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嬌兒 作品

Part246 妻奴潛質

    不是所有的賓客都去教堂觀禮,更多的人,則在婚禮包的酒店這邊自行娛樂,回頭,等兩位新人從教堂回來,還會在這邊舉行一些儀式。讓所有親戚朋友都做個見證。

    葉青和葉西、葉雨三人,便沒有去教堂,而冷家這邊,除了老爺子去了之外,冷秋月也沒去。

    因為知道葉青不會去,所以,冷秋月想要看到女兒,便也在酒店這邊等著。

    角落中,冷秋月遠遠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好幾天了,一直高傲的冷家大小姐,原本都在忙著吃喝玩樂消遣日子的冷大小姐,如今已經只忙著在廚房里面為自己的女兒準備一些好吃的食物。她沒有別的辦法,她也知道,此刻雖然已經能夠看到葉青。

    但是,只要她走上前去,葉青立馬就會翻臉離她遠遠地。

    這一點,冷秋月很清楚。并且,冷昊天之前也囑咐過她,讓她不要著急。認回葉青這件事情,還得慢慢來。葉青心中的仇恨,不是一天兩天來的,如今,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消化掉這些仇恨的。

    所以,冷秋月知道,自己不能沖動。所以,便只呆在這角落之中,看著,看著自己的女兒,卻不能上前。

    其實葉青一直都感覺到一股目光在看著自己,只是,她不回頭,背對著那道目光。她只端著酒杯,和自己面前的葉西、葉雨說說笑笑。姐妹之間,一如往常,這樣的感覺,對于葉青來說,才是真實可靠的。別的,都太過讓她覺得,虛浮不定,難以捉摸。

    即便是冷家那里的血脈親人。

    “他們的賓客可真不少,回頭還有的忙呢。”

    葉西四處打量了一番,人來人往。

    雖然這些年,喬家并不如冷家那樣繁榮,可是,卻也有一些屬于自己的地位。今天來的,自然也都是和喬家有關系的親戚或者是朋友。再或者是,商業上的伙伴。

    冷家和喬家,可謂是世交,至今,喬家老爺子手上都還握著冷氏集團不會少的股份呢。

    “我真是越來越期盼小小結婚了,你們說,她擊昏的時候,會不會也有這樣熱鬧?”

    葉西就像個小孩子,總是特別的愛熱鬧,哪兒熱鬧,她就喜歡往哪兒鉆。

    “結婚,小小跟冷昊天求婚了嗎?”

    葉雨記得上一次,在醫院里面,她們就讓小小去跟冷昊天求婚來著。

    女王大人嘛,自然是應該要表現出一些女王的氣質和與眾不同來。

    其實,在愛情之中,不管是女王,還是普通女人,都不過只是一個女人而已。渴望被疼愛,渴望被更多的愛意包圍。更是渴望自己的另一半,熱情浪漫,富有情調。

    所以,這才是女王小小一直不肯開口自己去求婚,拿出自己的女王氣勢很簡單,可是,她怕婚是她來求的,以后,就再也沒有機會享受到被求婚的滋味了。

    被求婚的滋味,才是女人應得的。

    “我看,讓小小去求婚,難。”

    葉青抿了一口酒,脫口而出。

    今天對于葉青來說,是落寞的。即便是身邊有姐妹陪著,婚姻,對于她們這樣的女人來說,已經應該去渴望了。

    從前,葉青從來都不會去想這些事情。可是,自從那段感情的出現,讓她有些迷惑。她很期待,可是卻也知道,錯過了。

    是自己錯過了一切,錯過了的東西,就再也找不回來了。如果當初,沒有放棄的話,那么,現在該是什么樣子呢?

    葉青不知道,畢竟錯過的時間,沒有辦法回去。一切都沒有辦法重來一次,所以,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她甚至現在都不知道,那個人,在哪兒,好久好久,都沒有聯系過了啊。

    葉青的失落,藏在心底,葉西看不見,葉雨也看不見。葉青自己也看不見,她只能夠感受得到。然而這感受,讓她覺得很辛苦。

    人生,便是這樣無奈的嗎?

    愛恨情愁,愛恨情愁啊。

    各種滋味,葉青都體會了一遍,這樣,也算是完整了吧?

    “葉青。”

    一個濃重卻又十分熟悉的聲音從葉青的背后傳來,一剎那,葉青只以為自己身體里面有一股火,隨著血液攢動。

    那聲音,熟悉的讓她如同觸電一般,身子立馬僵硬。

    而葉青對面的葉西和葉雨都用十分驚訝的眼神看著葉青的方向。不是看在她,是看著她背后的人,剛剛那個聲音的主人。

    葉青的心,在那一瞬間,跳動的更快了。

    怎么會……

    不是他,不是他,他都走了那么久,怎么會回來呢?他怎么回原諒自己呢?一定不是他。

    葉青的腦海里面,就只有這樣一個念頭,她完全沒有辦法去思考其他的問題。這個問題纏繞在她的腦海里面,讓她無法自拔。

    而葉西和葉雨誰都沒有說話,只是端起自己的酒杯,悄悄的往一邊走了去。

    葉青站在原地,不敢回頭,不敢回頭看一眼背后的那個人。

    雖然心中千百回的想,不是他。

    可是,終究,葉青知道,一定是他。

    他們是死黨呢,他們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好哥們。今天,是喬恒宇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他應該到場的。

    葉青居然忘了這一點,忽略了這一點。

    半晌,葉青都沒有動靜。

    可是,她終于還是調整了自己的狀態,整理了自己的情緒。

    回頭,眼前的任陽,變得有些黑了,可是,卻顯得更加強壯的樣子。

    “是你。”

    葉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強裝著在臉上擠出笑容來的。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她不可以弱。哪怕是偽裝的堅強,她也得要堅強著去面對。

    “葉青,你還好嗎?”

