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繁亂的心

    夏雨桐繁亂的思緒,很快穩定下來,她揚了揚僵硬的唇角,“是嗎?那我得恭喜你了。”她垂在雙側的小手,緊緊捏住,指尖深入掌心,勒出道道血痕。

    冷思雅興奮的撫著小腹,“如果逸天哥哥知道這個消息,一定會很高興吧?他娶了個不能下蛋的雞,而我,正好能彌補他的遺憾,而且,爺爺一直想個重孫,以后他就不會再阻止我和逸天哥哥在一起了。”

    夏雨桐正想說點什么,冷振東卻從書房里出來了。

    他皺眉看著冷思雅,聲音蒼桑中卻透著威嚴,“思雅,你剛說什么?”

    冷思雅拿著驗孕棒走到冷振東身邊,她笑顏如花的說,“爺爺你看,我懷上逸天哥哥的孩子了。”

    冷振東臉上沒有任何喜悅,冰冷的吐出兩個字,“打掉!”

    冷思雅僵住,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冷振東,以為他是在說笑,可他面色嚴肅認真,絲毫沒有喜悅之情。

    她眼眶泛紅,長睫輕顫了幾下,“爺爺,我懷了你的重孫啊,為什么要打掉?”

    “你難道不知道,你和小天的身份嗎?這要是傳出去,我們冷家還有什么顏面?”

    冷思雅聽到冷振東的話后,心間突然生出一股悲涼感,生意場上的人,真是一點情面也不講,面子、聲譽比什么都重要。

    “爺爺,我可以秘密的為逸天哥哥生下孩子啊!”冷思雅委屈求全,孩子是她搶奪逸天哥哥的唯一籌碼,她不能遵從爺爺的話去打掉孩子。

    夏雨桐對這一幕沒有興趣,她回到臥室,重新畫稿。

    只是這會兒靈感全無,她盯著設計圖發呆。

    腦海里滿是冷思雅懷孕的事……

    接到爺爺電話后,冷逸天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湖苑別墅。

    推開書房的門,見思雅紅著眼眶,默默流淚,他微皺了下劍眉,“發生什么事了?”

    冷振東將冷思雅懷孕的消息,一五一實的告訴了冷逸天。

    冷逸天大震,他走到冷思雅身邊,看到她手中捏著的驗孕棒后,他臉色瞬間蒼白。

    “我的意見,是打掉這個孩子。”冷振東說。

    冷逸天沉默,思緒有些混。

    冷思雅淚流滿面的看著冷逸天,她聲音哽咽的說,“逸天哥哥,我不要打掉我們倆的結晶,就算是生下來,交給夏雨桐撫養,我也沒有意見……”

    冷逸天幽深的眸子,深深凝視住冷思雅,他頓了頓后,說道,“思雅,你是我最疼愛的妹妹,我怎么可以讓你受如此委屈?你聽爺爺的話,將孩子打掉,以后你會遇到真正愛你的男人……”

    冷思雅情緒激動的打斷冷逸天,她從椅子上站起身,一把拿起書桌上的剪刀,抵向自己的脖子,她聲淚俱下,“逸天哥哥,我誰都不要,我只愛你!如果你們非要逼我將孩子拿掉,我寧可現在就死!”

    冷逸天見將她真將肌膚刺出了一個小傷口,劍眉皺得更深,“思雅,你放下剪刀。”

    冷思雅不停搖頭,“我不,除非你同意我生下孩子。”

    冷逸天沉吟了一會兒,想到爺爺的身體,他點點頭,“我答應你。”

    “小天,這要是傳出去,我們集團的聲譽,又會受到影響!”冷振東說。

    冷逸天將冷思雅手中的剪刀拿開后,轉身看著冷振東,“爺爺,我會安排思雅出國,不會讓外界知道。”

    冷振東嘆了口氣,“你自己看著辦吧,最近你的一舉一動都倍受媒體關注,你不要再出什么不好的新聞,明白了嗎?”

    冷逸天點頭。

    出了書房,冷思雅將冷逸天往她房里拉。

    “逸天哥哥,你摸摸我肚子,里面有一個小生命呢!”

    冷逸天內心五味陳雜,他沒有伸手,只是靜靜凝望著冷思雅。

    “思雅,不覺得委屈嗎?”

    冷思雅淚盈于睫,她雙手環住冷逸天的腰身,將小臉埋入他胸膛,“逸天哥哥,我不委屈,能為你生孩子,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冷逸天輕撫著冷思雅的長絲,嘆了口氣,“你真是個傻丫頭。”

    冷思雅踮起腳尖,在冷逸天的薄唇上親了一下,“為了你,我做什么也愿意,今天晚上,陪我睡好嗎?”

    他將她拉到床上,坐在床沿,“天色不早了,你休息,我看著你睡。”

    冷思雅不滿的嘟了嘟嘴,“可是我想和你一起睡嘛!”

    冷逸天臉色突然一變,“思雅,你要清楚我和你的身份,雖然你懷了我的孩子,但是,在我心中,自始至終都將你當成妹妹。”

    冷思雅的胸口,如同被重捶敲擊了一下,痛徹心扉,“你是愛上夏雨桐了嗎?”

    “她是我的妻子。”

    冷思雅是個聰明的女人,她心里明白,他最愛的人,是菁菁姐,他一直和夏雨桐在一起,只不過是因夏雨桐的眼睛和身形,與菁菁非常相似。

    “你早些休息,我還有公事沒有處理完。”冷逸天說完,大步離去。

    在房門關上的那一刻,冷思雅淚水朦朧的眼里,立即變得陰鷙一片,她一定會讓夏雨桐徹底消失在逸天哥哥生命里的!

    冷逸天回到了主臥室,看到還在畫圖稿的夏雨桐,他走到她身邊,淡聲問,“思雅懷孕了。”

    夏雨桐擱下筆,她抬頭看著劍眉緊皺的冷逸天,淺淺一笑,“恭喜你馬上就要做爹地了。”

    冷逸天臉色倏地一沉,厲眸里滲射出冷芒,“你不介意?”

    “介意有用嗎?”在這個家里,何時輪得上她說一句話了,再說,冷思雅的孩子出生時,他恐怕都已經半死不活了!

    冷逸天將她椅子揪了起來,甩到床上,不給她驚呼的機會,壓到她身子上后,用力封住了她的唇瓣。

    不知為何,思雅懷了他的孩子,他沒有絲毫喜悅,反而覺得胸口很悶,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