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冷逸天沒想到會收到宗炎楓和夏雨桐的結婚請貼。看著精美的請貼上,那醒目的結婚日期,他雙眼欲裂。

    他目光復雜的看著宗炎楓,不懂他為什么會突然改變主意?抑或,是夏雨桐主動提出來,要和他結婚的?

    夏雨桐見冷逸天一副要吃人的樣子,她說,“你那天要是有時間就過來,沒時間就不勉強了。”

    冷逸天緊捏的拳背上青筋隆起直跳,他可置信的看著夏雨桐,他們才離婚半年多,她怎么可以嫁給炎楓?而且,炎楓的病……

    冷逸天心神俱傷,緊抿的薄唇呈現出蒼白色。

    看到她要嫁人,他心痛如絞,想要將她搶回來,可炎楓怎么辦,他沒多長時間了啊!

    想到她即將在別的男人身下婉承歡,想到她即將成為別人的妻子,想到她從今往的一顰一笑都不會再屬于他了,他難受,心傷。

    宗炎楓從冷逸天幽深瞳孔里看出一股憂傷,他將冷逸天叫到了陽臺上。

    “逸天,真的很抱歉……我也知道,自己和她結婚是一種拖累,可看到她那么堅定的眼神和語氣,我的心動搖了,我渴望她成為我的妻子。”宗炎楓唇邊溢出一抹苦澀,他知道,要不是她患了絕癥,桐桐肯定不會嫁給他。他也想過放手,就讓自己靜靜離開人世,可她的不離不棄,讓他動容了。

    冷逸天雙手緊握著欄桿,樓下花園里,夏雨桐抱著夏夏坐在秋千上,她的目光,一直都注視著宗炎楓的背影,那緊張的樣子,生怕他會傷了炎楓。

    冷逸天抿了下唇,任左胸處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你不需對我說這些,只要你們覺得合適,我……”他咽了下喉嚨,澀澀的道,“我會祝福你們!”

    聽到他這句話,宗炎楓神情激動的點點頭。

    “不過婚禮當天,我就不到現場了,會托人送紅包給你們。”他做不到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嫁作他人,他怕會沖動之下去搞破壞。

    宗炎楓表示理解的點點頭。

    一個星期后,就是夏雨桐和宗炎楓步進婚禮的好日子。宗炎楓身子每況愈下,婚禮的一些細節都是夏雨桐和宗媽媽去準備的。

    冷逸天沒有去上班,他一直將自己關在書房,煙酒不離手,荷媽和周伯擔心不已,他們又不敢進去,只得跟權相宇打電話。

    權相宇過來,撞開書房的門,一股股嗆鼻的煙酒味,直擊他的心臟。

    書房里的窗簾被拉得密不透風,漆黑的空間里只能透過走廊里的燈光,映射出坐在地上,一副頹廢樣的冷逸天。

    權相宇打開燈,刺眼的光芒讓冷逸天極度不適,他暴燥的吼道,“出去!”

    權相宇沒有理會,直接走到他跟前,抽走他手上的酒瓶。

    他從沒見過如此狼狽的冷逸天,幽深的眸子里是赤紅的血絲,下巴上滿是胡碴,眼瞼下黑影很重,臉色慘白,活像陰曹地府的厲鬼。

    “你還是我認識的冷逸天嗎?你這樣喝下去,是不是不要命了?”權相宇將酒瓶踢開,他一屁股坐到冷逸天身邊。

    冷逸天劍眉緊皺,他冷聲道,“叫你出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你還有完沒完了?不就是個女人,至于搞成人不人鬼不鬼的?”

    冷逸天嗤笑,看向權相宇的目光帶著鄙夷,“你比我好到哪里去了?要是米亞要嫁給他人,你還會如此淡定?”

    “呸呸呸,你個烏鴉嘴,我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權相宇看著憔悴了許多的冷逸天,他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話說他們倆怎么會突然結婚?”

    冷逸天想了下,還是不打算隱瞞權相宇,“炎楓胃癌晚期了。”

    權相宇睜大眼,一副受到重大震撼的樣子,他張著嘴巴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難怪那天他會吐血?天,怎么會這樣?”

    冷逸天身子朝后一仰,他躺在地上,雙手抱著后腦勺,臉上的表情凝重而痛苦,“所以,我即使不想看到他們結婚,也沒有辦法去破壞!”

    權相宇深深的嘆了口氣,這事情的發展,太偏離軌道了,炎楓好好的一個人,怎么會得絕癥?

    權相宇勸了冷逸天許久,才將他從書房拖出來。

    “就算夏雨桐嫁人了,你還有女兒啊?”權相宇提醒他。

    冷逸天想到還留在湖苑別墅的夏夏,他點了點頭,“你說的對。”

    他剛想去梳洗,樓下就傳來荷媽的聲音,“雨桐,你來了。”

    冷逸天推開權相宇,匆匆往樓下跑去。轉眼想到自己一身狼狽,他想再返回樓上時,夏雨桐已經站到了客廳里。

    夏雨桐看到頹廢的冷逸天,她怔了下,他身上的白色襯衣非常褶皺了,一邊角塞在西褲里,身上帶著濃濃的煙酒味,模樣也很蒼桑憔悴。

    她眼里迅速閃過一道復雜的神情,不過她掩飾得很好,片刻就恢復如常,面上帶著淡淡的冷淡,“炎楓想夏夏了,我今晚會帶夏夏回宗家過夜。”宗媽媽不喜歡夏夏,她不允許夏夏常期留在宗家,所以這些天她一直將夏夏放在湖苑別墅。

    冷逸天點了下頭,鼻孔里哼出一個單音節嗯字。

    夏雨桐看著他,張了張嘴,想說點什么,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她從荷媽手里抱過夏夏,“那,我走了。”

    “等等,我送你吧!”冷逸天叫住她。

    夏雨桐搖了下頭,“不用了,出租車還在外面等我。”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大門口。

    權相宇從樓上走下來,他挑了下眉,“夏雨桐是越發的有韻味了,人也越發好看了,難怪你會戀戀不舍。”

    “你覺得我喜歡她,就只是看她外表嗎?比她漂亮的女人多得是!”

    “那你喜歡她什么,我也沒看出什么優點。”

    “那你呢,又喜歡米亞什么?”他喜歡雨桐的堅強,就像高山寒雪里的梅花,那么勇敢堅毅。她也很心細如發,能很好的照顧身邊的人。

    “得了,不提女人了,炎楓和夏雨桐的婚禮,我猜你應該不會過去吧!”

    冷逸天點了下頭,“我到時開張支票,你替我送紅包給他們。”

    宗炎楓和夏雨桐婚禮這天,天氣晴朗,白云朵朵,秋風徐徐,是個上好的日子。

    宗家勢力大減,再加上宗炎楓的要求,并沒有大肆鋪張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