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曉深寒 作品

第一百五十章:人生樂事

    “祖母你說!”

    看了看兩人,老夫人喘了口氣,又長嘆了一聲:“身為長輩,最難過的事情莫過于看到后輩互相侵害。

    今天我就要你們答應,當遇到外敵時,你們一定要互相幫助,永遠不可以陷害對方。”

    端木青心里一滯,自從發生文雅軒的事情,加上采薇如今失聲。

    她對端木蒼的恨絕對不少,若是再發生些什么,實在是不能夠保證,自己會不會殺了他。

    可是偏偏,祖母在臨危之際,既然要自己許下這樣的承諾。

    沉默,屋子里死一般的沉默。

    只因為在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兩之間的矛盾。

    “好,祖母,我答應你。”

    先開口的卻是端木蒼。

    不光是屋子里其他的人訝異,就是端木青也有些驚訝。

    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卻一直都鎖定在老夫人的手上。

    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條件,他答應起來也并非容易的事情。

    “我也答應你。”

    好半晌,端木青方才開口。

    呼出一口氣,老夫人笑著點頭。

    “素兒,這段時間你陪著我的時候最多,有些話,我也都跟你說了,你可都記住了?”

    端木素拼命地眨了眨眼睛,點頭道:“祖母放心,素兒記得你說的每一句話。”

    老夫人笑著點頭,接著道:“以后,你們大家都要相親相愛,互相照顧,扶持。”

    端木竣連忙點頭。

    “秦姨娘是你們祖父的人,這些年待我如同親姐妹,你們不可怠慢了。”

    秦姨娘聞言,跪在角落里磕了三個頭:“阿秦能遇上姐姐,是阿秦一輩子最幸運的事情。”

    老夫人笑著點頭,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我也累了,好久好久都沒有看到你父親和你大哥了。”

    說這話的時候,端木青敏銳地發現老夫人的氣息已然不對,知道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一抬眼,就看到端木竣哀痛的眼神。

    父母兩對視一眼,便知道其中的含義了。

    “祖母,我還有好長的假呢!你不是讓我多報些日子嗎?我們祖孫還可以好好陪伴一段時間的。”

    端木蒼陡然間哭得像個孩子一般。

    堂堂七尺男兒如此哭法,讓在場的人如何能夠不哀傷。

    但是此時,除了他,別人卻也沒有敢哭出聲的。

    就在他的哭聲中,老夫人一直放在他們兄妹手上的那只手,終于垂落。

    端木青眼角的淚終于滑落,陡然間像是被抽去了靈魂:“祖母,去了。”

    她這輕飄飄的聲音卻像是一根引線,將這小小的屋子里壓抑的氣氛,瞬間引爆。

    哭聲如同海嘯爆發,從這個屋子一直咆哮出去。

    真個永定侯府好像就在一會兒的時間里,被悲傷蔓延。

    而這悲傷化為實質的白綾,侵染整個侯府。

    整個喪禮,端木青和永定侯府的女眷們守在靈堂里哭喪。

    這一次,端木青并沒有再想秋恬那次那樣,將一干不重要的人趕走。

    而這一次,也沒有了端木紫,李凝霜。

    茫然地抬起頭,忽然覺得,這個永定侯府安靜了許多,許多……

    在外面接待的人似乎也變了,沒有了端木翊,多了韓凌肆。

    對于這個男人,此刻的端木青是感激的。

    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他收起了平日里的那一抹笑意,而是戴上了深深地哀愁。

    以一個未來孫女婿的身份幫忙張羅著。

    老夫人的追封圣旨下來,端木青甚至于都沒有去仔細聽被追封成了品級,就跟著眾人一同下跪謝恩了。

    這一次的葬禮十分熱鬧,京城里所有的達官貴族都前來參加了。

    端木竚也終于得回娘家,經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皇帝已經封她為怡妃。

    事情就這么過去了,再熱鬧的葬禮,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也終于入土為安。

    老夫人的七七過去之后,天就真的涼了起來。

    榮禧堂里十分冷清,從東廂房里的窗戶往外看,一大片菊花開得特別好。

    映襯著那搬來不久的翡翠屏風,真是好看極了。

    卻沒有想到,她竟然連這個都沒有趕上。

    午后的陽光帶著點兒懶散的味道,端木青又一次坐在了窗前,看著外面,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突然一張小紙片垂在了自己面前,一抬眼,竟然看到羅琪瑕。

    “你怎么來了?”

    她知道她的難處,自從嫁到了王府,日子過得十分艱難。

    派去偷偷打探的人都把情況告訴了她。

    所以,老夫人的喪禮,她只是匆匆出現了一下就回去了,端木青也絲毫沒有責怪的意思。

    “來看你啊!”

    羅琪瑕頗有些不爽道:“好不容易來看你一次,你倒好,還愛理不理的。”

    “哪敢啊!”坐直了身子,端木青笑道,“天天盼你來,可你不來,秋水早已穿,就不望了。”

    羅琪瑕撇了撇嘴:“幸好我不是那種輕易信任別人的人,不然被你騙走了還感動得一塌糊涂。”

    難得好友出來一次,端木青自然不想壞她性質,笑道:“好了好了,好不容易來玩,想吃什么?我讓人給你做。”

    “有酒嗎?”眨了眨眼睛,羅琪瑕笑問。

    “酒鬼!”端木青笑著搖頭,隨即道,“竹葉青還是梨花白。”

    “哇!都是好酒啊!”

    羅琪瑕雙眼放光,緊接著又執起一方素帕,半遮臉故作嬌羞道:“如我這般弱女子,還是梨花白好了。”

    如此賣力演出,終于惹得好友放聲一笑。

    兩人端著酒杯,互相看著對方,突然同時腦中靈光一閃:“騎馬去?!”

    如此異口同聲,還有何不可?

    登時就換上輕便的衣裳,一同往馬廄里去。

    端木竣聽到人來報,從公文里抬起頭,隨即唇邊漾開來一絲笑意。

    “讓她去吧!別讓人跟著。”

    秋季郊外的天特別的高遠,看上去如同琉璃般漂亮。

    “青兒,你知道嗎?我祖父說,如果你一直都望著天空的話,天空會對你微笑的。”

    端木青坐在她前面,聽到她的話,學著一起將頭往后仰:“是嗎?”

&nb
纽约黑帮闯关 彩票大本营彩民村 逆水寒开店铺赚钱吗6 大学生赚钱的点子 u米彩票开户注册 彩票带单计划软件app 棋牌游戏大全平台下载 北京人合买大乐透中大奖 能多开号赚钱的网络游戏 闲来贵阳捉鸡麻将群 兰博基尼没人买怎么赚钱 极速11选5怎么赢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fc美女麻将 北京pk10直播网 极速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 篮球买单双概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