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小紫 作品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冷逸天拉著夏雨桐到了酒店外的休息椅上,他說,“我翻到陽臺上的水管上了,我旁邊房間的一位先生,在這場火災中喪生了,我只是嗆了幾口煙,剛在下樓時,被人推了下,額頭受了點小傷,沒有什么大礙。”

    夏雨桐緊繃的心弦,這才微微放松一些。她拉起冷逸天的手,朝不遠處的藥店走去。

    一路上,她都沒有說話,小臉緊緊繃著。

    “雨桐,你還是在乎我的是不是?”在她為他的額頭包扎時,他輕聲問道。

    夏雨桐吸了吸通紅的鼻子,要說不關心,那絕對是騙人的。

    “冷逸天,你這是今年第二次嚇我了,上次是泥石流,這次是火災,你到底想我怎么樣啊?是,我心里確實還有你……”

    她話還沒說完,他就將她拉近了懷里,他緊緊的抱著她,生怕一個不小心,她就會消失不見似的。

    “我知道,你還要時間去淡忘一些不好的回憶,你對炎楓,有很深的感情,你還不能接受除了他以外的男人,不過,我會等你,就算那一天是我們變老的代價,我都會守護在你身邊。”他將她臉深深地埋進她的頸項,聲音低沉而深情。

    夏雨桐垂著的雙手,慢慢抬起,輕輕的環住了他的背。

    她和他去附近的西餐廳吃了個飯,經過剛剛這場驚心動魄的火災,兩人的距離,一下子拉近了許多。

    “逸天,有件事,我想應該告訴你。”她的臉色,突然變得嚴肅。

    冷逸天點點頭,“你說。”

    夏雨桐將她在唐人街旗袍店看到喬德爾太太的事,告訴了冷逸天。

    “她和何菁菁長得一模一樣。”

    冷逸天聞言,沒有再像以前一樣訝然,他只面色平靜的點頭,“她過得幸福就好。”

    夏雨桐說,“你還記得有一次你帶我去香港吧?你在餐廳看到的那個女子,就是喬德爾太太,我覺得她就是何菁菁,她應該也記得以前的事,可她就是不承認。”

    冷逸天微微一笑,深邃的眼眸瞇了瞇,“聽你這樣說,她現在生活得很幸福,我們也沒有必要再去追究她是不是菁菁了。”

    夏雨桐聽到他說得如此云淡風清,她擰了下眉,“逸天,你就不想再見她一面嗎?”畢竟,曾經愛得那么辛苦。

    冷逸天毫不猶豫的搖頭,他輕覆上夏雨桐的手背,深情的說,“你和夏夏才是我的未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對菁菁的愛,我早在遇到你后就放下了。”

    夏雨桐聽到這番話,胸口里像是熨進了暖茶一樣,暖暖的。

    晚上,她和他一起去唐人街吃了小吃,在經過那家旗袍店時,店長突然將她叫住。

    “喬德爾太太讓我交給你的。”店長遞給了夏雨桐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一行地址。

    夏雨桐看向冷逸天,“要去嗎?”

    “不去。”

    夏雨桐笑笑,“明天我看完時裝秀,再一起去看看吧!她畢竟是你曾經愛過的女人,親眼看看她過幸福,也不會留遺憾是吧?”

    冷逸天笑而不語,這個世上,恐怕也只有她才這么了解他吧?

    他們重新換了間酒店,當天晚上,得知國際酒店起火的舒瑟跟夏雨桐打來了電話。

    “舒總,謝謝你的關心,我沒事……對,現在已經換了酒店,冷氏集團的冷總,他就住我對面,一切都挺安全的。”

    “雨桐,要有什么,你一定要及時給我打電話,對了,你還缺錢嗎?”

    “不缺了,謝謝舒總的關心。”

    掛斷電話,夏雨桐給自己倒了杯紅酒,她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面繁華的城市夜色,她陷入沉思。

    經歷過這么多事后,她從來都不相信天下掉陷餅這回事。可舒瑟對她的態度,真是讓她覺得莫名其妙。

    舒瑟對她好得超出了上下司之間的范圍。

    第二天下午,夏雨桐和冷逸天去了喬德爾太太給他們的地址。

    一棟白色的別墅前,一個漂亮的女人,帶著兩個混血男孩,正在蕩秋千,看起來真是一副美好的景象。

    不一會兒,五官深邃的男人走了出來,他環住女人的肩膀,不知對她說了什么,她嬌羞的笑了起來。

    冷逸天拉著夏雨桐轉身,“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們了。”

    夏雨桐心領神會的點頭,不管喬德爾太太是不是何菁菁,她現在生活得如此幸福,又讓他們看到這一幕,恐怕也是想和過去說再見吧?

    “你這邊的事忙完了嗎?什么時候回國?”夏雨桐問。

    冷逸天偏頭看向她,“你呢?”

    “我明天就走吧,和我爸一起回國去。”

    冷逸天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一個帶著他不方便,我和你一起回去。”

    “好。”夏雨桐好似想起什么,她頓了頓說道,“你和風白最近有聯系嗎?”

    “有時會從相宇那里得到他的消息,聽說他要和他何茜西在一起,可伯特不同意,爺孫倆為這事鬧得挺兇的。”

    夏雨桐的心,沉了沉,迪婭傻傻的為他生了個兒子,她心里肯定還是抱著念想的,她含莘如苦的帶著仔仔,風白那頭卻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了,迪婭真是不值得!

    “怎么了?”看著眉頭緊
纽约黑帮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