    任陽看著葉青,眼前的葉青,看上去比任陽記憶之中,要瘦了一些。

    大約,這些日子,她過的不開心吧。

    葉青在這里發生的一切事情,任陽都知道,而且,很清楚。他的消息那么快,怎么會不知道葉青在這里發生的一切呢。

    可是,當初葉青選擇報仇也不肯選擇相安無事的和他在一起,這才是任陽離開的原因。如今,終又再見。

    “我?我很好,你呢?”

    盡管內心情緒翻騰不已,可是,葉青依舊沒有辦法完全的把自己的情緒展露出來。在任陽面前,自己曾經那樣的選擇放棄了他。如今,總不能讓他看到自己不好吧?

    “新的生活,你還喜歡嗎?”

    任陽有些變了,比從前,更加成熟了。

    曾經,他對宛小小一見鐘情過,可那會兒,生澀,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想要的。

    而如今,任陽已然是個大男人了。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成熟男人的魅力。他就這樣站在這里,不遠處,便有好多雙女人的眼睛,盯著他看呢。那眼神,當真是恨不得能把任陽給一口吃掉似的。

    葉青有些不自然,她知道,這座城市就這么大,因為某些朋友關系,總會有一天,會和任陽見面。就好比今天這樣,他參加兄弟的婚禮,言晨風是小小最好的朋友,也算是朋友。

    大家總會見面的,可是,葉青想過無數次,卻從來都沒有想到,會是今天這種情況。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

    讓葉青的心底,有些小小的不安,有些小小的悸動。更是有些想要躲開,卻又欲罷不能的感覺。

    她的心臟,砰砰的比平時跳動的更快,可是,她卻不允許自己被任陽看穿。

    “能有新的生活,怎么會不喜歡呢。”

    他在問她,是否喜歡,當這個總裁吧?

    然而,冷氏集團的總裁位置,從來都不是葉青的心之所向。

    她不是一個熱愛工作的人,她只是太空虛了。

    缺乏親情,也缺乏愛情。

    她不想用無數的工作來填平自己生活之中的空虛,可是,沒辦法,她不得不這樣,因為除了這樣,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該怎么讓自己的心,不那么的難過。

    “你不開心。”

    任陽沒有理會葉青的回答,像是從她的眼底深處,狠狠的抓住了什么真相的尾巴。

    葉青一愣,懼怕的看了任陽一眼。

    “一輩子很短暫,沒有必要為難你自己。”

    任陽見葉青還在發愣,他手中的酒杯,朝葉青那邊遞過去‘鐺’的一聲撞在葉青的酒杯上,放出清亮的響聲。

    葉青被這‘鐺’的一聲驚了一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像是在掩飾自己的情緒外泄一樣。

    “我回留下來一段時間,不過,可能很快還會離開。如果你有時間,可以來找我。”

    任陽看葉青那樣,也不知道還能夠說些什么。

    原本,他早就料到,在喬恒宇的婚禮上,一定能夠遇見葉青的。甚至,他也準備了許多的話,要對葉青說。可是現在,他卻說不出口。

    葉青的樣子,讓他說不出來。

    她盡量的藏著她心中的想法,任陽不能說什么。怕說了,便是唐突,甚至,連安慰她的資格都會失去。所以,他才只能閉上嘴巴,什么都不說。

    葉青沒有回答。

    他說,一輩子很短,沒有必要為難自己。

    他怎么知道,她是在為難自己呢?他怎么就能看清楚自己的內心呢,是啊,不該為難自己。可是,葉青除了為難自己,還能為難誰?

    從前已經對不起小小一次了,葉青不可以再無情的把姐妹感情拿來做賭注,不可以再傷害小小。葉青也知道,不為難自己,卻還能夠讓自己好受一點的辦法,就是去為難冷家。

  &nb
纽约黑帮闯关 甘肃十一选五牛人看 14场胜负彩开奖奖金 租房做短租能赚钱吗 手机麻将赢现金提现 百度贴吧吧主能赚钱 福彩开心农场中奖规则 为什么彩票到最后都是输 福彩3d开机号和试机号 卖妈妈婆婆婚礼衣服赚钱 抠图矢量图赚钱 街机捕鱼ipad 重庆时时欢乐生肖五走势图 腾讯欢乐麻将游戏豆怎么卖 极速快3开奖结果 3d棋牌游戏大厅 男子把女友当赚钱工具