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六十章 :主動替他‘消火’

    夏雨桐對宗炎楓說,“對不起,我是不會接受你追求的。”就算沒有冷逸天,她也不可能喜歡上宗炎楓,她和他們這些人,始終是二個不同世界的人,他們的人生觀、價值觀等很多方向面都不一樣。

    宗炎楓的眸子,一點點黯淡下去,他在心里罵夏雨桐是個傻女人,就算她當著冷逸天的面,假裝答應,事后她若是不同意,他也不會勉強她的啊!

    冷逸天朝宗炎楓挑了挑眉,“怎么樣?你可以離開我的女人了嗎?”他特意加重了我的女人四個字。

    宗炎楓深深的看了眼夏雨桐,見她表情堅定,沒有絲毫動搖的余地,他嘆了口氣后,鉆進跑車。

    宗炎楓一離開,冷逸天就使勁的扣住了夏雨桐的細腕。

    夏雨桐吃痛,“冷少爺,你弄疼我了!”

    冷逸天根本不顧忌夏雨桐的感受,他將她扯進了跑車里,“夏雨桐,你跟我說個實話,你將那條領帶送給誰了?”聽宗炎楓那口吻,并不像和夏雨桐有什么,所以,那野男人應該不會是會宗炎楓。

    夏雨桐額頭上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流,她心里惶恐不已,腦海里一片混亂,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冷逸天。

    就像上次逃跑一樣,就算是死,她也不能供出少文哥。

    “冷少爺,你打死我吧!”夏雨桐雙眼一閉,將小臉湊到冷逸天跟前,一副誓死如歸的模樣。

    冷逸天看著額頭纏著紗布,小臉蒼白得跟厲鬼似的夏雨桐,他胸腔里窩著股怒火,他很想知道,她究竟是在保護哪個男人?為什么寧愿死,也不愿供出來!

    “夏雨桐,你好樣的!為了那個男人,居然連死也不怕了!”冷逸天冷冰冰的說道。

    夏雨桐的身子猛顫著,她惶恐得差點兒快要將舌頭咬斷,“冷、冷少爺,我只能說……我并沒有做出對不起你的事兒……”

    冷逸天冷冷的勾唇,盛怒過后,他反而冷靜了下來,她只不過他的一個情人,他有必要為她如此生氣嗎?

    “你最好沒有騙我!”

    “我沒有騙你!”

    冷逸天目光冰冷的挑起夏雨桐的下巴,“諒你也不敢!走,回屋去!”

    回到公寓,他直接將她扯進了臥室。

    “夏雨桐,你既然不肯告訴我,你將領帶送給了誰,那么我也不會總是追問下去了!我此刻火氣很大,你過來替我滅火!”

    夏雨桐再單純,也聽懂他話中的弦外之音。

    今晚,她真的很累!

    身心疲憊!

    可是面對他的要求,她又不敢違抗,她含著淚花點頭。

    她先去浴室洗了手,然后趴到他身上,吻上了他的薄唇。

    他雙目緊閉,面無表情。

    她學著他以前親吻她時的樣子,邊吻,小手邊撫上他的胸膛。

    指尖隔著他的黑色襯衣,在他的小紅豆上撫摸揉捏。

    他忍不住的輕哼了一聲。

    她的吻很青澀,也很甜美。

    他微微睜開眼眸,靜靜凝望著身前的小女人。

    她的長睫,如遇到了暴風雨的蝶翼,一顫一顫,脆弱而嬌柔,她秀巧的鼻頭紅紅的,鼻翼一張一合,好像在隱忍著什么委屈一樣。

    他重新閉上眼,免得看到她這副鬼樣子,胸口又窩起火苗子來。

    夏雨桐的吻,從他的薄唇上,輕輕往下移。

    游移到他深陷的鎖骨上,再慢慢的向下。

    她小手發顫的解他的襯衣,讓他結實而健碩的胸膛露了出來。

    她用舌尖,輕輕舔舐著他胸前的小紅果。

    他有些癢,像是有什么蟲子鉆進了身體里一樣。

    她的唇,再慢慢的往下,在他的小腹前停留了一會兒,深吸口氣后,她解開了他的皮帶。

    她柔軟的小手,隔著他的黑色四角褲,輕輕揉捏住他的堅挺。

    他情不自禁的倒吸了口涼氣。

    “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