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十四章:逃跑后的懲罰(下)

    雨桐被海水嗆到嘴鼻咳嗽不止,她揚起下巴,一字一頓的對冷逸天說道,“沒、有、人、幫、我、逃、跑!”

    看著還在嘴硬的雨桐,冷逸天點了下頭,“好,你果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說罷,他將一端的粗繩系到快艇的保險杠上,進到駕駛室,油門一踩,快艇立即在海面上疾馳起來。

    “啊啊啊!”被快艇拖著身子走的雨桐尖叫不止,海水一波波的朝的嘴鼻里灌來,雙手被粗繩勒得極疼,她難受得快要死掉!

    “冷逸天,我詛咒你!你不得好死!嗚嗚——”她到底做錯了什么,要受這種折磨?

    她就是死,也不會供出少文哥,絕對不會!

    冷逸天開了五分鐘后,停下快艇,看著寧愿泡在海水里飽受折磨,也不愿說出那個人的雨桐,雙手緊捏成拳,手背上青筋突突然直跳。

    “夏雨桐,你到底說不說?”

    雨桐緊咬住牙關,雙眼緊閉,一副任君懲罰的模樣。

    冷逸天胸口憋著一股怒氣,他連連點頭,“你好樣的,看來幫助你準備逃離那個人在你心中很重要,你居然寧愿死也不愿說出他!”他有預感,幫助她的是個男人,而且他還認識!

    “冷逸天,你要是讓我死,你就快點!”雨桐用盡全身力氣,朝他嘶吼道。

    冷逸天冷笑一聲,“夏雨桐,你越是想死,我越是要慢慢的折磨你!”說完,他重回了快艇室。

    大海上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畫面,一艘疾馳在海面上的白色快艇后面,拖著一個纖柔的女孩,女孩的身影,隨著波浪起起伏伏。

    到了島嶼后,冷逸天看著奄奄一息的夏雨桐,心里不禁對這個女人騰起了一絲敬佩,這么長的一段距離,她居然能咬牙堅持過來,剛對她產生了一點同情,轉眼想到她是為了那個男人,又不禁騰起一股滔天怒火。

    ……

    富麗堂皇的別墅里,大廳燈火通明,冷逸天坐在意大利進口的豪華沙發上,指尖夾著一根雪茄,繚繚煙霧中,他瞇眼看著大廳跪著的荷媽,和半死不活的夏雨桐,唇角冷冽的勾起。

    “少爺,是我沒有看好夏雨桐,您懲罰我吧!”荷媽匍匐在地上,臉色微微泛白。

    一旁的米亞見此,連忙也跪了下來,“少爺,我媽媽讓我看著夏雨桐的,是我失職了,求少爺全部都懲罰到我身上。”

    雨桐虛弱的搖頭,“不,不關她們的事,所有懲罰,我都愿意獨自承擔。”

    冷逸天彈了彈煙灰,面若冰霜的開口,“怎么不關她們的事呢?沒有看好你,就是她們的失職!來人,拿我的皮鞭過來!”

    當雨桐看到下人將一根皮鞭交到冷逸天手中時,嚇得肝臟俱裂,她淚眼朦朧的搖頭,“冷少爺,求你不要懲罰荷媽和米亞,你要打,就打我一個人——”

    雨桐話音還沒有落下,荷媽和米亞身上,就挨了一皮鞭。

    看著一鞭下去,皮綻肉開的荷媽和米亞,雨桐嚇得連聲尖叫,她痛哭著爬到冷逸天身邊,抱住他的褲綰,“少爺,我求你,不要打她們,打我、打我好嗎?”

    冷逸天冷凝著雨桐,冷冷說道,“如果你肯將助你逃跑的人說出來,她們就可以免去責罰!”

    雨桐看著眼前這個冷血的惡魔,她緊咬住唇畔,依舊不肯將莫少文供出來。

    冷逸天見此,肺都快要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