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風白一路跑到了綠洲,他蹲在湖泊前,用冰冷的水猛地洗臉。

    何茜西,一想到這個名字,他就心如刀絞。

    “為什么要背叛我?”他紅著眼質問她。

    她拿著槍對準他的胸口,一邊冷笑,一邊掉眼淚,“這一切都只是一場戲,我從沒有愛過你,我只不過是冷幫的一個殺手,我的任務就是要你死!”

    他仰頭哈哈大笑起來,他突然握住了她拿槍的手,‘砰’的一聲,子彈貫穿著了他的心臟,他整個人也從直升機上跳了下來。

    在墜入大海的瞬間,他聽到她撕心裂肺的痛哭,“不!”

    “啊!”痛苦的回憶,令風白額頭上的青筋都浮了出來,他跳進冰冷的湖水里,不停地揮拳。

    他寧愿不要想起任何事,他受不了心臟處陣陣的窒痛。

    “你還是我認識的風白嗎?一點面對現實的勇氣也沒有了?”帶著調侃的聲音傳來,風白掏出***,瞄準聲音來源的方向。

    權相宇慢慢從婆娑的樹影中走了出來,他毫不畏懼的朝風白靠近,風白俊美如神詆的臉上又恢復了往常的冷漠,他瞇眼看著權相宇,冷聲道,“你是誰?再靠近,我就開槍了。”

    權相宇自顧自的唱了起來……

    wheniamdownand,ohmysoul,soweary;

    whentrou***escomeandmyheartburdenedbe;

    then,iamstillandwaithereinthesilence,

    untilyoucomeandsitawhilewithme

    youraisemeup,soicanstandonmountains;

    youraisemeup,towalkonstormyseas;

    這是一首勵志歌,告訴人們,在任何時候都要保持一顆上進的心,不要被任何困難打倒,以往風白很喜歡這首歌,每當他不開心時,都會拉著權相宇去ktv合唱這首歌。

    風白微微皺起了眉,隨著權相宇歌唱的旋律,他腦海中又閃過一些畫面,雖然只是一閃而逝,但他還是回憶到了他和權相手搭著肩一起唱這首youraisemeup的情景。

    他的太陽穴,痛得厲害,他收起槍,瞇眼看著權相宇,“你到底是誰?”

    權相宇伸手,將風白從湖泊里拉了起來。

    “我是你曾經的好兄弟,上午離開的伯特,是你親爺爺,他是為了找你,才會和雷契爾做生意,才會冒險來黑色大漠。”

    風白揉了揉泛疼的太陽穴,他心中騰起一股異樣的感覺,原來,那位老人,是他的爺爺。

    他面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嘴角微微上挑,“我為什么要相信你的話?”

    權相宇看著風白,他似笑非笑,“你要是不信,我也不會坐到你身邊了。”

    “挺聰明的。”

    權相宇又告訴了風白一些過往的事情,不過心急也吃不了熱豆腐,風白一晚上也無法想起太多事,他對權相宇說,“你什么都不要說了,我回去后會好好想想的。”

    冷逸天趁雷契爾下樓,他到他的書房里去銬鋇資料,他只要掌控了他犯罪的證據,就能去國際刑警那里舉報他。

    打開雷契爾的電腦,他熟稔的敲打著鍵盤,不一會兒,就破譯了他的電腦密碼。

    雷契爾的大部分資料,都在d盤里。

    他破譯了又一道密碼,掏出早就準備好的薄薄u盤。

    然而就在冷逸天專注銬取雷契爾的資料時,城堡最頂層,嵌滿了顯示屏的機房里,雷契爾正瞇眼看著這一幕。

    他身后的莫少文,眼中露出陰戾的神情。

    “莫少文,這次多虧了你,不然我一定會被伯特那個老家伙糊弄過去。”

    莫少文一邊嘴角向上勾起,劃出陰冷的弧度,他雙手環胸說,“我早就發現這個人有點詭異,而且,他看夏雨桐的眼神很不對勁,我甚至在懷疑,他是不是冷逸天派來的人。”

    雷契爾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的笑意,“我們去會會他,不就知道真相了?”早在他的主窩搬進城堡里開始,他就在各個角落裝了監控設備,但想著并沒有人敢在他城堡里撒野,一直沒有開啟監控,今天伯特離開后,莫少文就提醒將各個角落的監控設備打開,以免伯特留下來的這兩個人有什么不軌行為。

    果不其然,他先前就看到那個長相平凡的人,將夏雨桐扯進了他們住的客房,現在他又潛進他的書房,想銬鋇他的犯罪證據。

    冷逸天在銬資料時,總覺得有幾雙眼睛在盯著他,他四處看了看,突然發現書房的一個花瓶處,有個小紅點在閃爍。

    他還沒有走到花瓶處,書房門突然被人撞開,一把黑色***,對準了他的額頭。

    莫少文陰冷的笑,“你是冷逸天派來的人,還是冷逸天本尊?”

    冷逸天知道自己要是掏出***,肯定會直接命喪在莫少文的槍下,如今是在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