因為小一身上有巫藥的緣故,隱匿了氣息。

    所以他已經搶先一步,準備先回界門,并且在整座太阿山嚴密布控,希望能抓到他們。

    他已經準備了一套說辭,說自己曾經短暫被長端帝等人控制,并且向里院傳遞了錯誤的信息,希望誤導里院。只是后來,自己找了個機會,逃了出來。

    這樣,他便可以修正自己先前的錯誤,即使王曦等人再見到他,也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何自己依然還活著。

    只是短時間之內,這套說辭還有不少漏洞,有些地方說不通,楊允佶還希望楊國師替他想想辦法。

    如果能阻止王曦,固然最好。

    如果沒有,那么里院和艽朝的終極決戰,就會提前來臨。

    不過,他依然會按照承諾,試圖使用陰兵破局,先手攻擊鬼門關,盡量打亂里院和地府的部署,為他們贏取時間。

    這封信,基本上也是八分真,兩分假。

    而且十分坦然地把錯誤攬到了自己的身上。

    但面對那種突發狀況,第一時間為自己的身份做掩護,倒也說得通。

    不過,也僅僅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釋了一番,說得通而已,并不具備說服力。

    真正讓長端帝和楊祿明君臣動容的,是在信的最后,楊祿明附上了里院魂刀的概念,以及大體的制作方法。還說這件事情,他稍后會讓陸侯亮前來和他們接洽,希望艽朝也盡快研發出屬于自己的魂刀,盡快增強實力。

    這東西,就是實打實的好處了。

    長端帝從來沒有想到過還能有魂刀這種東西。

    當初整個暗影圈子吵得沸沸揚揚的時候,恰好界門失效,他們對此根本是一無所知。

    現在有了這么一個思路,發現倒的確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極大地增長戰力。

    不管楊允佶耍什么花招,最終還是要靠實力說話。

    只要自己的實力迅速增長,絕對不會是一件壞事。

    因此,楊允佶的行為雖然可疑,但因為奉上了魂刀這個大殺器,一下子就讓這對君臣疑慮打消不少。

    “里院開的那個界門,有什么反應沒有?”長端帝道。

    楊祿明回道:“自然是重點監控地帶。在將楊允佶他們接到微臣這小樓中后,便派人將其附近的區域全都使用陣法壓制,單單將那道界門留了下來。所以,里院想要增兵,就會發現根本無法開啟界門。強行增兵,也只能從唯一的界門通過。他們不會那么傻的。陛下,微臣這就帶人,不分晝夜繼續擴大陣法范圍。”

    長端帝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事情已經發生了,目前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彌補。

    楊允佶能攔下王曦他們,固然好。這樣,最多會讓里院認為這群人出使任務失敗,被他們斬殺了。

    攔不住,那么還有對界門的壓制陣法。

    只要覆蓋全境,便可使自己暫時立于不敗之地。

    目前此地陰陽不通,里院他們想走另外一條路迂回,進而從這邊的鬼門關出來的可能也不存在。

    本來,哪怕楊允佶不說,他們也知道,王曦等人的出使任務,絕對不是帶著和平。

    當時他們并沒有洞悉天道,所以長端帝也樂得拖上一拖,繼續固守防御。

    只是……這終歸不是長遠之計,畢竟……鬼門關不通,此時既是好處,也是壞處啊……

    他們想拖,是因為那樣可以使界門的壓制陣法越來越廣。

    可拖久了,那么這邊就真的是一片鬼域了。

    正當楊祿明要轉身離去的時候,長端帝突然道:“等一下!不對!”

    楊祿明立刻停住腳步,疑惑地望著他。

    長端帝再次將信拿起,反復看了兩遍,最后輕聲問道:“陸閻君……什么時候開始聽命于他了?”

    楊祿明一聽,稍微想了一下,臉色也開始變了。

    這是這對君臣第一次,感到了一絲迷茫。

    在三國時期,三家勢力之間的彼此博弈,爾虞我詐,就已經夠燒腦了。

    再往前,春秋戰國時期,合縱連橫,五家,七家勢力,就更是讓人頭疼。

    對于艽朝來說,很少有使用到外交的時候。

    所以,對于這種勢力之間的拉攏和離間,一直都是他們的短板,也是他們感興趣愿意花大力氣學習的地方。

    只是可惜條件有限,他們只能從書本上學習,沒有辦法來實踐并觀察效果,以及總結經驗。

    這楊允佶……到底要干嘛?

    陸閻君呢?

    楊允佶,該算作陰間的勢力,還是陽間的勢力呢?

    應該還是算陰間吧……

    華夏那邊兒的……

    畢竟他的身份雖然是里七院副院長,但他又指揮不動多少人。

    真正的底牌,還是他手下的陰兵。

    哎呀,更頭疼了。

    華夏的陰間,又分裂成了兩股勢力……

    就在長端帝頭疼時,楊祿明卻順著他的思路,繼續加了一把火,道:“陛下……那這些天兒,藏在這太阿山里的陰兵……到底是哪邊兒的啊……”

    如果是陸侯亮的,那就更加坐實了他已經換主子了。

    可如果是楊允佶的……這些陰兵可是屬于華夏陰間的……到這邊兒來……是會被壓制的啊……他們是來提前適應嗎?

    長端帝用手扶住額頭,倒退了一步,身旁的余鴻燾趕緊將其扶住。

    “余將軍……集合長端鐵騎,朕要去趟界門……”長端帝道。

    余鴻燾卻站立不動,道:“陛下……漢安血戰,讓陛下親自出手,已經是臣等無能了。如果陛下您要打,就交給臣等吧。”

    長端帝轉過頭看著他,道:“我印象中,你可沒這么多話……”

    余鴻燾道:“陛下,可您是萬金之軀,為了艽朝,您可不能犯險啊!”

    楊祿明趕緊過來,將余鴻燾拉到一旁,低聲道:“余將軍,我以前給你的那些書,你怎么就不多看一些呢?”

    “什么意思?”余鴻燾問道。

    楊祿明道:“余將軍喲,您這可不是在表忠心啊!華夏歷史上,這種事兒太多見了!您該效忠的,該是陛下。”

    余鴻燾道:“對啊,我是在為陛下的安危著想啊!哦~~是不是我這樣說,顯得陛下實力差,需要我們保護,很沒面子?”

    楊祿明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這位長端鐵騎的主將,道:“效忠陛下,和效忠艽朝,是兩回事兒!”

    他知道,自己說的這些話,長端帝此刻全都聽在耳中,但對方是絕對不會介意自己這樣說的。

    說完,楊祿明拍了拍余鴻燾的甲胄,示意讓對方自己領會。

    哪怕他暫時體會不到這其中的微妙,但自己都直接把答案告訴他了,這余鴻燾應該不會那么傻,還要再勸。

    果然,余鴻燾一抱拳,向著山下的路離去。

    楊祿明這時道:“陛下,您打算做什么?”

    他說話要策略得多,如果發現長端帝是發神經,準備要直接開打了,說什么也要攔住。

    長端帝道:“我要找里院談談。”

    什么?談談?

    現在里院認為咱們把這一伙兒人全都給殺了,怎么談?

    談什么?

    “國師,先前那些費腦子的事兒,就暫時不想了,我們之后再慢慢研究。但是有一件事,卻和以前不一樣了……”長端帝道。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