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一章:

    冷逸天在書房呆了一下午也沒有下樓,荷媽叫他吃飯也不應,夏雨桐有些奇怪,就上樓。敲了門,也沒有人應聲,她疑惑加深,擰了下門把,居然沒上鎖。

    書房里漆黑一片,空氣里隱隱飄著煙草味道。

    她用手在鼻尖扇了扇,真搞不懂他,沒事抽這么多煙做什么,明明對身體沒有一點好處。

    她開了燈。

    冷逸天靠在皮椅上睡著了,劍眉微微蹙著,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夏雨桐從房里拿了條毛毯,輕手輕腳的走到他跟前,跟他蓋上了毛毯。

    她剛準備離開,手腕突然被他握住,“雨桐,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聽到他低沉而慌亂的聲音,她心跳驀地加速。

    他并沒有醒,眉宇間的不安越發嚴重了,他搖了搖頭,喊道,“雷契爾,你不要傷害她!”

    夏雨桐輕輕抽回手,她輕輕拍了下他英俊的臉龐,小聲喊他,“逸天,你醒醒。”

    冷逸天緩緩睜開眼,神情剛開始有些迷朦,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夏雨桐,握住了她的手,稍一用力,她就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她連忙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可他卻圈錮著她的腰不放。他將臉埋進她的脖子里,不停喃喃,“你沒事就好了,我剛剛夢到你……”他竟夢到雷契爾向她開槍了。

    夏雨桐雙頰駝紅,她雙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試著將他推開,可他越抱越緊,貪婪的吸取著她身上的清香。

    “冷逸天,你放開我!”夏雨桐微微慍怒。

    冷逸天沒有放開她,他低低的說,“讓我抱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夏雨桐僵著身子,一動不動。

    書房門口突然傳來巨烈的咳嗽聲,夏雨桐抬頭,看到不知何時站在門邊的宗炎楓,她大驚失色,冷逸天聽到響聲,也看到了宗炎楓,他立即松開夏雨桐。

    “炎楓……”夏雨桐話還沒說完,宗炎楓轉身就離開了。

    夏雨桐追了幾步,手就被冷逸天握住,想到都是他,炎楓才會誤會,她用力甩開他,怒不可遏的說,“你明知道炎楓生了病,干什么還要刺激他?現在你滿意了吧?冷逸天,我和你早就不可能了的,你不要再癡人做夢!”

    他高大的身子,不禁顫了顫,看著她的幽眸里,散發出受傷的光芒,他蹙起眉頭,搖了搖頭,“我并沒有想什么,我拉住你,是想要自己去跟炎楓解釋。”

    夏雨桐不止是氣他,她更氣自己,為什么他一靠近,她就不會抗拒,她正在氣頭上,哪里聽得進去他的話?她朝他吼道,“不需要你的解釋,我自己會和炎楓解釋清楚的,不過我請你以后不要再對我做出讓他誤會的事情了!”

    說完,她快速朝外面追去。

    她追出別墅時,宗炎楓正好啟動引擎,夏雨桐趕緊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

    “炎楓,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你不要誤會。”她看著他緊繃的側臉,小心翼翼的開口。

    宗炎楓雙手握著方向盤,他抿著唇沒有說話。

    “炎楓,你別生氣了好不好?我今晚就跟你回去,你想想我肚里還懷著寶寶,不能受刺激的,你要是生氣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對寶寶影響也不好啊!”夏雨桐搖了搖他的胳膊。

    宗炎楓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說實話,看到那一幕,他是有氣的,不是氣她,也不是氣逸天,而是氣自己。

    若不是自己生了病,她就不會受到束縛,就能隨心去做選擇。

    “桐桐,我在想,這個孩子,是不是不該到來?”他目光看著漆黑的天空,沒有焦聚,帶著迷茫與無措。

    他不想用孩子來束縛她一身!他看得出來,她心里還是逸天的!

    夏雨桐渾身一震,她不可置信的看著宗炎楓,似乎不敢相信剛剛那番話是從他嘴巴說出來的。

    “你什么意思?”她全身都緊繃了起來。

    宗炎楓幽幽嘆息一聲,他的目光突然變得堅定起來,“要不,我們將孩子打掉吧!”

    他話音剛落,她就打了他一巴掌。

    蒼白削瘦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五根紅指印。

    “就為了我坐在冷逸天的腿上?就為了你的吃醋?你居然不要我們的孩子?宗炎楓,我真是看錯了你!我們認識這么久了,你還不了解我嗎?要是我不愿意給你生孩子,我怎么會拿自己的一生開玩笑?”

    “桐桐,我就是不想耽誤你的幸福,所以……”

    夏雨桐情緒激動的打斷他,她瞪著他,“我的幸福?在你心中就是和冷逸天再在一起是不是?這些年我和他分分合合,你還不清楚嗎?對,就算曾經深愛過又怎么樣,我和他中間隔的人與事太多了,不是有愛就能在一起的,我這輩子寧愿一個人,也不會再和他在一起了,你到底明不明白?”在冷逸天身上栽倒的次數太多了,她承受不住任何一次傷害了。

    宗炎楓垂下眼瞼,蒼白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

    夏雨桐隱忍在眼眶里的淚水掉了下來。

    看到她哭得傷心,他的情緒也激動起來,猛地一咳,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夏雨桐嚇得肝膽俱裂。

    她連忙翻出他的藥,喂進他的嘴巴里。

    宗炎楓吃了藥,身子才好轉一些,夏雨桐低下頭,像個犯了錯的小孩,“對不起,我不該對你發火的。”

    宗炎楓唇邊蔓延的苦澀的笑越發加深了,“桐桐,你們一個個在我面前小心翼翼,難道心里就沒有將我當成將死之人嗎?要是我正常,你會跟我孩子嗎?會想著和我結婚嗎?我都懂的。”

    人生病了,想的東西就會很多,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