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四十章 :利用她去氣別的女人

    “冷少爺,這么貴重的珠寶,我不配戴!”夏雨桐搖頭拒絕。

    冷逸天懶得和夏雨桐廢話,他直接取過項鏈,戴到了她的纖脖上。

    他將她扎成馬尾的頭發放了下來,自然的披在她肩頭,他又替拿來精美的高跟鞋,勒令她換下。

    冷逸天瞇起幽眸,打量著夏雨桐。

    她雖然沒有絕色的容顏,但也算清麗動人,特別是她的肌膚,非常光滑細膩,就像白瓷般,都說一白遮百丑,再加上她衣著上的改變,倒也讓人覺得美麗。

    夏雨桐被冷逸天看得頭皮發麻,她搞不清,他到底要她做什么。

    “跟我下來。”

    夏雨桐乖乖的跟著冷逸天下樓。

    “少爺,林小姐她已經下快艇了。”秦炔恭敬的匯報。

    冷逸天點了下頭,秦炔立即識趣的退了下去。

    夏雨桐像個木偶似的站在冷逸天跟前,突然,冷逸天長臂一伸,將夏雨桐摟進了懷里,并且帶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夏雨桐雙手抵在冷逸天健碩的胸膛上,大驚失色。

    “冷少爺,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如果是要找她發泄獸欲,直接做就好了,干嘛讓她換衣,戴珠寶,還穿高跟鞋?

    冷逸天目光冷沉的看了眼落地窗外,冷哼一聲,“要你陪我演場戲!”

    夏雨桐‘啊?’了聲,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你只要乖乖聽我話就行了!”冷逸天附在夏雨桐耳邊,輕聲說道。

    看到落地窗外出現了一抹柔麗身影,冷逸天連忙攫住了夏雨桐的嘴唇,挑開她的貝齒,盡情深吻。

    他的大手也沒有閑著,將她的禮裙扯落到腰間,揉捏把玩著她的渾圓。

    客廳里還有傭人,可冷逸天居然絲毫不顧的就這樣待她,夏雨桐想要反抗,冷逸天看穿她的心思,大手往她手腕上使勁一捏,只聽見咔嚓一聲,她的骨骼瞬間斷裂。

    她疼得想要尖叫,可雙唇又被他嚴實的堵著。

    她眼眶發紅,眼淚水想要破眶而出,她使勁隱忍著,才沒有掉落下來。

    冷逸天冷冷的看了眼夏雨桐,那冰冷的眼神,似乎就是在告訴她,不要和他作對,否則她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林舒進來時,看到客廳里糾纏著的男女后,她滿臉的錯愕。

    她昨天接到他的邀請時,雀躍得整晚無眠,好不容易盼到約定時間,她興奮的趕了過來,沒想到卻看到這樣的畫面。

    她是林氏集團的千金,從小就是眾人捧在掌心的公主,無數男人對她傾心,可自她見到照片上的冷逸天后,仿佛就被丘比特的箭射中心臟。

    疼痛中的夏雨桐眼角瞥到林舒,她瞬間明白,冷逸天所說的演戲是什么意了。

    原來,是利用她替他打發掉其他愛慕他的女人。

    冷逸天仿佛沒有看到林舒,他肆意玩弄著夏雨桐的瑩白,而且另只手的指頭,還朝她的大腿內側探去。

    夏雨桐那只脫臼的手,疼得讓她無力反抗。

    內心對冷逸天的恨,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

    “冷先生,我是林氏集團的千金,林舒。”畢竟是留過洋的人,林舒錯愕過后,反而冷靜下來了。

    冷逸天劍眉微皺,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這個叫林舒的女人,見到這種場面,不是氣得哭鼻子掉頭跑開嗎?她怎么還能這般冷靜的跟他說話?

    冷逸天看向林舒,裝作一副很詫異的模樣,“林小姐,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林舒的心,沉了下,他居然連她是何時進來的都不清楚,她承認,他的這種態度,十分傷人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