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生命中的騎士

    夏雨桐和冷逸天注視著彼此良久,他們像是有一個世紀沒有見面了,貪戀而又癡熱的凝視彼此。冷逸天幽深的眼眸里溢出薄薄水霧,她瘦了好多,他醒后,聽思雅說過她堅持尋找、堅持拯救他的事,她身子那么柔弱,再說仙臺也發生過地震和海嘯,他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挺過來的。

    經歷過生死劫的第一句話,便是,“雨桐,對不起。”

    他聲音非常喑啞,她一聽,就淚如雨下,她拎起拳頭,想往他胸口捶去,快要碰到他時,又迅速縮回了小手。

    “冷逸天,你這個混蛋,你知道我有多么擔心你嗎?我好怕再也看不到你了,請你不要再離開我。”

    冷逸天抬手,輕輕為她試去淚水,他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他哽咽著說,“不會,再也不會了。雨桐,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傻瓜,不要再說這三個字,自然災害是誰都無法預料的,只要我們都平安健康,就是萬福了。”她拉著他的手,朝她的小腹撫去,“你要做爸爸了。”

    他眼中浮現出欣喜的淚花,連連點頭,“那天跟我打電話,讓我早點回去,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好消息是不是?”

    她點頭,“你都不知道,我當時得知自己懷孕后,心情有多么激動。”

    他能理解她的心情,因為他也是一樣,從不可置信到欣喜若狂。

    “我看電視,我們在仙臺那家賓館,全部倒蹋了。死亡了好幾百人,你當時不在酒店嗎?”冷逸天緊握著她的手,力度很重,仿佛只要他一松開,她就會消失似的。

    夏雨桐將她去海邊散步,然后突發地震海嘯的事說了出來,冷逸天聽得心驚膽戰,當時情況肯定很危險,她那么弱小的身體,居然能抵抗住海浪的覆沒,足以看出她的勇敢和堅強。

    “在那么危機的時刻,我居然不在你身邊,真的很抱歉。”他拉著她手,不停親吻著她的手背。

    夏雨桐淚眼朦朧的搖搖頭,“逸天,經過這次的事,我發現生命真的很脆弱,以后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冷逸天點點頭,在鬼門關繞了一圈后,他的心態,已經成熟了許多。

    在醫生休養了近一個月,冷逸天辦理了出院手續,夏雨桐早已沒有了看櫻花的心情,思雅和周麗蘋,以及景然早就回國了,在日本這段期間,都是夏雨桐照顧著他,倆人一出院,就直接乘飛機回國了。

    “我發現,每次和你出國,總會出些意外。”上飛機后,她打笑著說。

    冷逸天想到上次去法國,她也差點丟了性命,他眼中滿滿的都是愧疚,“對不起。”

    夏雨桐的指尖輕捂在他唇上,輕輕搖頭,“說了不許再說這三個字。”

    “那說,我愛你呢?”他張嘴,含住了她的手指,她臉色立即變成了緋紅色。

    他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眸子如黑曜石般晶亮,棱角分明的俊臉上,線條因為笑容柔和了不少,他一字一頓的對她說,“夏雨桐,我愛你。”在他說話間,他的手上,已經赫然出現了一枚熠光璀璨,閃閃發亮的鉆石戒指。

    夏雨桐捂住唇,她眼中浮現出驚喜的淚花,“你是什么時候去買的?”

    “秘密。”他拉過她的手,將戒指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親愛的老婆,以后我會好好的呵護你,愛你,改掉以往性格上的漏習,一心一意對你,回去后,我們的協議就作廢,我要你成為我永久的老婆。”

    在經歷了那么一場生死后,夏雨桐明白了許多,再加上她又有了他的孩子,她知道自己的一生,都將會和他牢牢相連在一起了。

    “不過,你若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那么,我會走得徹底,以后無論如何都不會和你有任何聯系。”夏雨桐很認真的說道。

    冷逸天將她擁入懷中,“我只要你。”

    夏雨桐希望他們能像現在這樣,平淡而溫馨的生活下去,不要遭遇到任何波折,她不堪負荷爾蒙的心,真是承受不起任何打擊了。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到了a市國際機場。

    看著來接機的人,夏雨桐頓時傻眼了,yt公司的同事,還有冷家人,幾乎全部都過來了,就連漢娜和jeo也過來了。

    漢娜和林舒手中各捧著一束很大的鮮花,看到他們出來,連忙上前,將花分別送給夏雨桐和冷逸天。

    “聽說日本出了事時,我就想立即飛過去找你,可是……”漢娜摸了摸肚子,又瞪了眼攬著她肩膀的jeo,“他說什么也不準我過去。”

    夏雨桐現在也做母親了,她一看,就知道jeo為什么不讓漢娜過去了,“姐,恭喜你。”

    “聽冷思雅說你也有了?”漢娜朝夏雨桐小腹看去,她穿著大衣,還不肚子。

    夏雨本桐嬌羞的垂下長睫,點點頭,“四個多月了。”

    林舒聞言,她瞪大瞳孔看著夏雨桐,“你們的孩子居然都快四個月了,你們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想到四個月前,她還想和逸天再在一起,她真是羞愧得想鉆地洞。

    夏雨桐連忙解釋,“我也是去日本后才知道的。”

    林舒連忙拉住夏雨桐的手,“我真為你們高興。”

    林舒本來要為他們慶祝,但夏雨桐擔心冷逸天的身體,她搖頭拒絕了。回到湖苑別墅,周伯看到他們,老淚縱橫,拉著他們的手,半響都哽咽著說不出話來。

    冷逸天上前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