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不要再喜歡他

    冷逸天給夏雨桐和宗炎楓打了很多個電話,全都提關機。

    他顧不上還在發燒,嚷著要去宗炎楓家里。

    周麗蘋今天沒有去打牌,她回到家,沒有人為她準備飯菜,衣服堆放在洗手間也沒有人洗,家里的地板臟了也沒有人擦,她第一次覺得,沒有夏雨桐在的家,簡直是一團糟。

    特別是,還有個不聽話的兒子!

    她最近手氣不好,將秦斷給她的錢都輸光了,她氣沒有地方出,見冷逸天不讓她省心,拿著掃把,就往他背上打去。

    “桐桐,桐桐,你離開她了是不是會死啊?”她上輩子,究竟造了什么孽,今生要受這么多苦?年輕時嫁給逸天他爸,他卻和她陪嫁女傭搞在一起,雖然后來她懷上逸天后將女傭趕了出去,他又在外面花天酒地,整天不著家,他意外死亡后她在冷家更是沒有地位,冷華英整天說她是非,她受不了,毅然去了郊外的尼姑庵,以為能過她想要的生活,沒有人再管制她,可是冷家又出了事,她每月固定的錢都沒有了,她無法再偷偷出去打牌逍遙,真是命苦啊!

    背上挨了好幾棍子,冷逸天悶哼出聲,桐桐說過,不能和媽媽動手,所以,他要忍。

    秦炔去外面買晚餐剛過來,就看到周麗蘋在打冷逸天,他頓時來氣,抽走周麗蘋手中的掃把,冷冷道,“少爺還在發燒,你是他媽媽,怎么能這樣待他?”

    被一個傭人訓斥,周麗蘋臉面掛不住,她插起腰,如潑婦一樣朝秦炔吼道,“我管教兒子,什么時候輪到你一個傭人說話了?”

    秦炔將眼眶含淚的冷逸天護到身后,他眼神如散發著冷芒的利劍,“夫人,如果不是看在少爺的面子上,我早就不想管你了!老爺過世后沒多久,你就借口去尼姑庵過清靜的生活,實際上就是要脫離冷家對你的管束,你暗地里吃喝嫖賭,從沒有管過少爺,你每次找他,看他,哪次不是為了拿更多的錢?就拿你給當時給夏雨桐祖傳戒指來說吧,如是我沒記錯的話,當時少爺給了你五千萬吧!”

    周麗蘋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紫。

    “現在冷家被莫少文奪走了,少爺沒有錢了,你為什么不能好好呆在尼姑庵,還要繼續沉迷賭博?”

    “秦炔,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周麗蘋睜大眼,瞪住秦炔,誓要在氣勢上,勝過他一籌。

    將埋在心里多年的話說出來,秦炔也舒了口氣,他朝周麗蘋鞠了個躬,放輕聲音,“夫人,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快點醒悟過來!”

    秦炔說完,將冷逸天拉到餐廳,他將買來的外賣放在餐桌上,“少爺,快吃晚飯吧!”

    冷逸天沒有一點胃口,他滿腹委屈的說,“桐桐和楓哥哥都不接我電話了,我想要過去找他們,我不想吃飯。”

    周麗蘋將餐盒拿到自己跟前,她板著臉說,“不想吃就別吃了,整天桐桐和楓哥哥,我看他們倆個早就暗渡陳倉在一起了!”

    冷逸天一聽,忍了許久的眼淚忍不住的流了下來,他不停搖頭,“不會的不會的,桐桐和楓哥哥是好朋友,他們不會騙我的……”

    秦炔皺了下眉,“夫人,你不要亂說,少爺會承受不住的。”

    周麗蘋吃了口飯,她撇著嘴說,“昨天夏雨桐就是和宗炎楓住一起吧,孤男寡女,難保不會干柴烈火,尤其是像夏雨桐那種饑不擇食,欲求不滿的女人,她肯定早就勾引宗炎楓,和他上床了!”

    秦炔忍無可忍,“夫人,您是長輩,這是您該說的話嗎?”

    “不會的,桐桐除了我,不會和楓哥哥在一起。”冷逸天怒火沖天,他搶走周麗蘋的餐盒,摔到了地上。

    周麗蘋剛想要對冷逸天發火,一抬眸,便看到了他憤怒中透著冰冷的神情,她冷哼了一聲,摔門而出。

    冷逸天趴在桌子上,傷心的哭了起來。

    秦炔坐到冷逸天身邊,拍了拍他不停顫抖的肩膀,“少爺,別傷心了,夫人她亂說的,夏小姐她不會做出令你傷心的事。”

    冷逸天抬起淚水縱橫的俊臉,他眨了眨眼,“是真的嗎?那她為什么不回來?為什么不接我電話?她早上說原諒我了的……”

    秦炔嘆了口氣,他不是女生,也沒有談過戀愛,不知道戀愛中人的想法。

    “少爺,你先去吃藥,我等下帶你去找她。”

    秦炔帶冷逸天去宗炎楓的公寓時,他們剛好在電梯口碰上,夏雨桐喝得爛醉,宗炎楓將她背在背上,她雙手捏著他的俊臉,臉上帶著傻呵呵的笑意。

    看到他們親昵的動作,冷逸天一怔,他想起媽媽說的話,英俊的臉孔繃了起來,但是眼眶還是止不住的發紅。

    “桐桐,你不回來,是因為喜歡上楓哥哥了嗎?”他哽咽著聲音,傷心的問。

    宗炎楓看到冷逸天和秦炔,怔了下,反應過來后,將夏雨桐放了下來,他對冷逸天解釋,“她喝多了,我背她回來,你不要誤會。”

    冷逸天不理會宗炎楓,他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