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十六章 :在混蛋身下求饒(下)

    撕裂般的疼痛襲來,夏雨桐疼得眉頭連連緊顰,她感冒剛好,聲音極其沙啞的嘶喊,“冷逸天,你這個魔鬼!你會不得好死的!”

    夏雨桐話音剛落,冷逸天抽動得更加猛烈,他雙手覆在她瑩白的渾圓上,發狠地揉捏擠壓。

    她用力咬緊下唇,不讓任何聲音從唇齒間溢出來,兩只小手緊篡住身下的床單,嬌柔的身軀如枝頭柔花般,壓根無力承受他粗暴的采擷。

    冷逸天看著身下的小女人,即使她疼痛得咬破嘴唇,也不肯向他求饒,幽暗的眸中,透出來的神情更加冰冷。

    他俯首,吻住她傷痕累累的柔唇,血腥味滲入味蕾,他微擰了下眉,更顯粗暴的挑開她貝齒,狂野的糾纏住她的丁香小舌。

    “唔……”夏雨桐一陣頭暈目眩,連氣兒都好像要被他吸走了。

    如蝶翼般脆弱的羽睫上沾染了晶瑩的水珠,淚水溢出的同時,澄亮的眼眸里,卻滲透著憎恨的神情。

    冷逸天將夏雨桐的雙腿打得更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將她壓成一個m字的形狀,炙熱的昂揚,深深的、一次次的沒入她體內。

    “啊!”在他的唇離開她的唇時,她再也忍不住,尖叫出聲。

    他進入得太深,挺進得又太猛,她整個人一陣抽搐,哪里能夠承受他如此恣意霸道的索取,眼前一黑,徹底暈了過去。

    冷逸天看著已經沒有了任何反應的小女人,眼中的暴怒與激情迅速消褪,他抽身而出,走進浴室,清理自已。

    從浴室出來,他靜靜打量著昏迷中的夏雨桐。

    她算不上絕美,頂多就是清雅秀麗,身材也不夠傲人,他究竟為什么要被她牽動情緒呢?

    她只不過是他報復夏家的開端,生命中無關要緊的過客罷了!只是為何他會動了娶她的念頭?

    粗礪的手指撫上她臉上的肌膚,如玉般光滑細膩的觸感,讓他情不自禁的再次吻上了她的嘴唇。

    舌尖輕輕舔動,沒有了她醒著時的粗野狂暴,而是以一種溫柔的姿態,細細描繪著她美好的唇形。

    或許,是她倔傲、寧死不愿屈從他的脾氣,引發了他的興趣吧!

    ……

    夏雨桐睜開沉重的眼皮,映入眼簾的是華麗的水晶吊燈,精美的歐式家居,金燦的陽光從落地窗照射進來,襯印著她一臉的蒼白。

    從床上撐起身子,***腫脹、撕裂般的疼痛,無時無刻不提醒著她,她遭受過什么樣的非人摧殘。

    感冒好了,換來的卻是一身酸澀、無力感。

    將小臉捂入雙手,任眼脆弱的淚水,劃破眼眶,流出指縫隙。

    只有當她一個人時,她才會將這種脆弱、無助,毫無保留的流露出來。

    她輕挪著身子,套上衣服后,走向浴室。

    溫熱的水注下,她用力搓洗著身上的青紫斑斕,像是要將他留下的痕跡擦掉,可是任她怎么使力,那些痕跡還是清晰存在……

    啊啊啊!她難受得好想撞墻死掉!

    她只不過是一個剛高考完,準備步入大學的女孩,她有著喜歡的男生,也有著自己畢生的夢想,可為什么,事情會衍變到今天這個地步,她成了冷逸天報復姐姐的工具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