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求她!

    景然眼中帶著誠懇的歉意,林舒愣了愣,隨即大笑起來,冷思雅那個壞丫頭,哪里來的好福氣,居然找到這么一個優秀的好老公?

    笑完,林舒臉色變得冰冷,她道,“冷思雅以前太壞,太惡毒,就算你跟她道歉,也不能消滅我心中我對她的恨意,不過你放心,以后我不會傷害她,我會讓她在自責內疚中度過一輩子。”不待景然說話,林舒就離開了。

    夏雨桐嘆了口氣,“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她不可能馬上原諒思雅,給她一點時間吧!”

    追上林舒后,夏雨桐欲言又止,林舒看穿她的心思,笑道,“是不是覺得我做得有點過份?”夏雨桐搖頭,換作是她,也會怨恨思雅,畢竟她害得昏迷了近二年,也流掉了孩子。

    林舒將車鑰匙交到夏雨桐手中,“我情緒很差,你幫我開車。”

    交換了位置,夏雨桐一邊開車,一邊偷瞄著默默流淚的林舒,好不容易醒過來,發現心愛的男人,根本不在乎她,是多么沉重的打擊啊!

    “其實剛開始,我是喜歡逸天的……”林舒幽幽開口,神情慢慢變得迷朦,顯然陷入了回憶中,“可是我知道,逸天他并不喜歡我,他和我交往,只是為了順從冷老先生,在我難受時,莫少文出現了,那晚我喝多了,第二天起來時發現自己***的躺在他身邊,他對我說了很多甜言蜜語,我當時哪里知道那些都是糖衣炮彈啊,在慢慢的相處中,我被他的真誠打動了……愛上后,他說什么,我都應允,我還答應他,嫁給冷逸天后,幫他找到冷老先生販毒的證劇……”說到這里時,林舒自嘲的笑了下,“你說我是不是太傻了?明知道他是愛情毒藥,我還是義無反顧的栽了進去。”

    夏雨桐靜靜聽著林舒的道述,她曾經又何嘗不是被莫少文利用呢?當初她雖然恨冷逸天,但也沒有想過真正的報復,如果不是莫少文反復不斷的在她耳邊提醒她報復,后來,她和冷逸天又怎么會發生那么多事呢?那時候,冷逸天都已經放開了她的手,如果她當遠走出國,說不定已經找到了屬于她的幸福了!

    騰出一只手,夏雨桐輕覆上林舒的手背,“你也別太難受了,人生不是只有愛情,更何況,隨著時間的推移,你一定會遇到一個真心愛你的男人!”

    林舒嘆了口氣,“希望吧!我會養好身子,之后去集團幫我爸爸,女人,無論何時,都要活得蕭灑自信,整天哭哭啼啼,也不是我的性格。”

    “嗯,我相信你。”

    林舒聽說夏雨桐現在住湖苑別墅,提出也想去看看她出事的地方。

    除了四周枝葉變枯黃,湖里結了冰塊,一切都還沒有變。別墅依舊豪華壯麗,院落依舊清新怡然。

    “你說逸天現在事業上舉步維艱?”林舒接過夏雨桐跟她泡的茶,皺著眉頭問。

    具體情況夏雨桐也不了解,她只是看他最近很疲憊,大部時候,都會在書房呆到了凌晨,應該是為了工作的憂心吧!

    “我聽爸爸的秘書說過,逸天想和爸爸聯合,一起對付少文,爸爸覺得逸天現在不夠資格和他合作,一直沒有答應他。”林舒抿了口茶,她若有所思道。

    夏雨桐知道冷逸天一直想要重新奪回冷氏,讓莫少文變得一無所有,不過她并不知道,他會去找林父。

    “或許,我該出面幫幫逸天。”當少文一無所有時,他是不是會重新在意她?就算他對她沒有愛,她也要讓他重新過上有求于她的日子。

    夏雨桐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么,卻又啞然,林舒擱下杯子,她站起身,“逸天回來后,你讓他明天去林氏集團找我。”

    晚上,夏雨桐親自下廚,她給冷逸天打電話時,他正在回來的途中,“怎么,你想我了?”

    “不是,我做好了晚餐,看你回不回來吃,不回來的話,我就和周伯吃了。”

    “半小時候后到家。”

    他回來時,她已經將菜擺到了餐桌上,他一進門,就聞到了陣陣香氣。

    他邊換鞋,邊問,“鯽魚豆腐湯,紅燒排骨?”全都是他愛吃的菜。

    “你真是狗鼻子,這都能聞出來。”她接過他手中的公文包和大衣,笑著道。

    他牽起她的小手,朝餐廳走去,看到桌上全是他愛吃的菜,清淡,香氣四溢,他微皺了下劍眉,“你都沒有做你愛吃的菜?”他后來有了解,她愛吃辣子。

    “其實吃清淡點的菜,對身體還好些。”她嫣然一笑,“快去洗手吧,周伯說看到我做的菜,都餓極了呢!”

    被提到的周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夫人做的菜,比我做的好吃。”

    吃飯時,夏雨桐將林舒要她轉達的話,告訴了他。

    冷逸天倍感意外,他是聽說林舒醒了過來,正準備抽個時間去看下她,順便提提合作的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