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他太狠,不適合她

    夏偉滔沖著冷逸天咿咿呀呀,夏雨桐見他情緒平靜不下來,連忙將冷逸天推出了房間。

    “我和他聊會兒,他現在成了這樣,希望你不要和他計較。”

    冷逸天突然有些害怕,如果夏偉滔將來有機會告訴夏雨桐事實真相,她肯定不會再原諒他的狠心吧!

    她見臉色突然變得凝重,秀眉微微皺起,“你別這樣,他從一個好好的身體,到現在不能行不能說,還不能寫,肯定難受……”

    他打斷她,“我沒有生氣,你快進去吧!”他現在才明白,在乎之后,就會變得畏手畏腳,小心翼翼。

    夏雨桐和夏偉滔聊了會兒,他激動的情緒,才漸漸平復下來。

    他望著她的眼中帶著淚水,他不停朝她搖頭,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突然想到漢娜,她轉移話題,“我們公司有個模特,她長得和雪琳一模一樣!我一直沒有機會問她到底是不是雪琳,我始終不相信,世上會有二個人長得那么像。”

    夏偉滔瞳孔放大,似乎對夏雨桐的話產生了好奇,他點點頭,表示贊同她的觀點。

    “我會找時間約漢娜獨聊的,爸,最近我忙著公司首席設師的競選,可能不會經常來看你,你一定要配合院長,好好鍛煉康復。”

    夏偉滔點點頭,他露出心疼她的眼神。

    在他健全時,夏雨桐沒有感受過父愛,他變成這樣后,倒時促進了兩人間的感情。

    其實她很想問問他,她親生媽媽到底在哪?

    冷逸天站在療養院的院子里,四周的樹木,已經變得禿禿,地面上有些積雪還沒有融化,他的心,隨著蕭條的季節,變得沉重起來。

    夏雨桐出來時,他身邊的地上,零零散散落著十來個煙頭。

    她繃起臉,神情間溢滿了不悅,“不是說過,別再抽這么多煙的嗎?”

    看著她憤怒的小臉,他掐熄焰蒂,笑了笑,“在想著要怎么徹底俘虜你的心,這個事比較費腦,我習慣抽煙時想主意。”

    夏雨桐在他手臂上使勁捶了一拳,“睜眼說瞎話!我們走吧!”她挽住他的手臂,他將車賣了,二人走了很長一段距離,才打到出租車。

    他和她工作都很忙,晚上他沒有碰她,彼此摟著睡覺,氣氛相當溫馨。

    如果不去回想曾經的傷害,其實這樣的日子,還是相當舒逸的。

    日子在一天一天如白駒過隙,轉眼再過三天,就要到首席設計師的最終評選了。

    由于最近和冷逸天感情穩定,她在設計服裝時,也特別有靈感。

    在忙礙的二個多月中,她和宗炎楓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每次見面,都是在公司大型會議上面。

    “夏雨桐,你知道嗎?宗副總他辭職了!”快下班前,夏雨桐去了趟茶水間,回來時,從八卦王常朵那里聽到了一個驚爆的消息。

    她端著咖啡的手一顫,滾燙的咖啡濺到手背上,立即紅腫成一片,常朵看到她的反應,鄙夷的笑了笑,“你以前不是和宗副總關系很好嗎?怎么這么大的事,他都沒有告訴你?!”

    夏雨桐抿了抿唇,她越過常朵,將杯子擱到桌子上后,她朝頂層的副總裁辦公室沖去。

    明明可以坐電梯,她卻一口氣爬了近十層樓。

    當她氣喘吁吁的站在他辦公室門前時,她突然又心生膽怯。

    見到他,又能怎么樣呢?難道問他,是不是真的辭職了?為什么會突然辭職?

    她正準備離悄無聲息的離開時,秦炔從宗炎楓辦公室走了出來,看到她,他怔了下,隨即說道,“他在里面。”

    她點點頭,“好。”

    門微敞著,她透過門縫,看到他正埋首在簽文件。

    敲了敲門,得到應允后,她推門進去。

    宗炎楓抬頭看了夏雨桐一眼,他指了指沙發,“坐,我先簽完文件。”一副公式化,上司對下屬的態度。

    夏雨桐坐在沙發上,脊前挺直,擱在膝蓋上的雙手,微微滲出了冷汗。

    宗炎楓很快就簽完了文件,他坐到夏雨桐對面,邊泡功夫茶,邊問,“找我什么事?”

    “我聽……聽同事議論,說你辭職了?”她結結巴巴的問,面對這樣的他,她有著說不出來的緊張感。

    宗炎楓嘴角勾起炫爛的笑容,他將泡好的鐵觀音茶倒在小小的瓷杯里,擱到夏雨桐跟前,“消息傳得倒挺快的,我昨天辭的職。”

&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